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15

中共本质极权 从无反省否定

转发此新闻:
《炎黄春秋》前总编辑、天则研究所理事长吴思对本报说,10年前曾经掀起一股忏悔文革的「小高潮」,后来又渐趋平静,《炎黄春秋》有个栏目叫做「忏悔录」,但来稿量一直不多。

《炎黄春秋》前总编辑、天则研究所理事长吴思

10年前忏悔文革小高潮

吴思曾在2005年出版的《我们忏悔》一书中撰文,讲述自己下乡插队时,思想上也曾经「极左」,十分理想主义,从内心抵触个人荣誉、敌视私利,做一切事的动机就是为「建立更理想的社会」,从中寻求「把个人融化到人民群众的伟大事业中去」的人生意义。

他指出,当时「极左」人群以学生为主,因为学生对物质要求较低,但对工人、农民来说,获得晋升、更高收入是真实诱惑;作为生产队干部的他想排除一切物质刺激,建立人人「一心为公」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的理想世界。

「农民以不到5%面积的自留地(可自己留下收成的土地),创造出超过40%的财富」,但在集体田地中劳动则计工分,农民向他坦承,全队一共57户,平均锄57下,自己才分到1下,它少锄57下,自己也才损失1下,「这种机制就是鼓励偷懒,甚至各人互相攀比偷懒,见到其他人站着不动,自己也站着不动」。吴思只能先是骂人,然后「以身作则」承担更多农活去「感化」他们,最终造成自己心理不平衡,「凭什么他们刨57镐,我要刨80多镐」。

农民心中「私利」的强大力量,加上他手下的队委会成员、队长等人经常闹辞职,他还要去做思想工作至深夜,都令他非常痛苦,只能又回到精神世界寻求安慰。

他说,当时床头放着一本苏联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翻到主人翁保尔柯察金冬天修铁路的一段,安慰自己「他又受累,又受冻,生一身冻疮,我还没有他那么苦」。吴思的压力大到发梦梦到自己遇到毛泽东,他想对毛泽东讲,自己想要「学大寨」失败了,毛看了他一眼,他想再向毛汇报时,却急得不知道说什么好,「然后我就醒了」。吴思说,这个梦他一直记到现在。他的思想真正「转弯」,是1978年邓小平上台后,「大包干」在全国迅速推广,国家的转向也令他跟着「解放思想」,最终能够心平气和地看待以前的事情。

吴思指出,中共政权本质是一个极权制度,毛泽东发动文革是想超越其而建立「超极权」制度,削弱干部权力,令群众可以监督干部,但很快发现群众运动失控。1981年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只是否定了「超极权」部分,而没有从根本上否定极权制度本身。

来源:明报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