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11

定调经济发展方向 「权威人士」有权无责

转发此新闻:
「权威人士」及其身份,近日成为海内外中国政经观察者的热门话题,皆因党媒近日头版刊登一则以「开局首季问大势--权威人士谈当前中国经济」为题,洋洋逾万字的文章。这是「权威人士」经去年及今年初两次分别以《五问中国经济》和《七问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题发表「伟论」之后,第三次评论中国经济当前形势。

中外掌权者最讨厌负责,因权力让人伟大,一切有损英明之事都得排除,最好办法便是「有权无责」

纵观该篇文章,似乎有几个特点。首先,外媒曾引述消息报道,中国当局近期要求内地的经济学家、分析师和财经记者,不要对中国经济发表与政府的乐观取态不一致的言论。

然而,「权威人士」在访问中直言:「综合判断,我国经济运行不可能是U型,更不可能是V型,而是L型的走势。这个L型是一个阶段,不是一两年能过去的。」这不是活脱脱的「唱空」又是什么?还要由「党的喉舌」来加持,既指出了内地经济前景堪忧,亦是对包括投资者在内的各界人士的一种期望管理。

由于各界对中国经济发展前景和信心的影响举足轻重,以过往经验判断,若非逼不得已,当局断不会公开发表这种「负面消息」。以此观之,在当局期望管理之外,中国经济有可能呈持续的「LL型」发展,情况绝不乐观。这一点,内地股市在文章刊出后急跌,相信正是市场不看好的佐证之一。

此外,「权威人士」在「访谈」中三度以「我」为主语下判断和指示。他首先说:「我要强调的是,这个L型是一个阶段,不是一两年能过去的。」其后他又谈到,在新常态下,各地区、行业或企业的「二八定律」中,部分得到「八」的好处而脱颖而出、前景光明,也有些尝到苦头、汲取教训,「我看也不是什么坏事」。

同时,面对内地一二线城市房地产价格持续飙升,有人认为将引起通胀,也有人指将诱发通缩等不同看法,「权威人士」的回应是「依我看,还不能匆忙下结论」。如此信心满满地强调「我」的决定性作用,似乎不是外界等猜测的,由刘鹤一个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的正部级官员所胆敢公开的个人取态。 

事实上,官媒旗下的一个微信公众号今年初在分析「权威人士」身份时,暗示其三大特点:霸气侧露的「话语风格」、非常强的个人色彩,并且一针见血,落地有声,同时对各地区各部门下命令。以此观之,「权威人士」是何许人也,虽未指名道姓,但已经呼之欲出,似乎是中国经济发展的最高决策者。

然而,权威人士何以要用匿名的方式对中国经济形势和运行作出判断呢?一如内地学者石建勋质疑,有中央政治局文件、政府工作报告、中央领导讲话、国家统计局的分析报告等等,还不够权威吗?说穿了,不外是现行体制下,决策者推庄卸责的表现,而外界又的确有对身兼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副组长的总理李克强的「经济主张」的质疑,却未深究谁是去年备受批评的「挽救股市」及放宽货币政策救经济等系列措施的真正决策者。

法国皇帝拿破仑曾言:「信守诺言的最好办法,就是不作承诺。」中外掌权者往往最讨厌负责,因为权力让人伟大,既然伟大,一切有损英明之事都得排除,最好的办法便是「有权无责」。明乎此,则兴许明白「权威人士」目睹经济发展在先前的决策下导致危机重重,欲改弦更张,最少是政策调整时,又不愿亮明身份、负起责任,却进可攻、退可守的政治考虑了。

来源:东网 / 郭大眼 独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