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30

只剩一人和一点烛光仍将悼念六四

转发此新闻:
假如看到无辜的学生、工人、平民被政府以机关枪、坦克车无情的镇压,一一倒在血泊中,你不会管倒下的是中国人或是甚么人,也不会在意他是不是你的同胞,而是会义无反顾的斥责当权者的残暴无耻,会要求还死伤平民、学生一个公道,悼念六四说到底就是这么一口事。

198964日凌晨,全副武装的中共军队在坦克和装甲车的掩护下从多方冲向天安门屠杀学生

守住历史不让当权者埋没

假如看到当权者在六四镇压后二十多年仍在秋后算账,仍在搞白色恐怖,继续追究追捕参与民主运动的学生、市民,不断欺侮滋扰六四镇压死伤者家属,禁止他们悼念死去的至爱。你不会管他们的身份、国籍,不会理会他们姓甚名谁,而是会坚持谴责当权者的暴行,要求停止打压、停止白色恐怖,还家属一个公道,还他们悼念亲人的权利与自由。六四晚会的烛光就是这么一回事。

假如你看到当年因民主运动坐了二十多年苦牢的学生、工人如李旺阳出狱后不但没有得到平反,不但不能好好重回社会及过正常生活,反而持续被跟踪、被迫害,过不了几天还「被自杀」,冤上加冤;又或看到寻求历史真相,努力为镇压遇害者及家属追求公义的民运人士、维权人士及律师被当权者以莫须有的罪名拘捕及判刑,被吊销律师资格,被殴打、「被失踪」,你会禁不住仗义执言,直斥当权者的滥权镇压,坚持守住六四及历史真相,不让当权者埋没埋葬,每年到维园悼念六四的烛光晚会就是这样简单的一回事,没有别的!

却原来做这样的事一点也不简单,27年来不断有各种各样的压力、滋扰、杂音,要我们忘却六四,忘却历史真相,忘却是非黑白。北京当权者当然从不手软,回归前就以各种方式打压、胁迫支联会及参与悼念活动的团体,没收支联会成员回乡证,阻挠团体在内地及香港的正常活动,不断透过宣传喉舌及亲中人士抹黑六四悼念活动,说是甚么井水犯河水,说香港成了甚么颠覆基地;还一再在背后向港英政府施压,要求解散支联会,取缔六四烛光晚会。总之,就是用尽一切办法要令悼念的烛光熄灭,令六四变成一个记忆被清洗的空白日子。

点起烛光是对公义的执着

回归后压力更大了。前特首董建华就一再向已故的支联会主席司徒华明示暗示要取消悼念活动,放弃追究北京血腥镇压的责任,以免损害中港关系,令香港无法得到内地的经济支援及好处。建制派及亲中阵营人士同样没有手软,有的透过篡改教科书及教材包括国民教育的内容淡化以至掩饰六四镇压的残暴,有的发动本身的支持者不断在各种渠道颠倒是非黑白,改写历史真相;也有的向企业、机构以至大厦法团施压,阻挠干扰支联会的活动。支联会集资筹办的六四纪念馆就因此而很快被迫暂时停止运作,要另觅新址,能否找得到更是未知之数。

到近几年除了北京当权者及它的同路人外,还冒出另一些杂音,以所谓「本土」的名义质疑悼念活动没有效果,是「行礼如仪」;又指内地民主发展、运动与香港无关,不必多花气力、时间继续声援,不必点起甚么烛光。我不知道以烛光悼念民运死难者,以烛光谴责当权者的不仁有何不妥,有甚么值得批评;只知道民主、公义是普世价值,也是香港的核心价值,两者没有矛盾而是相辅相成。支持民主、支持公义的人不可能对残暴当权者默不作声,管它是中国的、缅甸的、南非的、北韩的。支持民主公义的人对无辜平民、学生、工人被害被杀不会视若无睹,更不会任由他们的血案及惨痛历史被埋没掉,变得没没无闻。支持民主公义的人也不会以所谓「本土」考量摆出一副各家自扫门前雪的态度,对其他人的苦难及面前的不公义别过了脸,彷佛没事发生一样。

点起烛光,悼念六四是对民主公义的执着,是对历史真相及公道的坚持。即使只剩一个人,一点烛光,我还是无怨无悔。

来源:苹果日报 / 卢峰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Kung Ching 说...

【】“六四感懷”
一夕雷霆動亂興
萬家歌舞頌英明
從此莫談天下事
檐前鴉雀不得鳴

匿名 说...

嘴巴上執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