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19

有一种死叫「被嫖娼死」,另一种叫「抓嫖娼死」

转发此新闻:
最近这几天,新闻也是热闹,热闹到都在谈嫖娼的地步。有两则事例很能说明总是,一个是警察抓嫖娼时死了。另一个是一个正常的人被嫖娼时死了。

世界上有多种死法,有一种死法叫嫖娼死。

这两则嫖娼死,都是因为警察涉嫌滥用权力。如果说警察没有滥用权力,嫖娼时身体不适,或者是心脏病突发,那也可以称为舒服死了。这种死法虽然不好,但死后的事死人自己不知道的,别人知道了也只是增加笑谈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再说,舒服死了还被人念道,倒也是以另一种方式活在人民心中了。

现在行把两则有事的具体情况说一下。

伟大的人民警察冒着危险去「抓嫖娼」,甚至牺牲自己

第一则是58日晚,河南省固始县公安局通过官方微博发布通报称, 56日晚2203分,芦红奎在「浩海云天洗浴中心」抓捕违法行为人时被高压电击,经抢救无效,因公殉职,年仅37岁。

只要是男的,在中国大陆,都有可能有一天像雷洋一样,「被嫖娼死」

第二则是57日晚,据《新京报》消息,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2009级硕士研究生雷洋离家后身亡,昌平警方通报称,警方查处足疗店过程中,将「涉嫌嫖娼」的雷某控制并带回审查,此间雷某突然身体不适经抢救无效身亡。新京报记者从雷洋家属的代理律师处获悉,家属对此事存有多个疑点,但尚未得到警方回应。

先从第一则消息开始说。人们对于警察抓嫖,也是各有各的说法。有人说警察抓嫖是正能量,净化社会环境,提升社会道德,保障家庭稳定,还不得各种性病,自己健康,家庭也健康。持这种观点的人,基本上是把社会看得太纯洁了,是对生活的理想化。但人类还有非理想的一面,嫖妓存在几千年,道德净化几千年,嫖妓还是存在着,想消灭,那几乎就等于消灭了人类自己。人都是有道德缺欠的人,正如弯的树不能造出直的材一样,有道德缺欠的人也不能造出道德完美的人。

人非圣贤,孰能不嫖。人当上了警察,也还是个人。即使警察不嫖,但也有利可赚,有政绩可显摆。钓鱼执法,选择执法,猫抓老鼠,让嫖娼者在道德上无地自容易,让警察获利的同时获得了道德上的快感和肉体上的意淫感,也是一本万利的事。也就是说,警察在抓嫖这件事上,既有物质利益,也有政治利益,既有道德利益,也有肉体利益,既有经济利益,也有社会利益,同时也没有太大的生命危险。

这事放在谁身上,谁都愿意干,何况警察呢。

世上有千算万算,也有失算的时候,警察抓嫖也能死,这个警察也真是没有算到。

再说第二则事情。57日晚间,代理雷洋家属的彭律师告诉新京报记者,家属对此事多处存疑,「他在哪个足疗店?具体什么时间?谁去执法的?开什么车?执法的过程是什么情况?死亡的最主要因素是什么?身上留有的伤疤怎么解释?口里流血怎么回事?为什么死亡后打电话不接?为什么等家属找过来后才告诉死亡,没有及时通知家属?」这么多疑点,哪一个都没有得到警方的确切答复。

好在雷洋是个硕士,又是名校的硕士,他的死很快引起了网络炸锅效应。微博、微信、博客等互联网媒体紧盯住不放,瞬间放大了雷洋之死的事。不但是律师质疑,网民也在质疑。此时此刻,警察就是有一千张口、一万张口也是说不清了。

现在需要时间,更需要证据。证据会让谎言无处藏身,如果警察没有毁灭证据的话。

近年警察一直滥用权力,相关视频在网上迅速传播,使人们对警察滥用权力的不满瞬间聚集和爆发。

其实互联网媒体跟进和网民及时跟进,还有着更深层的原因。这些年来,警察一直在滥用权力,滥用权力的视频在互联网以成百上千倍的速度传播,使得人们对警察滥用权力的不满瞬间聚集和爆发起来。人们看到,警察打人,人们也在打警察,人们与警察已经进入了公然对立和对峙的状态。

在这种情况下,就产生了矛盾。一方面,人们需要政治有权威,警察有权威,没有权威,就没有政治秩序,就没有社会秩序,社会就会进入一盘散沙状态。另一方面,需要政治权威的人,政治权威的警察又因滥用权力失去了权威,在社会失序的过程中政治失德,失去基本的政治伦理和政治德情。政府因为警察而陷入空前的政治危机当中而不能自拔。

政治危机与社会危机的碰撞与混搭,让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承诺成了哑炮。

总归一句话,嫖娼死可不是闹着玩的,搞不好,会传染梅毒爱滋病,如果大家都得上了,谁还能给谁治呢?

来源:东方日报 / 木然 辽宁师范大学教授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