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25

越共政改经验值得中共效仿

转发此新闻:
最近两天,中国网络被越南的这则新闻刷屏了:522日,越南第十三届国会代表选举和2011年至2016年任期地方各级人民议会代表选举在越南各地同步进行,这是越南首次将国会代表选举和地方人民议会代表选举放在同一天进行。827名候选人最终谁能进入500名国会代表行列,将由6000万选民手中选票来决定。

越共的「党内民主」已经外溢、开始带动人民民主。

这条消息在中国引发热议,很多中国人无法想像同是共产党国家,何以越南在「邪路」上走得这么远?很多中国人更不了解、了解后会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连越共总书记都是差额选举产生!

2006年越共「十大」上的这一创举被称为国际共运史上的破天荒。但其实,这一创举并非一夜之间完成,越共主导的政治体制改革已经进行了30年(始于1986年),至今取得丰硕成果:

首先,基本实现了党内民主。越共规定对重大政策主张、重要干部任免、大型工程项目等都要在中央委员会集体民主讨论基础上进行无记名投票表决;在中央全会上实行质询制度,开创了党内民主的新形式;提前公布党代会政治报告草案,广泛吸收党内外智慧;实行中央委员和重要领导职务的差额选举和信息公开化;允许党内有「内部派系竞争」,党内可以发出不同声音,也可容纳不同人物进而实现利益的平衡。

其次,初步具有政治民主。国会代表实行差额选举;允许非党参选;允许自报候选人参选;允许竞选,候选人可以通过与选民会谈、接触或向选民报告自己如被选为国会代表后将怎样履行职责等方式进行竞选;国会代表选举实行社会监督;规定候选人、社会团体代表或被委任者有权见证、监督检票和对检票提出申诉;报刊记者,电影、电视、广播电台记者,摄影记者见证监督检票。

第三,基本实现了依法治国。司法基本独立,避免「党大于法」。越共规定,国会专职代表比例不得低于25%,排除兼职代表「既踢球,又吹哨」的弊端;越共积极推动司法改革,最高法院可审理党的高级领导干部的腐败案件,越共中央完全不干预审判工作;越南加强反腐,国会代表、政府高官须申报财产。

2012年和中国前驻越南大使齐建国面谈时,这个在越南工作了17年的「越南通」坦承:「选举基本上是可控的。越共这样做有什么好处呢?就是让普通老百姓感觉到自己履行了神圣的一票,让他们觉得『我对你总书记也好,总理也好,也可以不相信』。给他们一个出气的渠道,但其实并不影响共产党人的领导。」

访谈的末尾,齐建国不无惋惜地说:我不明白中国为什么不走这一步?齐建国的「不明白」道出了很多中国专家学者的心声。例如被称为「海外国师」的新加坡国立大学教授郑永年前些年一直「劝导」中共搞「党内民主」,在一篇文章中他还罗列了「党内民主」势在必行的几大理由:首先,自近代以来,民主化为各国政治发展的大趋势。没有一个国家在讨论政治发展时可以回避民主化问题,也没有一个国家可以避免民主化的压力和挑战,无论是内部的还是外部的;其次,中国政治发展到现在这个阶段,民主化的需求遽然增加;最后,从执政党内部来说,在强人政治之后,党内民主的需要早就已经提到议事日程上来了,无论是接班人问题、官员录用、政策的决定与实施、党内的政治参与等方面都需要实行党内民主。

郑「国师」还特别建言中共推行「党内民主」跟上世界潮流:从国际环境来说,中国已经成为一个经济大国。除了中国,几乎所有大国要不是已经民主化了,要不就是正在民主化。中国不仅在外交上遭受著作为一个被视为是「非民主」国家的压力,而且国际社会对中国内部社会的民主影响力也越来越高。

然而十八大之后,尤其是在不允许「妄议中央」的新形势下,郑「国师」闭口不谈党内民主了。想必他也会从内心里感觉惋惜吧!另外一位党内高参、中央党校党建部主任王长江教授也一直建言中共加速「党内民主」,以党内民主带动和促进人民民主。但同时他也清醒地指出:强调以党内民主带动人民民主,绝不是叫停人民民主,而是恰恰相反,它强调的是加快发展党内民主的紧迫性。误读党内民主和人民民主的关系,可能会使我们对发展党内民主缺乏紧迫感,对民众日益增长的民主诉求不敏感、不在意,甚至会自觉不自觉地阻碍人民民主的发展,这是很危险的。

很显然,越共的「党内民主」已经外溢、开始带动人民民主。本届国会选举中最终通过筛选、进入正式候选人行列的党外人士超过15%,为历届最多,被视为一次突破性的创举。可以这样说,尽管是以「维护党的统治」为目的,尽管在选举的诸多环节上(参选资格审核以及中央提名候选人)不公平不透明而遭人诟病,但这一「以党内民主带动人民民主」的路径基本铺垫完毕,且只能向前而不能往后倒退,因为党内外大多数人已经习惯了这种投票形式。

按照政治学关于政权合法性的三种分类「意识形态型、绩效型和程序型」,中共政权属于绩效型,也就是靠不断地发展经济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来维持其统治。但这不能长久,因为经济不可能总是向上增长,政府总有不能兑现其绩效承诺的时候。所以,世人看到这个号称「为人民服务」的政府维稳压力逐年增大,对革命的焦虑与恐惧也在与日俱增。尤其是近年经济下滑的形势下,政府对于社会的各种控制到了「草木皆兵」的地步。

考察当下中国,凡是明眼人皆能看出,在外贸持续低迷、内需提振乏力、创新有待时日的困局下,「绩效型」之路已成末路。当年越南仿效中国搞「革新开放」,现在轮到中共向曾经的小兄弟越共学习了,变「绩效型合法性」为「程序型合法性」,以党内民主带动人民民主,这既有利于自己的统治,又为国家未来的民主转型打下基础。当年国民党在台湾、今天巩发党在缅甸,他们顺应大势的改革举措为国家和自己开创了一个更加美好更加安全的明天。

但愿当下的中共领导层能明白这个道理,看到这个大势,并立即采取行动。而不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贻误时机,终至事态不可收拾,落得前苏联及东欧一些国家共产党曾经的凄凉下场。

来源:东网 / 章文 知名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中国人愚昧无知,还五千年文明,真是臭不要脸。——活在国内的中国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