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18

反腐陷入十面埋伏 政局随时突变

转发此新闻:
中共十八大以来新当政者主要工作就是「反腐」,别的一切事要么是应景,要么就是陪衬。反腐经过三年多的外围战,虽然有不少斩获,但决定胜的战役迟迟未能打响,因而压倒性胜利一直没有形成,以致陷入胶着状态,处于与腐败对峙、拉锯之势,进而延宕至今,致使反腐日益步入焦头烂额之境,尤其最近两月以来,更遭致权贵集团全局性反攻,使反腐置身于十面埋伏之中。在此危势之下,中国政局随时面临颠覆性突变。

反腐陷入十面埋伏 习近平如何出招?

  权贵吹响反攻集结号

  在这里所说的「权贵」是指那些以权谋财与以财谋权,权财通吃的团伙。他们是八九屠杀的产儿,是中国极权体制下畸形经济改革中权钱通奸的私生子,是违背正义、公理、法治的腐败代表,是中国权贵资本主义道路的坚定捍卫者。而中共十八大后的反腐至少直观上就是针对这批人的。

  作为中国贪腐集中代表的权贵集团,没有坐以待毙,应该说他们从十八大开始就一直在伺机反击。

  今年三月两会前的所谓要求中国元首习近平辞职的公开信及四月初披露离岸公司信息的「巴拿马文件」,虽然表面看来扑朔迷离,但归根到底就是为了让中国的反腐就此终结。因为那公开信无论说再多理由,背后实质隐藏的就是官僚权贵集团不能再容忍反腐持续下去了,而巴拿马文件则主要告诉中国两件事:其一、世界所有国家均有腐败,那些民主国家元首及其幕僚也不干净,所以别向往民主,民主不是中国的出路;其二、中国高官腐败是普遍现象,没有能洁身其外的,要继续如此反腐就大家一块完蛋,谁也别想好。

  公开信与巴拿马文件相互呼应,前后出击,客观上构成一套直接反击反腐阵营的连环炮。同时,它也公开向权贵集团发出了集结与反攻的号召,给在反腐中倍受煎熬的腐败成员打气壮胆。可以肯定,接下来顽固贪腐的权贵集团必会有更大的反攻。

  对于权贵的反攻世人并不奇怪,应该早有预料,然而,中国贪腐权贵集团何以选在此时反攻?这却是个真正值得思考并需严阵以待的问题。

  反腐已身陷十面埋伏

  为什么主宰中国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各方的权贵贪腐集团至今才发出反攻集结号?才对反腐进入实际性的反攻呢?原因就是中国反腐在不知不觉中已经陷入权贵制度性抗拒的十面埋伏中。

  其一,瓦解反腐道义基础。如果说权贵集团在十八大新当权者宣示反腐时,只是觉得新当权者会一如既往地喊喊口号,而不可能来真的时,那么在判薄熙来,抓周永康,扫军委两副主席后,他们感到了势头不对,于是他们首先散播出反腐就是权斗,将反腐道义力量抽空。这种反腐权斗说经过几年系统性的宣讲,现在全国从上到下,就是最基层的乡镇公务员,已普遍接受这种观点,以致一提反腐就言权斗。估计不久,这种观点就会成为普通民众的共识,到时反腐道义形象就彻底损毁,反腐道义基础完全崩塌,民众支持反腐热情被泼灭,反腐就被抽空了持续的民意根基。

  其二、封禁民间呼应反腐声音。十八大后新当权者宣示反腐,民间曾一度燃起呼应烈火,通过网络报料,公开揭露各种腐败人事,以助反腐展开与深化。然而,在极短的时间后,一批批揭露腐败的记者、独立调查人、网络大V、上访民众甚至普通公民,纷纷遭到抓捕判刑。民间呼应由此噤声,民众被成功隔离于反腐之外。

