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04

驱逐谷歌,用百度配防火长城的恶果

转发此新闻:
西安患癌大学生魏则西使用百度搜索,被误导进入臭名昭著的莆田系参股的武警二院,接受昂贵的无效疗法,导致家财散尽,并未达到医院承诺的七成生存机会,含恨而死。这起事件揭露了莆田系与军队医院沆瀣一气的谋财害命,也强烈谴责作恶的百度。

百度的盈利绝对不是纯粹的商业成果,而是党国将它深度参与的信息监管作为一种回报赏赐给它。

应该说,这是十年前大陆当局驱逐谷歌,用百度搜索引擎作为防火长城标配后的必然恶果。这样的恶果下,魏则西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但是因为他恰好被舆论情绪选中,从而以魏则西事件的标签,将受到国家权力互为的百度,钉在了耻辱柱上。

记得当年谷歌坚持不作恶的原则,不接受政府对搜索结果的调控,选择离开中国的时候,曾受到网民讥讽,认为有百度也一样用。一些预见到恶果行将降临的网民自发悼念谷歌的丧失,到了魏则西事件,当年的一切都报应了,而且来的并不算晚。

谷歌离开后,百度做大,这种膨胀不只是商业公司的成功,其实更是国家网络权力的特许经营--百度的盈利绝对不是纯粹的商业成果,而是党国将它深度参与的讯息监管作为一种回报赏赐给它。百度已经植入了国家安全的棋谱中,它也趁机将其变现。

很多大陆人将百度竞价排名与谷歌的做比,以证明大家都一样,其实,谷歌的算法与操作与百度相差云壤,而且两下处在非常悬殊的法律环境里。更为主要的是,百度竞价排名的政治原理,是将政治审查演化为广告营销,就像控制政治讯息那样,操控医疗讯息。

从这个角度看,百度作恶不只是追求资本利润那么简单,它之所以能得逞,与当局的放纵密不可分。对当局而言,养虎成患也是一个报偿,在现有的网络控制下,百度掌握着最大的网络入口,两下的相互依赖关系深重,这也决定了对百度不会有真正的惩处。

竞价排名是百度与当局之间就监控人民而达成的商业让渡,在没有真正断绝之前,都谈不上有效的查处。在这样的情况下,百度所呈现的搜索结果,品质堪忧,充满欺骗与误导。但不客气地说,这种讯息质量是与大局域网、与该国民众的主流认知向匹配的。

被污染的讯息,就像被污染的空气、地下水、土地那样,成为大陆人周遭生活环境的直接组成部分。以前,空气、地下水、毒地等尚且可见,对有毒讯息不以为然或疏于认知,魏则西事件之后,想必讯息污染的痛感会传播更广泛一些,这也是魏则西之死带来的好的一面。

然而,就像常州毒地风波、雾霾天气等历久弥新的社会事件,它们最终的结局都昭示了民众逆来顺受的文化品质已经深入骨髓。对讯息污染的恐惧也会很快散去,并且在共存中加以自我安慰,对与抗争来改变讯息污染与控制,只怕也是没有影子的事情。

就魏则西事件可以看到,大陆人所得到的东西实质上都是不重要,甚至是危害生命的,他们所失去的那些才是关键。吞下百度这枚恶的果实,常思谷歌的失掉,理应怀想一个更好的社会如何成为可能。问题是,受到有毒讯息的日夜环绕,又如何从黑屋子里奋起?


来源:东网 / 傅桓 文化观察家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