2016-05-09

莆田系事件归咎公有制还是私有化

转发此新闻:
一个事实比较清晰的事件,在不同人的眼里可以得出完全相反的结论。

魏则西之死引发了人们对莆田系的谴责。对于莆田系谋财害命这一恶劣行为进行经济学角度的剖析,究竟应该归咎于当今中国政体的公有制统治地位,还是归咎于私有化的改革潮流?

莆田系与公有制医院的勾结中,无人负责。勾结的双方,都旨在快速赚钱,死后哪管洪水滔天。这是私有制之恶还是公有制之恶?显然是后者。

著名毛左张宏良发文称:私有化是莆田系事件的根本原因。

毛左身份,是张宏良的标签,也是其生存手段,就如同司马南以此为手段一样。如果张宏良不以极端毛左形像出现,那么,就凭他的学问水平,扔网络里半点浪花都扑腾不起来。就莆田系事件来说,张宏良的「莆田系作恶是私有化恶果」的结论能成立吗?

莆田系的生存土壤究竟是公有制还是私有制?当今中国,以公有制为主体,在这块土地上,大多数的荣耀与罪恶,归因于公有制。不能因为莆田系本身是私有资本,就将其行为归因于私有制。必须分析其运作方式。

莆田系医院的运作模式,是「私有资本承包公有制医院」,也就是私有资本与公有医院的勾结。莆田系几乎没有自建的医院,这一点很关键。在莆田系的医院中,谁是责任的最终方?显然,莆田系无法承担。从资格审查的角度,医院是有资质要求的,公立医院提供了资质;从患者就医角度来看,医院是要为医疗行为进行信用背书的。

魏则西死于武警二院。他当时之所以就医于此,是因为他认为自己到的是武警二院,他应该与大多数患者一样,根本不知道有个什么莆田系,更不知道自己与莆田系会有什么关系。莆田系之所以选择军警系统的医院,正是因为中国底层百姓以为军警系统的医院不会谋财害命。

中国百姓的这种思维惯性,来源于70年来的洗脑灌输。彷佛营私就有问题,姓公就可靠。不能责怪百姓愚昧。在信息被垄断的前提下,百姓只能相信「国家信用」,即那些公有制的机构。以为这些机构背后必然有政府信用背书。

而公有制机构的实际运作,是一个个充满私心的个体在操控。经济学家为此已经进行过无数次论证了。

在莆田系承包的医院中,无论是院长、科室负责人,还是医护人员,都表现出了与莆田系勾结的渴望,表现出对金钱的贪婪。这是人性中普遍的恶。无论在私有制还是公有制下,人性之恶都会溢出。只不过一个好的制度会约束恶,一个坏的制度会鼓励恶。

如果那些医院的产权完全归于莆田系,抑或莆田系与其他私有资本共同持有产权,则莆田系之恶还会如此猖獗吗?显然不会。一个拥有产权的个体或为医院的长久未来负责。仅从谋取利益的角度,也会为了可持续谋利而负责。

而在莆田系与公有制医院的勾结中,无人负责。勾结的双方,都旨在快速赚钱,死后哪管洪水滔天。这是私有制之恶还是公有制之恶?显然是后者。

中国的医院基本是被政府管控的。民营资本想进入医院系统牟利,最高效的途径就是与公立医院勾结。是制度逼迫私有资本作恶。

再看为莆田系医院站台的那些机构。百度是一家上市公司,而百度的地位来自于公权力对谷歌的封杀。那次封杀,是私有资本与公权力的一次完美勾结。与莆田系与公立医院的勾结非常相似。

至于为莆田系摇旗呐喊的中央电视台《朝闻天下》、中央电视台《新闻直播间》、中央2台《财经时讯》、中央科教频道《科技之光》、河南卫视《国医养生堂》、云南卫视《养生汇》、北京电视台《生活实验室》、《科技日报》、《法制晚报》、《北京晚报》、《中国科技成果》全都是公权力机构。依然是公立机构的个体出卖公共资源。

甚至,网上还暴出两位副国级领导人为莆田系医院站台的文字、图片,证据确凿。

我们可以想一下:为什么私有制的美国英国法国日本韩国都没有出现莆田系医院这样范围广泛、行为恶劣的丑闻?把莆田系丑闻归咎于私有制简直太弱智。

实行公有制的国家越来越少了,不过还是可以找到榜样:朝鲜也没有出现此类丑闻。

偏偏实行「中国模式」的国家出现了巨大的丑闻。

于是我们有三个方向可以选择。一个方向是:继续推进改革,尤其推进几乎一直没有启动的政治体制改革,以及在医疗系统启动产权改革。第二个方向是:回到毛时代,回到朝鲜体制,基本杜绝私有制,医疗系统回到当年的状态。第三个方向是,直接进入到免费医疗体制。

首先要否定的是朝鲜体制和毛时代。朝鲜低劣的医疗服务,在很多方面简直处于中世纪水平。国内的毛左们得了绝症后也会把希望寄托在美国,而没有人跑到朝鲜就医。毛时代的模式基本与朝鲜类似,掌权者享受公费医疗,广大农民,得了重病只能等死。这种以权力划分的二元体制是非常邪恶的。

实行全民免费医疗,是一个非常美好的构想。而过于美好的构想,基本都会实现为一个惨烈的现实。全民免费医疗,工程太庞大,太复杂。以目前中国的权力体制,一旦全民医疗,其混乱程度将是灾难性的。

所谓免费医疗,意味着把更多社会资源交到政府官员手上。这有多么可怕,大家可以想像。

目前所能看到的希望,还是继续推行医疗保险改革,让私有经济进入医疗系统,以市场的内在力量去提供尽可能丰富的医疗服务,约束莆田系式的「快速抢钱」模式。

无论是莆田系的问题,还是中国经济中的其他问题,基本都要通过两个路径去解决:1,发挥市场的力量。 2,约束公权力的作恶,监督公权力。

来源:东网 / 王思想 经济学者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匿名 说...

中国现处在权贵资本主义中期阶段,下一步是所谓的“拉美化”(拉美地广人稀、资源丰富,中国只是基尼系数赶上并超越了拉美,经济发展程度其实赶不上拉美),也就是贫富彻底分化、阶级彻底对立、富豪控制一切、民众陷入贫困。对照拉美情况来看,中国在房地产之后、下一步的暴利产业,是毒品产业、民用便携式军火产业、仿造钞票产业、保镖产业、杀手产业。

匿名 说...

中国现处在权贵资本主义中期阶段,下一步是所谓的“拉美化”(拉美地广人稀、资源丰富,中国只是基尼系数赶上并超越了拉美,经济发展程度其实赶不上拉美),也就是贫富彻底分化、阶级彻底对立、富豪控制一切、民众陷入贫困。对照拉美情况来看,中国在房地产之后、下一步的暴利产业,是毒品产业、民用便携式军火产业、仿造钞票产业、带有私人武装的大规模农场及大规模奴隶制生产的农林畜产业、保镖产业、杀手产业。同意我的预测的,请举手。。。

(当然,如果习总自反腐始,彻底打赢了针对权贵利益集团的斗争,那么以上预测就不会发生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