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06

中共十九大可能出现的颠覆

转发此新闻:
习近平为何要集中权力? 

何频新书《中国,雄心如梦》,讲述习近平掌权后在内政外交的所为。何频认为十九大应取消政治局常委机制,打破年龄限制;二十一大取消党禁。今年北戴河会议可能是十几年来最激烈的。


明镜新闻出版集团创办人何频,新近撰写的那本书《中国,雄心如梦》销路不错。在香港创办「内部书店」主打卖禁书的他说,游客带着他新出版的这本书,去中国过海关检查时似乎是「没有问题」的,书中讲的是习近平的中国梦,讲述习近平掌权之后在内政外交的所作所为,展示中共新一代领导人的雄心。他认为,习近平的中国梦是源自少年时代孕育的梦想,混合了中国人的理想情怀、民族屈辱,以及毛泽东的浪漫和邓小平的功利基因,挟巨大的经济实力,改造中国和世界。他说,这不是一个黑暗时代或光明时代;而是一个错乱的时代,一个病毒侵蚀的时代,但他的这本书,「没有让绝望浸透,没有让希望失守」。

五月二日,他在纽约接受亚洲周刊访问。十多年来,不少人有共识:每逢中共最高层换届,明镜集团的媒体,总是率先比较准确披露最新的中共政治局成员名单,有人戏说,明镜在北京有特殊管道;但更多人认为,明镜对中共认知的积累,对实情的探究,触觉独特敏锐,条分缕析到位。这次采访,话题是从中共十九大人事布局,会不会取消政治局常委这一机制开始的。

你为什么认为中共应该取消政治局常委这一机制?

取消政治局常委这一机制,尽管还没有提到议事日程,但中共不少官员认同这个建议,政治局常委这个架构现在看起来是多余的,负面作用大于正面作用。中国改革要从体制改革,转向改革体制本身了。政治体制改革,如果不能马上完全开放党禁和其他政治禁区,那么改革中共自己的权力体制,就变为优先选择,改革要从最顶层开始。政治局常委这样的体制存在,只会引来无休止的权力斗争,造成权力伦理难以理顺,总书记和常委距离太近,不利于形成领导人的权力和权威。取消常委制有利于总书记的统合权力,总书记就和其他政治局委员拉开距离,而且政治局常委会很少开会,政治局委员会每个月都会召开。所以政治局已经是日常决策机制,政治局常委反而不是日常集体讨论决策机制。取消政治局常委机制,是中共改革体制发出明亮的信号,却对体制本身负面作用极小。

取消政治局常委这一机制,你觉得什么时候比较合适呢?

如果来得及,我希望十九大就取消政治局常委,二十大取消政治局这样的体制,实行总统制或国家主席实权制,二十一大时能开放党禁,让共产党和其他政党一样,在中国的政治体系中,让公民自行选择,这是必然的政治文明道路,这是不少体制内的人,提出的具想像力的政治体制改革新思路。中国的强国梦,必然是主流文明中的强国,而不是与文明对抗的霸权。据知,今年北戴河会议聚焦点,正是十九大权力布局、体制改革方面。习近平有可能提出一些方案。

从十八届和未来十九届政治局组成看,中共的干部年轻化不说是开倒车,至少已停滞不前,你怎么看?

所谓干部年轻化,那是邓小平掌握权力以后,以干部年轻化而摒除一些他不满意而资格又很深的政治元老。当年这些政治元老,有的身体很差,有的思想僵化,跟不上形势,有的没有正常运作权力的能力,所以当时邓小平提出了干部年轻化这个口号。但这个干部年轻化,随着几十年的演变,又过时了,一方面那些政治元老都已经去世而消失了,那些批邓小平时代的政治元老,即使还活着,却也几乎不能在政治权力体系中扮演什么角色。现在中共各部委、各省级机构,大多是八九十年代上来的一代人。

八、九十年代上来的这代人,正面临年龄「七上八下」的限制,你怎么看?

因为年龄而一刀切,把他们拉下台,安排他们退休,从中共体制内角度说,是一种资源流失。所以打破年龄限制,是十九大能不能建立习近平自己的班子,能不能有更多新的气象,能不能把一些习近平希望留下来的人留下来,这是重要标志。

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员年龄「七上八下」的规定有可能会打破,「七上八下」就是六十七岁还可留下来,但是六十八岁就不能留,这样一刀切的方式,十九大有望放宽。譬如说王岐山,不管他是继续担任中纪委书记还是担任总理,他首先要留在政治局常委里面。军队里的张又侠,年龄也到了,他是不是能留下来,再提拔上去。现在政治局委员里有一些人年龄也到了,是否也应该留下?我想年龄限制,在十九大被打破的可能性很大。

能不能说中共「七上八下」年龄划线,只是一种潜规则?

