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21

刘少奇被毛泽东折磨至死的最后岁月

转发此新闻:
19691112日,凌晨647分,刘少奇死在河南省开封市老市人大机关院里的一间阴暗的房间里。

关于刘少奇的死,中共当局是绝对封锁消息的,任何档案都不可能外漏。他们知道,谋杀自己的领袖,那是党的耻辱。

()1962101日,毛泽东、刘少奇在天安门城楼上。()1969年刘少奇因政治迫害在河南开封病逝,终年71

但是,幸亏有一位天良未灭的刘军医,给我们留下了他的一份刘少奇最后二十七天的“监护日记”。刘军医,开封一五五医院军医,日记为他在参加刘少奇医护小组后秘密写下的,刘少奇平反后才将日记公开。刘军医日记是珍贵史料,更有着比史料更为人性的真实。我们可以从这份日记里,窥知中共专制政权第二把手刘少奇在开封弥留之际的一些真实情况。不妨摘录于下──

19691018日(第二天)

到今天我才算明白,原来是这么一个病人。一个过去最高层而今处于最底层的人物!他几乎不能算是一个完整的人啦,他的病真多,除了器官性的病,更多的则是精神和心理的病症。他的植物神经已经紊乱,出现全身痉挛,手足抽搐。可是,他有时又是清醒的。今天,他刚开始睁眼的一刹那,我感觉到他目光中射出的清醒神智和力量。

19691019日(第三天)

北京来的老卫士长对他很尽心。每天都在监视下进入他的房间多次。凌晨他肺炎复发,咳血,高烧,是旅途颠簸、受了惊吓引起。老卫士长请求抢救。北京来的曹护士拿出北京带来的治疗肺炎的药物。注射。黎明时分,他入睡。上午,见曹护士给他喂玉米糊糊。他不肯吃。曹护士抓住他的手轻轻摇晃着劝慰:“哎,吃点东西呀你不能这样,你一定要活下去,活下去”他睁开了眼睛,看着曹护士的手,大约认出来了,是一起从北京来的。

19691020日(第四天)

全天病情无异常。决定给病人恢复使用D860

19691023日(第七天)

病人咳嗽复发。医生提出为病人做化验、透视、拍片建议。

19691024日(第八天)

上级答复:可以进行一次化验,透视拍片不行。这叫医疗服从项目。

19691025日(第九天)

上午九时从病人身上取了尿样、血样。由两名“陪同”乘吉普车返回一五五医院。我为他争取到一次化验的权利,却受到如此待遇??在武装押护下去为一个病人化验,恐怕在历史上少有。经过化验,总算搞清楚了,他的病本不是什么难症,只因治疗不及时,引起多种并发症。加之病人长期僵卧,造成双腿肌肉萎缩,胳膊和臀部由于打针过多,均被扎烂,使全身血管局部坏死,引起心力衰竭。可是他的生命还是那么顽强。这从医学角度难以解释

19691026日(第十天)

早饭后,去看病人。曹护士在小电炉上熬小米粥。我告诉她化验结果之后,请她介绍一下病人在北京的护理情况。她开始不敢,说上面有规定。我坚持说是为了治疗。曹护士看四周无人,悄悄说出病人在中南海最后那段岁月的悲惨遭遇。国家元首受到难以想象的侮辱、残酷批斗、踢打。一直到他不能起床、不能自己吃东西了,才批准可以给他做点流质食物。一直把他的双脚固定在床上。中午,召集全体护理人员,宣布化验结果。我提出:要注意综合治疗,综合护理。尤其要注意给病人勤翻身,勤擦洗,以增进血液循环,防止肌肉进一步萎缩坏死同时也要防止再生褥疮。一名护士问:这样做,是真治病上面会允许吗?我说:这是咱们当医生的起码责任。既然叫咱们护理,咱们就要尽到责任。另外我准备再向特派员建议,对他进行透视拍片,然后搞一次会诊这对病人的治疗是完全必要的。

19691027日(第十一天)

今天是个少有的好天气。老卫士长和曹护士要求给病人翻身,擦身子。我同意。老卫士长轻轻拍着病人抓塑料瓶的手,说:翻身子喽,抓好你的宝葫芦!大家都笑了。这时这里第一回有了笑声。肯定有人不高兴。曹护士用热毛巾替翻过了身子的病人擦洗着,对我说:今天早晨他又吃了半碗多,情况还不错。我心里升起了希望。相信护理组的每一个人也都希望,他能在我们手下一点一点好转、康复。我们只管治病救人。听了他的心脏和脉搏,确是比刚来时平稳多了。我对曹护士说:还要加大D860的用量,继续用你们从北京带来的。曹护士刚给病人擦洗完,就转身去了对面存放药物的房间,却在门口被人挡住:上级命令,北京带来的药物不准再使用!曹护士空手返回,眼睛发红。我都听到了,没再问,只说:就用我们这里的吧。老卫士长和曹护士默默地看着床上的病人。都知道,我们一五五医院的药是国产的,北京带来的药是进口的,效果大不一样。

19691029日(第十三天)

病人咳嗽复发。我再次提出透视、拍片、会诊的建议。

19691030日(第十四天)

病人轻度发热。开封药品告缺,请求上海或北京的大医院支持。上级不批准。

19691031日(第十五天)

上午仍由老卫士长和曹护士替病人翻身擦身。下午上级通知:病人不宜透视、拍片、会诊。以后不要再提此类问题。

1969111日(第十六天)