  其三、断绝知识分子对反腐的期待、念想。当十八大高调宣示反腐后,中国知识分子群体中一批人群起响应,借鉴国际反腐成功经验,公开上街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结果从南到北纷纷遭到抓捕重判。这一波镇压,将知识界对新当权者的期待、念想与力图促成的良性互动的努力彻底斩断,成功熄灭了知识分子对新当权者寄予的希望。

  其四、激化官民矛盾、挑起社会冲突,转移社会对反腐视线。十八大后各级政府官员在强征强拆、镇压维权、挤压民间、迫害上访等等方面变本加厉的行径,使社会积怨日深,冲突日炽,形成旧冤未了,新冤又结的局面,将新当权者在民众心目中形象日益负面黑化。

  其五、官僚队伍普遍性本能地对反腐抵触,形成全局性怠政惰政局面,使反腐遭遇制度性顽抗,使反腐队伍成为整个官僚集团全方位抵制甚至敌视的对象,进而导致反腐队伍在官僚集团中日益孤立。

  其六、权贵集团在经济上通过抽逃资本、转移财富、停止投资等挫败经济方式,使中国经济江河日下,大步衰退,进而制造股市房市掠夺性灾难,来达到击溃经济,动摇国本,使民不聊生,并成功将此肇因引向反腐,置反腐于天怒人怨境地。

  其七、意识形态上极度左化,模拟文革,给世界造成反腐就正在返毛的恐怖印象,让中国道路不是超越邓小平而是回到毛泽东,由此引起世界性抵制,使新当权者在精神领域成为世界文明异类,导致世界对中国的极度防范。

  其八、拆毁教堂,剥夺民众最后精神依托。

  其九、拘押律师、NGO负责人,与一切非官方团体为敌。

  其十、越境抓捕,与邻为仇。

  在以上这一系列动作下,中国新当权的反腐团队陷入了权贵制度性反击的十面埋伏中。也正是在此危机四伏时,权贵贪腐集团迎来了反击的时机,进而公然吹响了那种集结与反攻号。

  惟有革新制度,方可突出重围

  中国反腐在历经三年后陷身于十面埋伏中,这固然有贪腐权贵集团刻意为之的成份,但应该看到更根本的是制度性使然。

  中国极权统治模式制造了旷古绝今的腐败,就说明这个制度没有防范克制腐败的功能,相反有着滋生助长腐败的土壤,并且有着抵制扼杀反腐的天性,对反腐具有天然的抗体,既如此,那种指望这个产生腐败泛滥的体制再生发出克制腐败的机制,定是痴人说梦。诚如一个病入膏肓的癌症患者,不通过外力治疗,而指望通过他自身生出克制癌的细胞,这当然是不合情理的幻想。所以,反腐绝不能指望产生腐败的极权模式自身,而必须革新极权体制,必须在极权体制外求得医治腐败的良药。

  反腐主导者们也曾承认反腐是治标,意在为从制度改革治本争得时间,然而,三年来的反腐却没有赢得制度改革的治本机会,而迎来了十面埋伏的危局,面临随时被颠覆的绝境。其中原委当然有反腐与制度改革的两难,即反腐不成功则制度改革无法启动,而制度改革不启动则反腐又无法成功。在如此互为因果下,反腐绝不能时间过长,只宜速战速决,因此需要采取霹雳手段,尽快完成由抓薄、抓周,再到抓老老虎的三步。然而,现实中第三步却迟迟未启,如果继续拖延,反腐就随时面临全局性颠覆。

  当此时刻,反腐若要尽快突出重围,取得历史性最终胜利,就当立刻实施反腐第三步,并且随之开启:平反冤假错案,恢复历史正义,以释民怨凝民心聚民力;还公民宪法权利,达成文明转型,以立民主建宪政启法治。如此,方得根本性突出重围,而断腐败之根,革腐败之命,使腐败永无反攻复辟之日。

来源:动向 / 王德邦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习包子及其党羽会被抓起来接受人民的审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