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22

中国社会在观念撕裂中急速前进

转发此新闻:
雷洋接机途中被抓嫖致死事件,再一次制造了「朋友圈」、微信群、同学群里几近不共戴天的观念撕裂。支持昌平执法警察一方者,打着爱国爱党的旗号,指责另一方反动、攻击警察、卖国求荣......另一方则认为:「雷洋事件」疑点多多,警方解释前后矛盾,自做法官,不可轻信;媒体、网民质疑乃公民权利,是为了监督公权,捍卫私权,避免任何一个人成为下一个「雷洋」,争取「免于恐惧的自由」。

互联网下信息透明,带来人类生产生活方式巨大变革。一切靠信息不对称牟利的机构将瓦解。

和以往一样,上述两方在微信群里短兵相接、水火不容,甚至直接扬长而去,彼此拉黑。迄今为止,不见两大阵营有任何和解或共识,分歧与裂痕倒越来越深。毫不奇怪,国家主义者和个人主义者几乎不存在任何交集,是中国这个时代特有的典型特征,不分职业,不分年龄,不分地域。

今天的中国,生活着人类历史上最弱智又最野蛮的一个群体,可以称之为M左或「文革人」,他们极其无知又极端自信,他们信奉「国家」做什么都是对的,都是无可质疑的。个人服从就是一切。他们「身上的残忍、无能已构成社会的另一个阶级,既冷漠又无知,既蛮横又狡诈......还自以为是。这是一个巨大的、肮脏的垃圾群体,也是整个社会的负资产,和累赘。」(赵国君)王朔说,「在当下我们根本没有什么左派右派之争,只有人派兽派之分。判断的标准很简单说人话干人事爱人类的为人派;说鬼话干鬼事的是兽派。真正的左派右派,只存在于民主国家......」。

我认为雷洋事件不啻为中国法治、社会层面的一场大地震。公民权利和公共权力之间的矛盾与边界问题已经到了某个非解决不可的时代临界点。作为雷洋事件的「地震余波」,我和一位朋友有一段有趣又短暂的对话:

他:「移民的意义可能很快会体现出来。」

我:「我对中国不是太悲观。虽然这个时代,生活着一群特别弱智特别没有人性的家伙。史无前例。他们就是国家主义者的M左。」

「社会进步,主要是由技术推动而不是由观念推动。工业革命带动人类史上第一次真正意义的革命,城市化率由漫长的上万年维持在3%左右,不到200年时间达到50%;人均GDP在工业革命前1800年时间里增长50%,工业革命后180年时间里增长8倍。现在,则是互联网透明全世界,服务业主导的城市化加速度进行。」

他:「我个人觉得中国和即便是印度比,缺少一乱。如果制度变化是未来必然的话,短期来讲官僚利益和影响力过于顽固和强大。并不是说中央,而是地方的各种势力盘根错节,占据各个领域。变革他们可能是阻力,弄不好就得打。」

我:「我用城市化视角来看的话,是人口和利益越来越集中于大都市,越来越集中于服务业。而服务业的财富在人的头脑里,传统的资源控制力量越来越弱。」

他:「这样最好!」

在这里,我还要补充几句,重复我以前多次说过的一些话:

迄今为止,人类社会只真正发生过一次革命,就是工业革命。公元1800年之前的原始文明和农业文明时代,本质上是一体的:人类靠上苍的恩赐生活。工业革命前的1800年时间里,人均GDP只增长了50%,而且通常是食物增长才带来人口增长,而不是相反。城市化率则停留在3%的水平上止步不前。工业革命以后,180年时间(到2000年)世界人均GDP增长了8倍,城市化率短短190年时间(到2011年)提高到过半,而且今天仍在加速!