「七上八下」只是大家默认的共识,并没形成一个党章条文,更没有形成宪法条文,所以要打破它,从体制上说应该不会成为大障碍。只是大家感受到现实政治原则来说,年龄是大家看齐的一个标准而已。如果习近平要用王岐山、张又侠等这些年来依靠的人,但现在因年龄划分必须离开。习近平如果有足够权力权威,他必定会打破这个年龄限制,同时,习近平还会废除提前五年来确定接班人的隔代指定接班人方式。

曾听你说,十九大会打破中共隔代指定接班人的潜规则,能不能再详细说说你的新思维?

接班人的争斗和选定历来是中国权力场最不稳定因素,而且往往是选一个毁一个,即使没毁,最后结果也未能修成正果或继续掌握权力。江泽民时代开启所谓的隔代接班方式,江泽民接班人并不是江泽民指定的,而是邓小平指定的。这使江非常不满。所以胡接班以后,江并没有把许多权力移交给胡锦涛,胡周围的人其实都是江身边的人。这样就造成胡锦涛在任时期内的十年碌碌无为,这时候江隔代指定接班人,就是习近平。

所以习近平被指定为接班人以后,胡虽然当时还在任,但权力很快减弱了,变成跛脚鸭,基本上不能行使真正权力,前五年有江泽民在,后五年所谓的光芒,都被习这个「王储」带走了。胡没有办法隔代指定接班人,所以他对胡春华和一些团派人作出部署,但习上台后,很快把这样的隔代接班方式废除了。如果不废除,十九大后决定新的接班人,那么就意味着习时代将结束,官场上大多人会迅速投靠「新王储」,习就会变成跛脚鸭。所以,我认为,废除隔代接班方式,接班人不在十九大上出现,这是合理的。

很多人对习近平集中权力有很多批评,你怎么看?

我认为有一部分有道理,一部分是没有道理的。不管习近平在政治上怎么选择,他首先必须掌握权力,所谓集体领导不是民主机制,集体领导是集体不负责任。习近平做什么事情都必须先集中权力,但集中权力并不代表是要集中老百姓权利,老百姓权利不容侵犯。过去几年,人们之所以持有怀疑、批评,是对老百姓控制太紧,对媒体控制太紧,是最大错误。但是,习近平个人集中权力是必要的,而且在现有的政治体制框架之下,要靠体制本身改革,几乎不可能。

两个月前,你主持的《明镜邮报》率先报道,习近平说不要叫他「习大大」,你现在有什么新的看法?

我们认为,对过去一段时间类似文革时期那样的个人崇拜,应该控制了。集中掌握权力并不等于要搞个人崇拜,搞个人崇拜的时代已经过去,习近平成为毛泽东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因为整个社会条件产生了变化,但是习近平集中权力这种趋势,只要他不被体制吃掉,不被反对他的势力拉下台,他会继续集中权力。

今年北戴河会议和明年十九大,是一个非常明显的标志。十八大刚上台,人事班子都是别人组建的,十九大习近平真正要搭建自己的班子,不但跟原来规则会时有摩擦,甚至冲突,他必须改变这些规则。所以,今年北戴河会议可能是过去十几年来最激烈的一场会议。

何频小档案:
生于一九六五年,湖南人。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杰出人才资格移民美国,明镜集团创办人,旗下拥有二十多家媒体和出版社。何频专长于中国政治趋势研究,其言论常出现在国际各大媒体上,包括美国之音、《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法广、《世界日报》、CNNBBC等,作品有中、日、韩、英、法、波兰等多种文字版,获得《外交政策》评为必读书和美国出版周刊五星评介。二零一三年,创办中国研究院。二零一五年,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提出「中国病毒论」,认为西方不但无力帮助中国民主化,自身也难以与中国匹敌,引起政学界关注。他在最新作品《中国,雄心如梦》中,指出中国走独特的复兴强国之路,反而不能融入人类主流文明,即使强却不稳,也拖累了世界文明进化。



来源:亚洲周刊江迅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大放狗屁,这么舔包子,恶不恶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