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07

中国现代化道路的“魏则西拷问”

转发此新闻:
陕西大学生魏则西患上滑膜肉瘤,在采取各种化疗、放疗的方法后,通过百度推荐,前往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肿瘤生物中心尝试“肿瘤生物免疫疗法”。 在付出大量医药费和时间后,仍然没有效果。去世之前,魏则西在网上发文和发布视屏,愤怒揭发和谴责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及相关医生宣称与斯坦福大学合作研发的、“有效率达到百分之八九十”的“肿瘤生物免疫疗法”是一种欺诈行为,是人间大恶。


该事件在网上迅速发酵。网民不断挖掘爆料:原来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早已被隶属莆田系的陈新贤、陈新喜兄弟的康新公司所控股;而陈新喜的柯莱逊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即是该院所谓“细胞免疫技术” 的提供者;该疗法并非医生宣称的高效治疗手段,从2015年起已经在美国停止临床应用;百度通过竞价排名的方式提高该疗法在搜索上的排名,为了盈利而帮助莆田系进行欺骗宣传。最令人愤怒的是,所有上述一切发生时,均不见政府监管者的身影。

魏则西事件之所以能够刺痛广大网民,是因为这个事件的发生和发展过程集中反映了中国现代化过程中被百姓深恶痛绝的那些主要弊端。中国的执政党近年来在全世界宣称,它领导的现代化道路具有中国特色,是人类制度建设上的伟大创新,并以此作为执政党的理论自信、道路自信、制度自信的根基。而魏则西的死去,却正在动员起中国的知识分子和广大民众对中国现代化的性质、道路进行一种终极拷问。

“魏则西拷问”揭示出的中国现代化的一个主要弊端是,它是一个最不讲道德的现代化,是一个鼓励全社会为了金钱和其他物质利益而丢弃善良、争相行恶的现代化。在魏则西事件中,本来应该是治病救人的医生变成了捞取病人钱财的骗子;挂着“公立”“武警”招牌的医院变成了招摇撞骗的场所;在政府的帮助下排除了国外竞争者的百度,在攫取了国内信息搜索绝对垄断地位之后,成了帮助各类骗子玩弄民众的最大帮凶。

“魏则西拷问”还揭示,中国政府推动的并不是一个为了民众福祉的现代化,而是一个为了少数权贵快速聚敛财富的现代化,是一个权力和财富联姻,将民众的利益视如草芥的现代化。政府被宣传成现代化的有力的推手,这也是执政党沾沾自喜并且津津乐道的“中国特色”。事实上,魏则西们的命运并不因为现代化有任何改变,真正在这个现代化的过程中迅速发达的是犹如莆田系的资本运作者、垄断信息的网络玩家和他们背后的政府官员及其亲眷们。

“魏则西拷问”还让民众知道,虽然中国的现代化是在引进学习外国的过程中进行的,但是现代化一进入中国就完全改变了性质。魏则西事件集中了所有现代化的元素:现代外国科技、网路技术、还有医院背后的金融财团。从表面上看,外国有的中国都有,但是中国和外国的又是那么的不同。医疗技术在海外是治病的,在中国变成了骗钱的手段;网络技术在国外用作提高人类生活质量,在中国则是欺骗民众的工具。

所有这些现代化在中国的变异的根本原因在于中国的政治制度,如果这个制度允许有竞争,中国的百度就会向谷歌那样去不断创新,就不会由于在政府的庇护下坐享垄断而肆无忌惮地欺骗民众;如果政府允许新闻自由地揭发资本和官僚的联姻,就不会有招摇撞骗的莆田行的坐大。不过这个政府似乎并没有吸取教训,中宣部今日又在想法控制舆论,命令中国所有媒体在“魏则西事件”的报道上降温,这种掩盖真相的行径表明,这个政府在作恶的道路上已经无法止步了。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胡少江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