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26

为何文革阴魂不散

转发此新闻:
人受迫害二千万人死亡。文革中父母夫妻子女相互告发批斗,虽然对中共早已是屡见不鲜,但其规模和人数却有质上的不同。文革中一些家庭全数被屠戮,有的杀人吃肉者至死没有悔意。在人类史上并无战争的年代,文革这幅地狱图绝对空前怕也是绝后的。但是在发动文革五十年之际,却出现文革阴魂不散蠢蠢欲动。

中宣部以彭丽媛的歌曲“在希望的田野上”,做晚会名称。

五月二日在北京中共的天安门大会堂,由中共宣传部所属机构主办的“在希望的田野上”唱响,所谓的《社会主义少女天团》五十六朵花,演唱了以“大海航行靠舵手”开头的三十首红歌。大海航行靠舵手是文革主题曲,据说早在文革结束已被禁唱。另外,中共九大口号“团结起来争取更大胜利”,毛泽东在文革中军装的典型版画等等,也充斥着这次红歌文革怪象的整个舞台。并非仅是北京对文革纪念唱颂歌,大陆不少地方自发的举办了各种相关活动,例如陕西公然举办纪念五一六通知的座谈会,会上誓言“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就是文革时的方外之地香港也举办了文歌纪念活动,甚至穿上红衣扛着红旗在香港闹市游行。

一个为争权祸害全社会的共党恶行,为何半个世纪后的今天仍然阴魂不散?可以看得出来这光怪陆离的回光返照中,虽然有中共高层内斗的影子起作用,但是确有一批民众仍象打了鸡血一样,发自内心的喊出拥戴重返文革的嚎叫。而且大致可以确定这些人并非向习政权献媚,更多的是发泄不满真心想为文革招魂。大陆社会存在这样一批人,最主要原因是大陆目前官吏无不贪腐,横行不法将民众敲骨吸髓的盘剥。大陆贫富两极分化远超世界任何国家,表示贫富差距的基尼系数远超社会动荡的警戒线,亿万富豪百分之九十五以上是红二代,此外的富豪也唯有钱权交易的行家里手。毛泽东发动文革的借口是防止资本主义复辟,眼前的大陆让深陷毛毒的民众相信,这是货真价实的资本主义复辟了。因此重返文革成了这批人寻觅公平的心愿,也就充当了罪恶滔天的文革阴魂不散的主要基础。

当然除了真心希望再回文革的人之外,更重要的推动力量恐怕是中共内斗所需。这从能够动用天安门的大会堂,指派中宣部机构筹组纪念文革活动,便足以看出有中共权势核心在发挥作用。如果运用权势为文革招魂的不是习近平团伙,那么更大的可能就是对立的团伙所为。习近平团伙之所以不能排除操持了这出闹剧,一是习近平不仅学毛那样专制集权,而且讲过许多为毛为中共遮掩罪恶的言论,例如“不能用后三十年否定前三十年”等呓语。中共的前三十年当然包括磬竹难书其恶的文革,因而习近平也不能排除象薄熙来一样中意文革的可能。不过习近平集权至今尚没有利用民众搞运动的迹象,所以更大的可能是中共内斗日趋激化,对立的权势集团要给习近平团伙挖坑。

习近平对立团伙深知大陆绝大多数民众对文革不是深恶痛绝,就是对文革的无法无天记忆犹新绝无好感,而习近平以往的言行让其团伙即使无意纪念文革,但对文革的纪念活动也是狗咬刺猬无处下口,这样社会的气愤不满等帐便会算到习团伙头上。事实上大陆社会以红二代马晓力为代表的对纪念文革的反击,虽然义正辞严并形成了强大的舆论,甚至国际媒体和舆论也相当重视纷纷评说,但是中共对这一反社会活动也就是点到为止,并没有要将此作为重大政治事件处理的意愿。中共喉舌人民日报虽发表了否定文革文章,但那口气和重要程度只能以轻飘飘形容。此外再也没有对马晓力要求处理这一政治事件的回应了。因此就算这出纪念文革闹剧是给习近平团伙挖坑者所为,习近平团伙对文革并无政治的法律的认识,甚至温情脉脉的看待文革也是不难看出的。习近平曾经将文革称为中共“探索性的失误”,这比中共决议中所定的“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轻浮的多,所以实在无须给习近平挖坑,习近平一直就在文革阴魂不散的坑里。

对一种社会性的巨大罪恶没有真相的了解,社会是难以真正深入反思并获取有益教训的。中共的文革虽然曾经有过十一届六中全会的决议,将文革定性为祸国殃民的制造严重灾难的内乱,但是这一句话后也就将文革划入不准深入的禁区,并且美其名是“向前看”的实质引导遗忘式。中共这样做是因为作恶者比任何人都更清楚,真相大白于天下对中共政权的续存有极其危险的后果。视政权重于宇宙的中共断不会让真相大白危及自身,可况也不能放弃运动民众为政权卖命的统治伎俩,所以中共对文革阴魂其实是爱恨交加,文革文化依然是中共思维甚至行为的模式。如习近平掌权之后诸多集权打压其他权势团伙的手段,大多无视法律运用所谓中共家法的恣意而为之举,习近平的言谈举止更是在在暴露文革意识的作怪。中共高官中想以文革方式揽权独裁的,恐怕也不是已经在重庆小规模尝试过的薄熙来一人。不算中共掌权团伙们对文革极其暧昧的态度,大陆民众实际上文革的积习也自身难查的多有存在。大陆的种种情况全让文革阴魂难散,即使文革五十周年没有这出纪念闹剧,这聚集难散的文革阴魂也定会其它时间另外方式显示鬼气还在的。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刘青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