互联网将是几千年人类文明史上的第二次革命!它带来的社会变化,将与「寒武纪生命大爆炸」相媲美!5亿多年前,地球上的生命开始了壮丽的爆炸式进化,我们称之为「寒武纪大爆发」(Cambrian explosion)。在地质学意义上,几百万年只是一瞬,在这个短短的「瞬间」,生命突飞猛进地进化出了新的体型、新的器官、新的掠食和自卫策略。是什么因素导致了这样迅速的变化?进化生物学家一直争论不休。不过,英国牛津大学的动物学家安德鲁?帕克(Andrew Parker)提出了一个「迷人」的假说:大约在5.43亿年前,由于一个偶然的原因,浅海和大气中的化学物质发生了变化,使得浅海和大气的透明度大大增加。随着大量的光线进入海洋,动物的眼睛开始迅速进化,随之飞速进化的还有动物的行为及相应的器官。也就是说,是海水和大气透明化导致了寒武纪生命大爆发。

互联网下的信息透明化同样将带来人类生产生活方式的巨大变革。在透明时代,秘密就像同位素,半衰期越来越短。一切靠信息不对称牟利的机构都将土崩瓦解。

总体而言,雷洋事件的处理呈现越来越透明化的趋势。日前北京市公安局公开表示「尊重事实、尊重法律,决不护短」。有人评论说,纸包不住火。我说,纸包不住火,前提是你内心永远有一团不懈追求真相的火。

最新消息是,2016520日,微信公号「学习小组」(大家可以了解一下它的背景)发表了一则消息《公安执法规范化的议题,上了中央深改组会议》,文章说:

「今天,习总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二十四次会议。

「从20131230日成立至今,不到2年半的时间,深改组已经召开了24次会议,审议了超过120份重要的改革文件,保持着固有的速度和节奏。

「天下大事,必作于细。每一项不足,也都是我们前进的动力。

「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统筹推进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关于深化公安执法规范化建设的意见》、《关于支持和发展志愿服务组织的意见》、《探索实行耕地轮作休耕制度试点方案》、《关于发展涉外法律服务业的意见》、《各地区以改革举措落实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情况》

「会议强调,深化公安执法规范化建设,要着眼于完善公安执法权力运行机制,构建完备的执法制度体系、规范的执法办案体系、系统的执法管理体系、实战的执法培训体系、有力的执法保障体系,实现执法队伍专业化、执法行为标准化、执法管理系统化、执法流程信息化,保障执法质量和执法公信力不断提高。要增强执法主体依法履职能力,树立执法为民理念,严格执法监督,解决执法突出问题,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项执法活动、每一起案件办理中都能感受到社会公平正义。」

最近很多人在转一个据说是北大教授张千帆的帖子《你这个人太偏激了!》:

「我一个朋友说我太偏激,我问她,你爱你女儿吗?(她女儿还不到半岁) 她说:当然!我问,有人伤害你女儿,怎么办?她说会跟人拼命!我再问:雾霾,你女儿不呼吸?污染水,你不给她喝?再大一点地沟油、转基因食品,你不给她吃?各种毒食品,你如何防?她愣了,瞪着眼看我。我说:别回答我,仔细想一想这些问题的根源,如何才能解决食品安全问题?空气、水和食品安全,与政府、执政党、自由民主究竟是什么关系?三天后给我电话。我怕刺激她,还没提一定会导致不同程度脑残的毒课本!没等三天,隔一天她给我打电话说:哥,你是对的,我往后会多转你的帖。她不知道,我听她说完我也很激动!」

他说:「每一个中国人站起来,告别恐惧,懦弱和癫狂,拒绝奴役,洗脑和逃避,勇敢面对自我,做自己命运的主人。为了个人的尊严、民族的前途,承担自己作为人的责任,捍卫自己作为人的权利,用自己的良知和勇气创造公平正义的国家秩序,用自己的觉醒和行动迎接中华宪政文明的曙光。」

还是那些老话:民可以千日无君,君不可以一日无民。一个国家,没有了国民,它什么都不是!为个人争权利,就是为国家争权利;为个人争自由,就是为国家争自由。

当一个国家,哪怕是最弱小的国民,都受到法治的平等、严格保护,以独立的、自由的姿态,一撇一捺,坚实地站在大地上的时候,这个国家,也就坚实地屹立在了世界上!

在城市化、互联网的强力推动下,中国社会在观念的巨大撕裂中急速向好的方向前进。一如在高密度超级大城市化背景下,至今还抱守农业思维的人们,不管它的人数占了人口多大比例的大多数,最后都会迅速被城市化的列车甩到身后。同样,在「国家」「民族」大词下抱残守缺、视个人权利、自由、尊严、安全为无物的人们,不管其人数有多众,最终也很快被时代潮流甩到身后。

来源:东网 / 童大焕 独立学者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