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17

令计划案,蹊跷的「泄密」风云:政治斗争的「障眼法」?

转发此新闻:
叛逃、泄密,都更像是在施展政治斗争的「障眼法」。

原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央统战部原部长令计划。

513日,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侦查终结,并指定天津市人民检察院一分院,对令计划案提起公诉,指控罪名是受贿罪、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和滥用职权罪。对这些罪名,分别有「钜额」和「情节严重」的程度描述。

《人民日报》:
被告人令计划利用其担任中共中央办公厅副主任、主任、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统战部部长、全国政协副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索取、非法收受他人钜额财物;非法获取国家秘密,情节严重;滥用职权,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情节特别严重。对令计划,依法应当以受贿罪、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滥用职权罪追究刑事责任。

「泄露国家机密」的套路

令的命运可想而知。由于第二项罪名涉及「国家机密」,此案理所当然将不公开审理。众所周知,与此牵连的令计划之弟令完成已「携密叛逃」,成为「中国史上最具破坏力的叛逃者」。然而早在212日,令完成就通过律师发表声明,否认持有大量中国机密,更否认将机密交给华府的传言。

如今又是三个月过去,令计划已被公诉,而叛逃事件则渐趋销声匿迹。若我们稍加思索,就能发现:在这出不亚于「王立军逃馆」的政治大戏背后,「国家安全」正作为一种政治工具,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据报道,令计划窃密发生于20127月被撤换后一个月内。201410月,令完成赴美,20155月在美「失踪」。201583日,《纽约时报》披露了中国政府一直对美施压的消息。两天后,《环球时报》发文为中方造势。时值习近平即将访美,中方似乎对与美国达成交易颇有把握。而《环时》此文,一面靠「令完成可能成中国史上最具破坏力的叛逃者」博眼球;一面又借「中国前驻美国资深外交官」之口,反称令完成「掌握大量情报,足以供美国与中国进行政治交易」之说「纯属臆测」,力避渲染情报战气氛。

可是,不管是中共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在习访美前夕赴美施压(20159月),还是公安部代表团访美呈交指控(201511月),均未能遣返令完成。随即,2015年底,「令完成向美泄露核机密,涉最严重叛国罪」的惊天消息以《澳大利亚人报》援引香港两家杂志,再被内地媒体引用的方式「出口转内销」。这一消息来源,据称是中方有意泄露的孟建柱内部谈话。到201623日,美国《华盛顿自由灯塔报》又据美国匿名消息来源「证实」令完成已向美方披露中国核心机密,称其为「中国叛逃至美国的最有价值的人员」。

所有这一切戏码,均属于中共政治常见的套路:以海外放风助力国内政治斗争。官方公开、正式的回应却只有一次:2016115日,中纪委首次证实令完成一事「中方正在处理,也在和美国进行沟通」。而其后2016年初美国国务卿克里访华,却据说并未谈及此案。

「泄密说」背后的蹊跷

其实,此案中故意放出的「国家机密被泄」背后大有学问。据披露,令计划窃取的2700份中共机密文件中,最具危害的包括:中国最高领导层的退休计划与在中南海的住所位置、出入和通讯密码;党中央在危机时如何指挥国务院与中央军委;党中央及中央军委动用核力量的程序,包括发射密码。

乍一看,这些秘密命运攸关、惊心动魄。然而细思量,其最大共同点却是一经更改(原有秘密)即告作废。特别是密码,一发现泄露必然更换,窃取者手中的情报即失去价值。即使没发现泄露,文中所涉的几种密码平时也必须不定期更换,情报价值转瞬即逝;即使是更具价值的加密方式泄露,也可以更换补救。

然而一般的舆论显然不深究这些细节。《华盛顿自由灯塔报》文章还称:中国当局发现,这些密件大多是在20129月令计划调任统战部长后复印的。卸任中办主任要从已被习的心腹接管的中办挑选、调取上千份高价值核心机密,并用复印这种危险的原始方式保存,实在匪夷所思。故而,媒体报道的泄密内情,其可信度不高。