已经过去两周。近一周来病人病情明显恶化,跟药物减少有关。他们又否决了我提出的透视、拍片、会诊建议。我算弄明白了,本来就不叫治疗,而叫监护,一项艰巨的政治任务上午老卫士长来告急:他的体温又到了四十度我们下到病室。他已经昏迷,喉咙发出响动,浑身抽缩。我命令曹护士立即用吸痰器给他吸痰。我自己动手注射。特派员不知何时又进来了,每次治病他都必定到场,真尽职。痰吸□后,我让曹护士给病人输液。病人安静了,他十分听话,主动配合治疗。

1969112日(第十七天)

高烧不退,继续输液。

1969113日(第十八天)

高烧不退。输液,注射退烧针。

1969114日(第十九天)

体温降至三十九度。继续输液。

1969115日(第二十天)

体温降至三十八度。总算降下来了。

1969116日(第二十一天)

好危险!像他这么大的年纪,身体又那么弱,高烧至四十度,已近生命极限。可他的神志似乎一直清醒,一直主动积极地配合治疗他想活下去。今天,他的高烧总算退了,体温维持在三十七点二度。他又创造了生命的奇迹我为什么要记这么详细?想留给谁?

1969117日(第二十二天)

上午,老卫士长和曹护士又替病人翻身擦背。曹护士对我说:他就是命大哩!另外几名护士为病人换了床垫,床褥。我很满意我的医护组成员们的表现,总是不分日夜,随喊随到。

突然,特派员和驻军首长命令大家在天井院里紧急集合。特派员扫视大家一眼,说:给大家传达上级重要指示,北京来的人员今天全部撤回去!北京带来的药也全部带回去。就这样吧,走的人立即准备,十分钟后上车出发!说着,特派员又走到我们几名本地医护人员面前说:今后,重担就落在你们肩上了,这是上级对你们的最大信任。希望你们服从命令,圆满完成任务。否则,一切后果自负。明白了吗?十分钟后,曹护士背着简单的行李下楼来,走进病室,断气电炉旁的小铝锅,对我说:以后,你就多费心了。她想哭,可不敢哭。我也想说句什么,嗓子堵得慌,也没敢说出口。我跟着老卫士长和曹护士走到病人床前。老卫士长替病人盖好被子,又将他捏着塑料瓶的手放进被子里去。病人睁开眼睛,看着老卫士长和曹护士。老卫士长俯下身去,在病人耳边轻轻告诉了要回北京病人脸上的表情木然了一会,眼里滚出两粒浊黄的泪滴,曹护士也俯下身去,轻轻叮嘱:要活下去,明白吗?活下去,活下去

1969118日(第二十三天)

昨天北京的人离开时,依稀听到特派员说:走吧!走吧!火葬场也看过了,都安排了,总算没有死在我们手里交给地方办吧。上午,病人强吃了小半碗玉米糊。看得出来,他想活下去。下午,他又开始发烧。

1969119日(第二十四天)

上午,我替病人熬玉米糊糊,不知为什么,心里堵得慌,可什么话都不能说。一五五医院同来的一位女护士向我报告:刘医生,病人的体温有了。我问多少?护士回答:试了四个多小时,三十九点七度。快给他打退烧针!护士说:药已经没有了那D860呢?您忘了,前天都带回北京了。护士没有话说了,我也没有话说了。不给药物,叫治病?领又不给,买又不许,这叫什么事?明摆着,明摆着让人死掉。

19691110日(第二十五天)

病人已不能再进食。没有药,不给药,我和助手们做不了任何事。命运对人太残酷!

19691111日(第二十六天)

深夜。值班男护士给病人测体温,失声叫道:烧到四十一度啦!转身往外跑,要上楼叫醒我??事后他悄悄告诉我的。可那中央特派员忽然幽灵般出现了,堵住他,并训斥他:深更半夜,叫喊什么?男护士站下,差点要问:您,您怎么又回来了?嘴里说出来的却是:报告上级,他烧得厉害,嘴唇都紫了,两瞳孔反光也消失了!中央特派员走到病床前看看,说:发烧对他来说不是家常便饭吗?注意观察,情况实在危险了再报告。

19691112日(第二十七天)

凌晨六时四十分,中央特派员批准发出病危通知。

凌晨六时四十五分,他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我注意看了一下手表,我赶到楼下病房是六时四十七分,迟到了两分钟。就算我一直守在他床边,没有药物,我和助手们又能做什么呢?(刘医生日记摘录完)

遵照中央命令,刘少奇遗体就地秘密火化。

19691114日凌晨一时,中央特派员指挥几名军人将刘少奇遗体抬出小院天井,塞进一辆军用吉普车。车身容不下刘少奇高大的身躯,他的小腿和脚板都翘在车的后盖外面。

火葬场早已奉命做好了准备。

两名工人开了电炉,但不许他们接近尸体。

几名军人把刘少奇尸体推进了焚尸炉。

时间是19691114日凌晨三时。

刘少奇的出生日期是18981124日。

他死在他生日的前十天。

也就是说,再过10天,就是他71岁生日。

71岁,对于一个政治家来说,应该是最成熟的最有作为的年纪。但是他死了,死得很悲惨。当然,比较被他整死的高岗来说,悲惨二字是均等的!

刘少奇的死报告到毛泽东那里,毛泽东说:“自作孽,不可活!”

六个字,是毛对刘死的评断,也是毛谋杀刘的自供状。

刘少奇是毛泽东谋杀的,是周恩来具体执行谋杀的,他们都是刘少奇的亲密战友,他们谋杀了他!

正如同刘少奇是高岗的亲密战友一样,刘少奇也谋杀了高岗。

他们彼此谋杀,不择手段。



来源:刘军医的《共和国主席刘少奇生命最后的27天》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刘贼和毛贼周贼一起大量屠杀中国民众,活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