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07

魏则西事件被遗漏的罪责

转发此新闻:
魏则西事件激起的全民愤怒,很快淹没了几乎同时出现的海口强拆。海口强拆画面充斥着暴力血腥,引起全国性的谴责浪潮,但是,魏则西之死,引出医院谋财害命这个恐怖话题,公众由此联想到自己的健康生死,关注度随之暴涨。

罪行绝非莆田系能独自完成,也非百度的配合所能完成。央视和军警医院给予了莆田系信用背书,这是毫无疑问的。

有关文章在网上铺天盖地。注意力主要集中在莆田系和百度身上。莆田系的四大家族被揭露,莆田系控制的上市公司崩盘。百度的海外股票也是暴跌,在美股周一的常规交易中大跌7.92%,市值蒸发约54亿美元(约350亿人民币)。

可以说,这是罪有应得。

凶手似乎已经找到:莆田系是直接凶手,百度则是推手。然而,凶手一共就这两个吗?

莆田人从「老军医、一针见效」的性病游医起家,然后迅速在全国各地开设医院,主要瞄准男科、妇科、不孕不育、整形等专科方向,莆田系的产业遍布全国各地,而他们覆盖的领域也逐渐由男科妇科扩展到产科、心脑血管、口腔等专业领域。据说莆田系控制了全国500所医院。于是就产生了一个问题:这些医院都是莆田系自己盖的房子或是收购的吗?不用深挖,这些天早已经揭露出来:莆田系并不自己「拥有」医院(产权),而只是以承包的形式「控制」医院。他们控制的医院,大都是军队、警察、消防系统的医院。魏则西就是死在了武警二院。莆田系控制军警系统的医院,是因为中国底层百姓以为军警系统的医院不会谋财害命。

既然莆田系只是承包医院,那么,直接杀人的,实际就是这些医院,其产权单位自然就应该承担责任。网络上已经有人揭露出莆田系与这些医院的分赃交易,包括每年的分成比例、利润保底数字,甚至连具体金钱交易的内容都点出来了。然而,网上那些铺天盖地的文章中很少能搜到对这些医院的谴责。造成目前这种结果的原因,无非是两个:一是很多人不敢直接谴责这些医院,二是有关文章被严密监控并删除了。这是特殊中国国情造成的,即便在郭伯雄、徐才厚垮台的今天,某些领域依然受到特别关照。比如,某军队官员就对魏则西事件声称:人民军队不容抹黑。其实,军队医院的作恶,并不等同于军队作恶,官员们没有必要为那些医院做背书。

另一个被遗漏的凶手是媒体。公众愤怒谴责百度,是因为百度一向依靠竞价排名这种无耻的方式来获取商业利益,另外还与谷歌有关。人们普遍相信:百度与权力机关勾结,通过非常卑劣的手段封杀了谷歌,使得百度几户垄断了中国国内的互联网搜索通道。人们借着魏则西事件来谴责百度,同时表达对谷歌的尊重和怀念,公众对谷歌的怀念已经积攒了数年,现在突然找到了宣泄口,于是情绪如水银泻地般汹涌而出,彷佛为莆田系摇旗呐喊的仅仅百度而已。

尽管互联网已经成为媒体主流,报纸杂志电视台都已经被边缘化,但毕竟网络还不是媒体的全部。特别是那些年龄比较大的人,他们还是读报、看电视的。而这些人,是求医问药的主力。

莆田系医院一年的广告费据说在100亿元人民币以上。巨额广告费,涵盖了互联网、传统的电视媒体、电线杆。其中,中央电视台的身影已经非常清晰----以央视一套的一个套餐为例,广告主花费2526万,可以购得一个三分钟左右的专题片+一个半小时左右的访谈节目,专题片投放的时间段为早上八点半左右,只在央视播放一次,但这些带有央视logo的素材会上传至相应的视频网站进行二次传播。

魏则西主治医生李志亮,学历、身份、论文全都是假的

魏则西的主治医生李志亮,就是央视的常客。央视多次邀请李志亮,作各类养生节目的嘉宾,为观众们肿瘤防治方面的知识。李志亮的表演舞台,包括了中央电视台《朝闻天下》、中央电视台《新闻直播间》、中央2台《财经时讯》、中央科教频道《科技之光》,此外还有河南卫视《国医养生堂》、云南卫视《养生汇》、北京电视台《生活实验室》。纸媒方面,则有《科技日报》、《法制晚报》、《北京晚报》、《中国科技成果》等期刊把李志亮打扮成医疗专家。

事实上,李志亮的学历是假的,身份是假的,论文是假的。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在媒体的轮番宣传下,成了国际知名、国内顶尖的专家形象。以中央电视台为首的电视台、纸媒,对此负有相当大的责任。

公众把传播的罪责基本归咎于百度,让其他那些媒体逃脱了。而我们分析骗子医生的宣传手段,可以发现,其形式为:央视打形象,其他电视台、纸媒抬轿子,百度提供搜索通道。各媒体互相配合,共同完成了一桩桩罪恶。在他们的配合下,各种假专家才能以耀眼的光芒进行欺骗。

骗子很少有单独行动的。骗子需要资质掩护,需要有医务人员配合,需要广而告知。罪行绝非莆田系能够独自完成,也决非一个百度的配合所能完成。央视和军警医院给予了莆田系信用背书,这是毫无疑问的。

公众是被情绪和偶发事件左右的。此次公众为魏则西事件愤怒,怒火基本发在了莆田4老板和百度上,这是存在严重缺陷的,会让很多参与作恶的机构或个人逃脱谴责与制裁。

并不能因此责怪公众。因为,公众并不承担惩恶扬善的必然责任,更不受到必须均衡评判事物的限制。具体的责任,应该由政府来负担。政府有责任、也有能力去挖掘出作恶集团,并予以制裁。

就在此文撰写之际,网络上又引爆了魏则西事件的最新热点:《人民日报》发表文章称:民众得了绝症应当坦然面对死亡。这可以称得上千古奇文。舆论为之大哗。有人搜出作者白剑峰的诸多文章,发现他一贯为医院辩护。网民纷纷发问:白剑峰是否莆田系的长久吹鼓手?如果此猜测被证实,则无疑此文将成为莆田系事件的最新丑闻。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已经不是要对莆田系、百度进行严厉惩罚的事件。公权力应当全面、快速介入,挖出那个已经越来越清晰的犯罪同盟。

来源:东网 / 王思想 经济学者



转发此新闻:

3 条评论:

匿名 说...

政府就是共犯

匿名 说...

政府就是侩子手

匿名 说...

当地军医院,百度,央视都是同谋,共犯,都参与了行骗,并从诈骗中分取了利益,这一次应该全部彻查,一个也不放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