即使令计划在中办主任任上,早就准备复制一批机密以备自保,也恐怕不会只有现在爆出的这类机密。我们能猜得到:美国最需要的情报,显然是中共的权力争夺、经济军事实力、内外政策,特别是对美战略的真实意图等等。这些在中办的机密档案中都不难找到。

可以说,令计划能获取的更具威力的信息,还不是国家机密,而是高层的个人政治丑闻甚至罪证。而最终披露的这些与核大战、危机应对程序和特务行动相关的信息,虽不能说对美国无用,但从战略和情报专业角度看,其实远非上品。渲染这类「泄密」,倒像是依照公众从谍战剧中得来的对「国家机密」的印象量身打造。

报道还称孟建柱痛斥「这一泄密事件已造成严重影响」。可是,中共高层退休计划迄今仍在激烈内斗之中,而无定案,最高层危机指挥机制也正因「国安委」和「军改」等伤筋动骨的体制震荡而处在变动之中。美国更需要的,显然是这一过程的实时动态。而这方面的一次性情报,只会迅速贬值。

由此推断,令计划「挟密自保」的动机颇为可疑。如果令完成只掌握传闻中的信息,因为这些机密会过时贬值,靠他在美随时泄密,很难构成长期威慑,迫使中央不敢或只敢象征性处理令计划。而且,既然令计划已无法逃脱,自然就构成人质,不管是泄密还是「泄丑」,都可能遭到中共高层的反制或报复。再则,即使要换取中央放令计划逃美,也要向其证明机密将被可信销毁,不会提供给美方--而这几乎没有可操作性。

「卖国」作为政治斗争炒作

事实上,在泄密一事被炒作之前,令计划已被开除党籍公职,等待审判。此时令完成将情报悉数献美,保本人安全说得通,保护其兄长已然来不及。若令完成手中的筹码尚有此威力,孟赴美的主题就应是「以令计划的人身安全换情报安全」,而非引渡令完成。另一个佐证是,若真是中美情报战,中共也并非没有别的筹码可与美方交易,而如此规格仍引渡不成,或许美国并不将此事视为情报战。

同此前的薄熙来、周永康等高层大案一样,通过法律上的一应流程,从一堆大同小异的高官劣迹或污点中定出罪名,都不算难。但最重要的一点在于,必须得到「国妖」们认罪伏法的场面,以示「除妖者」代表着充分的正义和权威。这自然需要受审者本人的配合,让他在全国人民面前被钉上耻辱柱,「永世不得翻身」。

在大陆多数普通公众认知中,腐败和弄权已逐步成为见惯不惊的中共高层劣迹。但借常年神秘而可怕的「国家安全」教育之功,「卖国」还是一个「人人得而诛之」的大恶大罪。而在中共高层政治争斗甚至日常运行中,几乎一切都是「国家机密」,是否「非法获取」更视成王败寇而论。于是,令家兄弟或许有窃密行为和叛国阴谋,但更大的可能是:此事被政治斗争之需严重夸大和炒作。

尽管「令计划泄密」的信息渠道并不扎实,炒作也不专业,但这一渲染,无不有助于中共在党内和社会上形成「令计划十恶不赦」的舆论。在未能将令完成归案,特别是令完成是否已将情报送给华府尚无公开证实的情况下,中共仍能开审令计划,并且把「泄密」包括在内。这里的「泄密」就更像是在施展政治斗争的「障眼法」了。

以上这一切,让人多少联想到:近来中共借「社团改革」,将共青团直属的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停招本科,并有意削弱团中央。而原本以改革起家的共青团系统,最近借中共整体严重「左转」之时变本加厉推行极左话语,却也仍然成为「被改革」的对象,这更可见到当前中共政局的有趣。

来源:端传媒丁丁,中国政治学者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