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18

唯有政体改革才能彻底「脱毛」

转发此新闻:
人民日报终于还是发文评论文革了,不过有两个意味深长之处:第一,文章是517日凌晨零点发出的,而不是在5.16当天(文革发动日),透出一股面对社会舆论倒逼、高层游移不定最终还是觉得应该表态的味道;第二,文章题目虽然叫《决不允许「文革」错误重演》,但又说「把『文化大革命』时期同作为政治运动的『文化大革命』区分开来,把『文化大革命』的错误理论与实践同这十年的整个历史区分开来」,令人不知其所云。

中共明知毛的回潮缘于政治体制改革严重滞后,社会不公平加剧,却坚持不走普世价值的「邪路」。

左派人士毫不讳言近两年的红潮泛起受到之前「改革开放前后三十年不能相互否定」的论调的直接鼓舞,那么此次人民日报暧昧的「区分论」将再次给左派人士提供空间,这是可以预见的。

一直以来,我所坚持的观点是:文革必须彻底否定,作为文革的发明者、发动者毛泽东必须接受历史的审判。中国唯有「脱毛」,方能进入文明世界。然而我也非常清楚,由于自邓小平时代以来的中共高层的暧昧,拒绝对文革进行彻底的反思,不开放文革的档案资料,导致很多中国老百姓根本不了解所谓「严重灾难的内乱」到底有多严重,反而在贫富差距巨大、社会对立情绪浓郁的当下,不少人怀念起毛时代的公平正义来。

这种厚古薄今的情绪在薄熙来出事后,表现得尤为明显。薄出事后,网络上不少人为之鸣不平。特别是乌有之乡聚集的那帮毛左,其领军人物司马南等继续挺薄。这帮人将薄视为毛泽东在新时代的接班人,挺薄其实就是在怀念毛时代。

20129.18反日游行中,一些地方群众还打出了毛泽东的画像。在北京,北航副教授韩德强因为一位老者对他们打出毛像表达异议,竟然两次上前扇打老人耳光,被人摄像公布到网络上后,韩居然发声明称,不后悔,下次遇到这样的汉奸还要出手!

其同道张宏良、郭松民、司马南、孔庆东等,随后以各种方式声援韩德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观点:反毛即汉奸,汉奸就该打该杀!

文革血腥之风穿越40多年时空扑面而来,令人惊悚,令人警醒。我随后在新浪微博上连续发文探讨此现象,最后归结于未能彻底清算毛的缘故,引来大批毛左的围攻,令我有新的发现:不论年纪大小,也不管是贩夫还是教授,毛左对待不同意见者尤其是批评毛的,很少平心静气地摆事实讲道理,基本不是骂就是喊打喊杀。他们的表现好像同一个人,年龄和学识差异在这里全不见了,有的只是从血液里渗透出来的戾气。

这一现象令我费解,再次微博请教方家,得到不同答:

@wuliucun:具体到每个人会各有原因,但缺少自己独立思考,精神依附与他所崇拜的偶像,可能是共同的特点。如台湾神棍宋七力自己都交代了头上发光的照片是伪造,做假的摄影师也承认后,宋的信徒仍不接受;轮师父外逃后还有写物理的博士生去为他申辩。初看都不可理解。

@琉璃漂流瓶:希特勒说,不要让青少年有判断力。只要给他们汽车摩托车明星、刺激的音乐、流行的服饰,以及竞争意识就行了。剥夺青少年的思考力,根植他们服从指导者命令的服从心。让他们对批判国家、社会和领袖抱着一种憎恶。让他们深信那是少数派和异端者的罪恶。让他们认为想法和大家不同的就是公敌。

@诸子百家之一:毛左由少数边缘化知识分子加上易被煽惑的社会弱势群体构成。戾气来自看不见改变现状、改变自身命运的希望,只能寄托于喊打喊杀的「革命」,所以列宁说「革命是人民的盛大节日」!

上面三位的分析都很深刻,基本可以循迹找到毛左思想与心理根源。而@阎克文th5则提出建议:犹如吸毒也是犯罪行为,只有对毛的追溯审判才能使毛粪成为法定的罪犯。

我很支持他的建议,在我看来,1980年底审判四人帮时,就是清算毛所犯罪行以及思想根源的一个大好历史机会。当时不少在文革中被打倒遭遇非人待遇的高级干部,复出后痛切感受到人治的祸害,对毛大抵都怀有极大的反感和恨意,清算毛在党内比较容易达成共识。况且江青就对专案组坦白过自己就是毛的一条狗,毛让咬谁就咬谁。

假如以审判四人帮为契机,认真整理毛所犯错误的累累证据,宣告党内外,那么民间就会对毛有一个比较全面的认识,毛就不会成为一个神圣图腾,毛毒就不至于广布四方、流传至今了。今天也就不会产生那么多的新毛左了。

在前苏联,斯大林1953年去世,1956年赫鲁晓夫就开始「清算」他,在党的大会上公开斯大林对党内干部和党外群众所犯下的滔天罪行,1960年更是将他的遗体从红场搬离,在苏联境内消除他的痕迹。

由于得力的措施,使得斯大林的真面目被大多数民众认清,其生前的种种光环剥离殆尽。尽管还有少量的斯粉在忠心挺他,但整个社会已经没有他的舞台了。梅德韦杰夫在担任俄罗斯联邦总统期间就曾说过:「迄今仍有人试图为斯大林辩解,声称这么多人是为某种崇高的国家使命而牺牲。这无疑是错误的,任何国家的发展、成就和追求都绝不能以人的痛苦和损失去换取。没有东西能够高于人的生命的价值。绝不允许为那些消灭自己人民的人辩护。」

反观中国,则错失清算毛的大好机会。审判四人帮时,明明有诸多证据直接或间接指向幕后毛手,却还是放过了他。在其后1981年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评判毛的历史定位时,称毛的功绩第一位,错误第二位。并且还要高举毛的思想旗帜。在接受法拉奇采访时,邓小平表态说天安门城楼上的毛像要永远保留下去。

小平生前自不必说,死后他挑选的继任者更不敢动毛一根汗毛。文革档案不公开,民间反思文革的活动也受限制,教科书上更不会有相关内容。

而另一方面,毛的遗体至今躺在天安门广场,遗像至今挂在天安门城楼上。毛的阴魂至今盘旋在中国的上空,游走在中国的大地上。毛毒至今还在污染年轻人的心灵,误导他们的世界观。

每每人们感觉社会不公平时,毛就会被抬出来,供人怀念凭吊。由于档案不开放的缘故,人们不了解,在毛时代虽然没有显著的贫富差距,那主要是因为计划经济、吃大锅饭的缘故。而今天的贫富差距主要是因为分配不公,并不是市场经济本身的错,要改正的不是退回到计划经济,而是要建立更加合理的分配机制。回到毛时代的想法,无异于饮鸩止渴。

现在的问题是,中共高层继续搅浑水,明明知道是毛的回潮是缘于政治体制改革严重滞后导致的社会不公正不公平加剧,却依然坚持不走普世价值的「邪路」。回避真正的问题,却大弹什么「改革开放前后三十年不能相互否定」、什么「把『文化大革命』时期同作为政治运动的『文化大革命』区分开来」这些暧昧的表述,只会给毛左以鼓励,毛左会越来越多,对毛时代的怀念会越来越热烈。假以时日,再来一次「文革」,打倒官僚、剥夺有产者,绝非危言耸听。届时恐怕第一个受到冲击的就是代表和维护权贵利益的中共体制。

来源:东网 / 章文 知名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