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21

人民行了 政客不得不行

转发此新闻:
如果说2016116日是一个不能忘记的日子,那一天蔡英文当选台湾领导人;今天(2016520日)同样值得铭记,蔡英文宣誓就职,正式成为台湾历史上第一位女总统。

谁说中国人素质低不适合民主?台湾人可以,大陆人为何不可以?

116日至520日,在这4个多月、120多天里,看守总统马英九率领内阁成员忠于职守,尽职到最后交班的一刻。这在西方成熟的民主国家里,本是稀松平常的过渡,但开放党禁才30年的台湾能够做到这一点,对于我等耳畔还能听到「党内存在野心家、阴谋家」这样陈旧论调的大陆同胞而言,还是不免有些讶异。在暗室待久的人,很难一下子适应阳光;长期受「阴谋论」的喂养,很难相信这世间有光明正大的竞争。

其实早在2008年台湾实现第二次政党轮替时,就已经是这样波澜不惊了。而在此前的2004年大选时陈水扁和吕秀莲还「遭遇」过至今未能破案的枪击事件。不厌其烦地强调这些时间点,我想说的是台湾民主成长速度够快,我更想说的是其背后台湾民众的成熟。

要知道从1996年台湾第一次总统直选到2004年第三次总统直选,这8年间省籍矛盾和统独矛盾交织一起撕裂着台湾社会,蓝绿阵营分布鲜明、对峙厉害,曾让外界担心台湾民主走不出内斗的阴霾。然而2008年第三次总统直选至今,曾经主宰选举议题的省籍和统独问题逐渐被淡化,意识形态逐步让位于经济和民生,台湾人的心态越来越平和,对于民主政治的认识越来越成熟。

台湾民众的表现给了大陆「素质论」者当头一棒:谁说中国人素质低不适合民主?台湾人可以,大陆人为何不可以?当然如果仔细探究,台湾人之所以「可以」是有制度支撑的:台湾人有选举自由,台湾媒体有报道自由,在台湾批评政客天经地义不用考虑「出发点是好的」,不用担心被指为「妄议中央」,更不会因此被诉以「寻衅滋事罪」。

源于这样的制度保障,台湾人在民主政治的海洋中自由地练习着游泳,虽然偶有呛水却不会有生命危险。台湾的政客在日益成熟的民众面前也主动或被动成长,他们努力使自己快速学会倾听多数人的意见、跟上多数人的步伐,努力使自己尽快从内心认可「天下为公、人民最大」。台湾选举期间,这样的场景已成寻常:参选人拜票时无一不是大幅度鞠躬,与民众互动时不敢错过任何一双手。据台湾媒体报道,2012年大选,马英九和蔡英文因连月街头拜票握手太过导致手部受伤。

林肯名言「有什么样的人民,就产生什么样的政府」在台湾的民主体制下得到显著的应证。当然,台湾有后来的政治变革,有蒋经国的「开放党禁」、「开放报禁」,也主要是源于台湾民众多年的抗争。

在这样的民众面前,领导人必须学会谦卑。此次蔡英文就职演讲中充满着对人民的敬畏,例如她说:国家不会因为领导人而伟大;全体国民的共同奋斗,才会让这个国家伟大。基于此,她作出了承诺:民主会前进,民主也有可能倒退。今天我站在这里,就是要告诉大家,倒退不会是我们的选项。基于此,她也提出了愿景:打造一个没有被意识形态绑架的「团结的民主」,打造一个可以回应社会和经济问题的「有效率的民主」,打造一个能够实质照料人民的「务实的民主」。

也是基于此,我对某些朋友的担忧--「在民进党夺回执政权且占据立法院半壁江山的一党独大情势下,台湾民主宪政前途会否逆转?」--表示了不同看法,我认为在台湾已经和平实现第三次政党轮替、台湾民主已经成熟的大势下,无论哪个党派上台执政都得遵从多数人的意愿,否则迟早必然遭受民意的打击和抛弃。我等旁观者能够看清,台湾岛内的政客们更有切身体会。

乐见台湾、乃至大中华区出现第一位女总统的同时,也对大陆当局的表现感到遗憾。大陆这边只关心蔡英文承不承认「九二共识」,对她就职演讲中的其他部分不但视而不见,并且还「努力」不让大陆老百姓看见。这种小家寡气居然想去统一人家,我都替他着急!

经过这么多年的观察,我发现「统一」的话题不但在台湾越来越没有市场,就是在民智大开的大陆也越来越没人呼应了。两种不同、存在巨大落差的政体为何、又如何能够融合为一?在武力统一不可能的国际环境下,体制落后的大陆面对台海博弈越发力不从心了。

但其实大陆统治者本来可以不这样被动的,本来可以效仿曾经的对手国民党一步步将自己送上现代政党轨道,参与到民主竞争中获得新生。奈何固步自封无视世界大势,沉溺于暗室政治而不能自拔,拒绝光明正大的选举,偏好党内斗争和清洗,与文明世界相背而行、渐行渐远了。

基本可以下这样的预判了:隔开大陆和台湾的台湾海峡虽然不深也不宽,60年前中共未能跨过去,今后更跨不过去了。如今世界已是文明主宰,赳赳武夫不会受欢迎,任何分歧和矛盾必须通过对话和谈判来解决,如龙应台女士当年写给胡锦涛先生的信件末尾所言「请用文明来说服我」。

来源:东网 / 章文 知名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