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10

魏则西事件与中国癌症

转发此新闻:
陕西大学生魏则西患了罕见的癌症滑膜肉瘤,多方求治无效,于上个月去世,成为近日最大的网络事件之一。这起看起来「生死由命」的案例,包含了中国大陆社会存在的多种罪恶。

魏则西事件令人关注搜索引擎百度的可信性。

首先是魏则西去世前不久在网络上揭露搜索引擎企业百度的恶。互联网并没有给大多中国民众带来全球化资讯共用,而是让中共当局建立起更加精密的控制与洗脑机制。这种机制不仅不鼓励有助于资讯分享与传播的技术创新,而且让企业主动作恶,一边与专制政府合作发明和更新审查技术,一边利用政治手段挤压不肯充分配合的国外企业。全球搜索引擎谷歌因此被迫退出中国市场。

和其他中国特色的网络企业一样,百度从当局获得的回报,不仅是垄断中国庞大的市场,而且是不受法律监管的为所欲为。百度采用竞价排名广告政策,混淆搜索内容与商业广告,成为医疗骗子的大本营。

医疗欺骗是中国医疗体制更早造就的另一种恶。为了社会控制而不是公平正义而建立的医疗体制,使得城乡之间、不同地区、不同行业之间医疗资源存在巨大的差异,大城市少数大医院才值得信赖,为骗子提供了机会。

中国社会控制一直没有走出战时体制,紧紧抓住枪杆子是当局保住权力的核心手段。因此,不仅优势资源向军队倾斜,而且涉及军队的丑闻难以揭露。骗子们顺水推舟,为虎作伥,老军医、武警医院成为最好的旗号。地方小骗子披上军队的外衣,再和百度合作,俨然成了新时代的新科技。

于是,毫不意外地,魏则西通过百度搜索到了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这家医院的「老军医」向他推荐了「来自美国的先进医疗技术」(实际上是不成熟的技术),保他再活20年。在花了20多万元人民币之后,魏则西迅速走到生命的尽头。

百度曾被揭露三成以上的收入来自虚假医疗和保健广告,它甚至把血友病贴吧等网络论坛的管理权卖给私人医院。由于医疗的专业性和生命的不可逆,人们无法知道到底有多少人上当受骗,以及受害的严重程度。可以推测,身患绝症的魏则西并不是百度最大的受害者,只是他的遭遇被发现并传播,引爆了网民们长久的积怨。

砌词狡辩洗脑 是为更大的恶

更多的恶还在等在后面。政府雇用匿名网络评论员搅浑舆论并洗脑的手法,中国企业尤其是与政府紧密合作的互联网企业,早已经学会并驾轻就熟,而且直接享受洗脑的成果。再一次,百度辩护者祭出民族主义大旗,称网民对它的批评是外国敌对势力占领中国舆论阵地的阴谋,号召网民「宁可死在自己贪婪的兄弟手里,也不能当亡国奴」。

洗脑的另一个成果是,追求公正被认为天真可笑,天下乌鸦一般黑,没甚么好抱怨的。百度辩护者不否认它作恶,但辩称它不是最大的恶。而且通过释放六四资讯等,表明站在它背后的最大的恶是政府。揭露最大的恶本该是为了公义,但是在这里成了百度逃避罪责的挡箭牌。

面对成堆的社会问题,官方喉舌《人民日报》发表评论称,人有生老病死,因此,「尊重自然规律,放弃不切实际的幻想,坦然地面对生与死,是最理性的选择」。这些原本正确的话语,在此种语境中,成为恶的源头:政府不仅不作为,而且奉劝人民不抵抗。

配合这些洗脑话语的,是来自宣传部门的禁令:相关报道「全面降温」,除新华社、《人民日报》等权威媒体消息外,不再新发相关报道、评论。于是,医疗欺骗就跟腐败、强拆、城管、毒奶粉、问题疫苗一样,生在中国,只能「坦然面对」。

由此可见,如果说社会是追求美好生活的运作机制的话,那么中国大陆社会也本身也遍布恶性肿瘤。惟有脱胎换骨,才能重获新生。

来源:苹果日报 / 长平 《南都周刊》前主笔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匿名 说...

医生,药厂高兴

匿名 说...

治療無力這都是小事。
最嚴重的問題是,如何得癌?這才是黨國十多億牲口所無法面對的大問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