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22

与警察国家狭路相逢

转发此新闻:
仅列近期一些新闻,北京雷洋卷入不明不白的警察抓嫖,最终身死,事件如何没有结束;兰州大学生拍摄警察执法视频,被抓入派出所,遭到掌□,被警察与辅警用警棍打烂屁股;山西纪委某中层官员的车被追尾,肇事者被警方办了寻衅滋事罪入狱18

警察之所以突入社会全领域,背后有着维稳体制的支撑,维稳扩大则警权扩张,警权已深深地嵌入维稳体制当中不可自拔。

这些还只是舆论热点大事,而那些涉警的小事就更多,遍布社交媒体的角落,控诉警察的冤屈人很常见。警察出现在郑州拆迁现场,乱枪击毙失去安全感的拆迁户;警察也监视人权律师的老家,抓捕前来探视的民众与自由撰稿人;警察可谓无处不在。 

在上述案例中,一如民众在其他类似场合中遭遇,与警察国家狭路相逢,终会落得个凄凉的下场。雷洋身死,被警察安上了嫖娼死的名头,开动北京市一级的宣传机器来为此张目。打烂人家屁股的警察,也只是关了禁闭;将交通肇事办成刑罚的警察逍遥法外。 

这些现象已经普遍到什么程度?民众但凡有什么人生的不幸,往往能在背后找到警权滥用的逻辑,而且一旦落入警察国家的体制陷阱中,能够全身而退已经是幸运,往往是脱了一层皮,甚至丢掉性命。大陆之所以难熬,不在于其他,警察构成了此种艰难的关键原因。 

警察之所以突入社会全领域,背后有着维稳体制的支撑,维稳扩大则警权扩张,维稳滥用则警权滥用,警权已经深深地嵌入维稳体制当中不可自拔。所以,以法治理想去打它,它自岿然不动。实际上,在公检法三个序列中,警察也是独大,法律基本上是为其所用。 

警察不是一个人,他们就像是一部黑暗的机器,毫无逻辑地随时吞噬民众。而在一些案例中,警察也会捉警察,比如有警察网上申诉权利,就被巡查的网警带去问话之类。这已经不是能用人性来区分的问题,它凌驾法官、检察官之上,可以说是为所欲为。 

而在同时,政权积极为警察国家输送能量,用修改刑诉法、国安立法、境外非政府组织法等为警察扩权提供动力,将警察国家的影响力扩散到那些原本触及不到的、或无法直接涵盖的社会生活中。一举将整个社会置于其监控之下,这些都是近年来堂而皇之的做法。

以警察国家的日常侵犯,来磨蚀社会的抵抗力量,消除反抗心理,甚至要重新打造社会的心理基础。有人说文宣部门是负担意识形态功能的,但是就时效及强行干扰的能力来讲,警察部门恐怕才是最强的意识形态部门。谎言已经刻在了大棒之上,融为一体。 

神州陆沉,与警察的缠斗无始无终,民众可堪利用的只剩下舆论一途,其余的渠道丧失殆尽。即使舆论一端,也是要看警权与其他强权的角力情势,才能获得那么一点点空间。终极的胜算是很难规划的,像雷洋案这样极端的伤害事件才有一点机会,代价不能承受亦要承受。

来源:东网 / 傅桓 文化观察家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