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07

法办“私募一哥”,剑指上海太子党 (视频)

转发此新闻:
中国官媒最近宣布,号称中国私募一哥泽熙投资公司总经理徐翔因操纵证券市场等罪名而被逮捕,同时被捕的还有其他多名证券业大佬。其实,徐翔的落马,早已被外界所预见。早在今年三月底,纽约时报就连续多日发表长篇报道,讲述徐翔大起大落的经历,让人一窥中国金融行业的黑暗内幕和中国政治的不可预测性。报道暗示,徐翔之所以获得惊人的投资回报,是因为他的基金是太子党的钱袋;而他的倒台,则是因为中共当局可能锁定上海太子党作为打击的目标。徐翔的起落,反映了中国金融行业的什么特色?他的覆灭,是权力斗争还是金融整顿的结果

参加讨论的嘉宾是:美国智库图研究所客座研究员夏业良先生;网路杂志纵览中国总编陈奎德先生; 普林斯顿社会学博士,转型问题学者程晓农先生;专栏作家,政治分析人士陈破空先生
晓农表示,徐翔的命运实可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首先,他作为炒股高手,在股市上打滚20年,因私募一哥成名全国,也栽在上面,他在宁波十年期间获利20亿,2009年底设立私募基金后6年内又捞了20亿,但是一旦被捕,他的基金就一垮到底;其次,他为投资大户操盘,在内线交易上大获方便,业绩突出,但也因此而暴露马脚,成了打击目标。徐翔能承接投资大户的委托,他的基金平均每只的规模是中国私募基金平均规模的25倍,他的投资者平均每人在一只基金上的投资数额都达到1千万。这样的投资大户有可能就是某些太子党,而他们恰恰就有利用徐翔玩内线交易发横财的能力,很可能这些投资大户就是为他提供内线操作机会的幕后黑手
晓农说,徐翔操作的几十亿资金集中在40-50只股票上,他手中平均每支股票市值上亿,如果找不到大户接盘,通常是不容易高位抛盘的。他之所以能够获得惊人的高额回报,关键不在于在股票低位时抄底,而在于所持股票高位时找到下家,高位接盘,从而抛盘获利;接盘的往往是公募基金,而这些基金却宁肯投资者亏损,也要高位接盘来帮徐翔发财,显然,他与某些帮他接盘的基金之间有某种猫腻,这里面很可能有内线交易。徐翔通过内线交易获取暴利,干了这么多年都平安无事,显然是有某种保护伞。他在去年股市崩盘后、政府救市过程当中继续获取暴利,等于国家队拿钱救市,他从中搂钱、帮着幕后的投资者发横财,这才撞到枪口上了。金融业是中国红二代、官二代们上下其手、发横财的场所,许多元老的亲属都参与其中。但是,从巴拿马文件在中国被彻底消音可以看出,反腐败并不打算触及元老,更不会按照巴拿马文件曝光的材料逐一清算
业良说,私募基金(privately offered fund)是与公募基金(publicly offered fund)相对应的融资手段,也是一个相对宽泛的概念。通常是指针对少数(通常少于100位投资者)投资者而定向募集(非公开)并运作的投资基金,也被称为地下基金。其基本形式有两种:一种是签订委托投资合同的集合投资基金,另一种是共同出资入股成立股份制企业的公司型集合投资基金。私人股权投资(Private Equity Investment,又称私募股权投资或私募基金)是指任何一种不能通过股票市场进行自由交易的股权资产投资。私人股权投资可分为:杠杆收购、风险投资、天使投资、成长资本和夹层融资等形式。其特点是往往控制公司管理并引入新管理团队来提升公司价值。投资退出渠道多样化,包括首次公开募股(IPO)、售出(Trade Sale)、兼并与收购(M&A)、标的公司管理层回购(MBO)等。由于私募基金没有严格的信息披露要求,这种不透明的运作方式非常有利于太子党的资金转移与洗白
业良表示,中国私募基金早已沦为中国太子党套钱洗钱的主要工具与手段,比如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李长春的女儿李彤、贺国强的儿子贺锦涛、刘云山的儿子刘乐飞等太子党都有自己所掌控的私募基金。这些私募基金结合在海外离岸金融市场注册的神秘企业,成为太子党资本集聚与资本大量外逃的主要工具。实际上徐翔只不过是太子党进行非法资本扩张与转移的杰出代理人,他的迅速发迹与太子党暴敛财富的轨迹紧密联系在一起。我并不认同逮捕徐翔说明习近平剑指上海太子党的说法,因为习近平并没有全面挑战和终结太子党群体的实力与魄力,而只是希望抓出几个替罪羊,向公众交代股灾的成因与善后措施。金融行业的集中整顿只是头痛医头的应急式反应,并不能解决根本性的腐败问题,也无法在此既定系统中建立完善的金融制度。成熟、安全而有效的金融制度只有在金融市场全面开放和自由竞争的环境氛围下才能逐步建立起来
陈破空表示,法办私募一哥徐翔,习近平当局暗指上海太子党。再次证明,去年发生的股灾和做空事件,出自内鬼。比如,直接涉及刘云山之子刘乐飞。再次佐证,习近平的敌人,不在国外,不在党外,而在党内。作为当权者,习近平需要拿出经济成绩来巩固自己的地位;而作为他的政敌,为了打击他,蓄意破坏其经济计划。由此可见,中共高层权力斗争之激烈和你死我活,达到罔顾国计民生的程度
 陈破空说,徐翔出自平民阶层,得意时,是权贵的傀儡;落难时,是权贵的牺牲品。法办徐翔容易,但能否紧接著法办上海太子党,还是未知数。如果习近平和王岐山敢于对上海太子党开刀,就意味着,将挖动以江泽民和曾庆红为首的上海帮墙角。这可能是彻底瓦解江派的又一次布局。这段时间,江泽民连续消失于本该亮相的新老领导人名单,自然引发外界联想:习江两派权斗,何时能有一个明了的结局
陈奎德说,中国的股票市场,基金市场,债券市场…..等金融领域,一直是官方赵家(太子党)的禁脔。平民除非为他们服务洗钱,否则很难染指。但我个人不相信2015年股灾是巨大的阴谋所致,而是当局慾控制股票市场强行干预的愚蠢行为所致。另外,不排除抓徐翔有上层权力斗争的因素,但这与建立完善金融制度无关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