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01

留给后人难以理解的历史──《中华人民共和国档案》序

转发此新闻:
中国人最自豪的是拥有“五千年历史”,至于这五千年历史发生了什么,每个朝代或领袖,每个时期的老百姓或历史写家,都会找到适合自己需要的历史典故,对同一历史事件、历史人物可以作出完全不同的解读──尤以中共统治时期为甚,批林批孔时,孔子是“丧家之犬” “孔老二”,几十年之后,孔子又成了阻抗反击西方文化的“孔圣人”,还以其名夹带着中共的梦在世界各国开办学院。


之所以历史在中国任意由人打扮,当然是出于政治独裁和任性的需要,也是由于中国人喜欢想像历史、从历史中找到兴奋点,既慰藉自已,又与同胞抱团取暖。口头上飘扬着国家、民族、道德的旗帜,遇到具体事件时每个毛孔都充满阴谋、算计、残暴,这种历史观塑造了不少中国人的人格、价值观和行为模式,从而决定了中国的现代文明观。

正是这个念念不忘悠久历史的国家,这个口口声声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党,却掩盖并禁止人们去了解刚刚过去的这段历史:无论是“反右”、“文革”,还是“六si”大屠杀。动用国家机器阻止历史真相曝光,就等于防止了人们对现实的思考与反叛,领导人可以大言不惭地“自信”,让民众再做一次白日梦。

在民间寻求历史真相的努力被一次次碾碎声中,有一位学者及其同伴没有屈服,即使他因此坐牢。这位学者对得起他重获的自由,他将这项历史研究最基础的工作继续了下去。简单地说,便是尽可能搜集到中共建政以来的各种历史文本。这是整个国家的历史纪录,却由这样一位海外的华人学者组织他志同道合的伙伴来一起抢救。我想,再有一个五千年,当我们的后代中有人打开这段历史,也会知道这位名叫宋永毅的学者和他的同伴们。

与宋永毅先生不同,我不是历史研究者,甚至常常拒绝看有关“土改”、 “镇反”、 “反右”、 “大跃进-大饥荒”、“文革”的史料和故事,因为它会加剧我对这个国家的悲哀和愤怒。这是一段正常心智的人无法阅读的残暴史。但是,我深知搜集、传播这段历史资料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所以,亚洲学会2014年年会在费城举行时,我提出用电子书的形式将中华人民共和国档案史料予以出版,可以广泛流传、永远留存。宋永毅先生马上呼应了这个想法,于是便着手开始编辑工作。

国史出版社便因此而诞生,中华人民共和国档案便因此而问世。我不知道这项工作能进行多久,也不知道成效将有多大,但我知道,这是必要的开始。古代的历史由于久远,由于受制于传播手段,可能神话化或妖魔化,可以任由 政客扭曲和作家演绎;但今天,我们应有条件留下一些历史的真实记录。如果我们这一代万一像父辈一样仍然不能活在人人都拥有自由和尊严的祖国,那么我们至少要给后代留下我们之所以耻辱的证词,或者让未来的政客少些操弄这段历史的机会。

当然,我相信,五千年之后,人们将实在难以理解这几十年的中国历史,可能也不会原谅我们为什么赖活着。这并不再是全世界都黑暗的秦始皇时代,而是一个全球都在接受共同价值的文明时代,中国却在文明世界的化外高喊“崛起”──岂是叹息可以吐出我的悲痛。

本文是何频先生为大型丛书《中华人民共和国档案》(国史出版社)写的总序



1:《从毛泽东的拥护者到他的反对派》简介

“文化大革命”使发动者和领导者事与愿违。毛泽东发动“文革”的初衷之一,无疑是想通过党内外不断进行的残酷无情的政治清洗,全盘控制党员和人民的头脑;但“文革”却在一定程度上使许多年轻人对共产中国及其意识形态产生了幻灭,催发了他们为中国的未来进行政治改革的热情,推动了对中共制度的质疑和批判,孕育了中国独特的民主运动。

1966年“文革”刚刚爆发时,北京、上海和全国各地街头,数百万红卫兵“大破四旧”,把各种书籍当作“封资修垃圾”付之一炬。可是几乎是在“文革”爆发一年后,一代红卫兵中的许多人,就又开始热切地寻找、阅读和流传所谓的“封资修垃圾”,从1960年代末到1970年代中期,全国各地的地下文学和读书运动不绝如缕,年轻一代寻求新的精神资源和思想支柱,培育出自己偏离甚至挑战中共正统的思考成果。这些异端思想的出现,令当局极为惊恐,据中共文件称,在“文革”中,当局判决了一大批“反革命案件”,公开取缔和批判过一大批“大毒草”(即表达异端思想的著述),包括遇罗克《出身论》和李一哲《关于社会主义的民主与法制》。

毛泽东的狂热拥护者,为何变成了他的反对派?年青人思想觉醒的过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值得探索的事情?本书选编“文革”中93篇最重要的异端思潮文献,我们可以从中追寻他们在中国思想史上留下的重要足迹。



2:《反右绝密文件》简介

在毛泽东时代的中国,治国法宝是种种政治运动,裁定是非罪罚的,是中共指导政治运动的文件。这些文件的密级越高,越能体现出最高执政者的真实意图,也更能够揭开当局竭力掩盖和回避的历史真相。

发生于1957年的“反右”是中共及其领袖毛泽东在建国后发动的一场波及社会各阶层,尤其是知识份子的全国性政治迫害运动。具体执行毛的意图、直接领导运动的是时任中共总书记邓小平。在这场运动中,除了日常的中共中央文件,中共中央办公厅还出了一套绝密级《情况简报(整风专辑)汇编》。其作用主要是“上通下达”,即把下面运动动态报到最高领导层处用作决策依据,又把决策下达到各地作指导。

这一简报共出了65辑。它在时间上构成反右整风编年史,在空间上是覆盖全国的全景式大事记;很大一部分内容是各省市、部委党组织呈交中央的报告,不仅包含了对运动过程的相对真实的描述,还保存了不少珍贵的统计数字。
这套近三百万字的《情况简报》(整风专辑)汇编,国史出版社分12本出版。


来源:明镜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