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03

魏则西之死 网民怒指利益集团

转发此新闻:
中国大学生魏则西因透过百度寻求医疗资讯,误治丧生,过世前在网络发文,希望不要有更多人像他一样受骗。连日来社交网络怒潮滚滚,有的网友称中国如有谷歌,百度不会如此;有的称,制度不改,一个百度倒了,另一个百度站起来;还有的从百度广告联系到军队医院,直指背后的利益集团。不过也有人提醒:讨论魏则西事件不要错打板子。

魏则西的父母怀抱他的遗像,悲伤欲绝

这两天,对魏则西事件,中国社交网络的反应铺天盖地,大体分几个层次,一,质疑百度“一手遮天”的垄断地位,有不少人把百度的发家史同配合当局网络屏蔽密切相关。当年谷歌被迫撤出中国,从此百度一家独大。多伦多说:“谷歌因为不作恶被赶了出去,剩下坏人为所欲为。在官方眼里,不配合政审比谋财害命性质要严重。”还有网友说:“如果中国有谷歌,百度不会如此”,“为了生命安全,要选择翻墙”。晓园子说:“总要给听话的百度一些好处,这样才踢掉谷歌才有理有据”。江边南人分析,在目前格局下,“百度不会有太大麻烦。政府筑墙的目的是对信息的控制,谷歌不可能被收买,百度则通过出卖灵魂换取国内垄断市场,如果政府搞倒百度,等于失去删帖通道,这是从中央到地方都不愿意看到的”久别重逢说,他不惜代价钻空子,翻墙上网,去谷歌和脸书,就是为了知道实情:“曾几何时,我认为学好外语是为了更加了解世界,现在我越来越清楚,学好外语是为了更全面的了解中国”。

二,指责百度唯利是图,进而联想到制度本身的问题。维尼猫写到:“一个没有良心的企业在法治国家是无法生存的,但我们不同,我们是有特色的社会主义国家”。佐佐木凛认为:“百度只是政府的一条狗,关键时刻只能是替死鬼”;binani更进一步:“独裁政府的犬马出了问题,光说犬马的问题,不看犬马怎么上位的”。芦苇深处泊孤舟认定一切问题都是体制问题,“希望政府自觉改革体制那是不可能的。还是在于最广大的普通百姓,联合起来,逼政府改革”。浣熊认为,“百度不过是一个卖广告的,其实和那些专门找老人下手,卖营养品的性质一样,只管利益不管实质。根本问题还是政府不作为。”雪绫罗认为:“其实一个百度倒了,还会有另一个,真正的要害是国家要对这种体制进行改革,否则上行下效”。黄生问道:“在一片有毒的土壤里,生长出来的果实有毒吗?拷问的不应仅是百度,还应当是整个土壤”。

三,指责利益集团勾结,一环紧扣一环。高宇提醒大家,“百度在中国的搜索引擎具有垄断地位,但是百度在这个团伙里担任的是最不起眼的马仔角色,背后的利益集团根本不可能因为这次事件有所动摇,无非就是拿百度开个刀,所以李彦宏被约谈了”。徐益达认为:“莆田系负责挖坑榨干绝症患者积蓄;武警二院负责招揽,为其贴金字招牌,让患者丧失警惕;百度负责做假路牌,指引患者源源而来;监管部门负责为骗子保驾护航,让受害者无处维权,让罪恶长期延续。他们都是罪恶的一部分”。你还得瑟写到:“十亿人民九亿骗,福建人民是教练,总部设在莆田县,开门诊,包医院,全国都有连锁店,泌尿科,不孕症,全国游医来坐诊,打广告,吹破天,一下搞你好几千”。

中国的医疗制度再次受到指责。网友hello说:”毒疫苗还没下文,医院又出事,中国在医疗领域真是让国民不敢信赖。是否应该规范一下这个领域。A1001认为:“百度只是帮凶而已,该给国民一个交代的是无良的医院和残害同胞的医生。这个国家连国民基本医疗都保证不了,还谈什么经济发展”。

不过,苏琦在财经网撰文指出,讨论魏则西事件不要打错板子。他担心,“魏则西之死引发的种种批判一如既往地从当事医院、某竞价排名搜索引擎公司延展到某游医体系的血泪罪恶史,进而又延展到民营化之过,医疗体系市场化改制之过,直至将整个市场化改革污名化,最后甚至开始怀疑人性。而且可以想见在滔滔民意之下,人们必将目睹再一次的运动式执法:清理医院科室违规承包,对民营尤其某系医院集中排查,收紧民营医疗机构执照审批,放缓公立医院改革步伐等等。”

他认为最重要的前提“在于打对板子,问责到位,直指问题核心即监管失职,保持持续压力,促成体制变革。否则,我们将永远身处低效的公立、不法的民营和选择性监管所导致的不确定的风险状态。”


来源:法广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用同一个词分别在谷歌和百度搜索,然后看结果,98%的人立刻就知道百度是垃圾,剩下百分之一的是共匪及其帮凶,还有百分之一是啥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