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03

草民控告,揭穿黄奇帆老底

转发此新闻: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有关吹捧黄奇帆的文章,经常出现在海内外媒体上,他的曝光率仅次于前几位中国最高领导人,这是因为薄熙来的残余势力,有足够的经济条件,给予一些人物质方面的支持和动力,谁都知道肯定和宣传他,就是在巧妙而委婉地为薄熙来翻案,也许我的经历和过于集中发表的一些文章,会使某些人容易抓住我的把柄,指责我对“六朝元老”,重庆市长黄奇帆存有偏见,但如今,一篇由重庆草民公开发表的控告书,揭穿了阿黄的老底,它不是发给我的,而是图文并茂地刊登在2016413日的博讯网上,题目是《重庆开县李家坤控告黄奇帆暴政,欺压访民》,不仅有名有姓,有图片和文字,而且还有访民的地址,身份证号码和联络方式,更为重要的是,它还显示2016123日,李家坤的签名和手印,毫无疑问,这是一份可信的,独立于笔者之外的证据:和薄熙来一样,黄奇帆是中国政坛的一个“大骗子”。

黄奇帆

身在重庆开县的草民李家坤,是一个老年丧子,丧妻,65岁的可怜的农民,薄熙来和王立军的倒台,给他维权带来一丝的希望,但并未改变他悲惨和贫困的处境,而且,由于“六朝元老”黄骗子的继续横行霸道,他成了不断受到当地政府打压和欺辱的访民,随时都可能有生命危险,黄奇帆及其“小蚂蚱”整死他,比踩死一只蚂蚁还容易,所以,李家坤抱着必死抗命的决心,大声呼吁,留下最后的类似遗嘱的文字,面对这样的用草民血和泪写成的文字,禁不住想起当年我读过重庆“奥迪哥”,彭水县小学生“王娅”的故事,夜不能眠,时代赋予我的沉重使命是:必须尽快地,彻底地揭穿“黄骗子”的真面目,此贼不去,山城不宁。

这位重庆草民的遭遇,是一群普通的不被人知的失地农民故事的缩影,黄奇帆自称是“土地储备王”,一些毫无怜悯心和正义感的文痞及媒体,把“黄骗子”抢夺草民土地,官商勾结,搞房地产开发,欺上瞒下,坑害“蚁民”的劣行,当成政绩大肆宣传,助长了他无法无天,侵犯老百姓利益的罪恶,与黄奇帆成为同案,应受到法律的严惩。因此,李家坤作为一个典型,不仅用铁的事实,列举了有关中河坝修建前后村官贪污集资款的问题,而且,还揭露黄奇帆直接插手官媒,操控记者编辑,伪造群工信息,蒙骗上级的经过,从一个侧面让我看到山城老百姓的困境,也勾画了贪官污吏狡猾的两面派嘴脸。

李家坤自诉,重庆开县的麻柳乡地处高寒贫困地区,从丰园村到占家村一社,没有连接乡村的公路,这里的人历来只能趟水出行,每年平均淹死30人,可见生存环境极其恶劣,2000年,麻柳乡两委研究决定测设,规划路桥,其称“中河坝”,原本这件利民大事,应由黄奇帆这样的官员,从政府收到的税金里列支,全部由财政划拨付款,但他却下令由670人的草民集资,人均集资1200元,总共集资912000,而且,还强迫全村草民出劳动力修建20多公里的土路,他们敲骨吸髓还不满足,为得到党中央的重视和信任,当地政府编造“八步工作法”,推广全国学习麻柳乡,并以麻柳村公路建设为榜样,实际上,黄奇帆是为了两面骗钱,一边是草民“集资钱”,二边是公家的“扶贫款”,在麻柳乡被列为“国家一级扶贫村”之后,从2002年至2005年,共拨款55万元;从2006年到2014年,每年60万,共9年,累计拿到将近600万,但这些银子全部被麻柳乡党委书记及其同伙贪污,黄奇帆明明知道真相,却在2015624日,指示重庆官媒的记者,编辑,用金钱收买的卑劣手段,让一些“草民”伪造群工信息,(即报社内部收到的群众来信),声称老百姓对官员的满意率高达95%,实际上重庆多达23万件投诉件件无着落。

李家坤说,市扶贫办给丰园村的钱和集资款都没了,但大桥至今也没影,因此,当地村民还得像祖辈那样冒险过河,2007622日,李家坤唯一的儿子李小林,和妻子向世碧,不慎淹死在河里,给他的家庭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他没有理由保持沉默,他认为,官员侵吞建桥款,黄奇帆包庇和纵容地方官不履行职责,是间接杀人,他描述说,李小林自幼聪明勤奋,以优异成,曾被重庆开县临江重点高中录取,因家境贫寒,路途险峻,他不得不伙同本乡他村朋友利用暑假去县城打工,必须过河,不料水深遄急,他和妈妈一起葬身黄泉,因此,李家坤成了专业上访户,他列举以上事实,援引宪法第12条,刑法第271条,刑法第382383条,117条和119条,以及234条,认为官员已构成大罪,他认为黄奇帆构成刑法第397条的渎职罪,我不了解他所说的村级干部的贪污情况,不好表态,但黄奇帆作为一市之长,长期在山城当权,符合这一条款:国家工作人员滥用职权,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的利益遭受重大损失,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难道每年要死30人,官员贪污600万,他加以掩盖而不究,不是“渎职罪”吗?

因此,李家坤上访控告黄奇帆及地方官,是他神圣的权利,是重庆揭穿谎言的“大英雄”,重庆媒体应当站在草民的背后支持他,公检法司及所有的重庆富翁都应当对其伸出援助之手,因为他是在为30条无辜死去的生命呐喊,他放大的声音将驱散山城的迷雾。唯其如此,大骗子黄奇帆,从2014628日至20151111日,为了压制此案,指示开县领导李应兰和麻柳乡党委书记何新权等人,对李打击报复,非法拘禁,他们不但不认错,不纠偏,反倒把李关进精神病院强迫治疗,尤其是因为他进京维权发声,影响了“黄骗子”的仕途,黄指令强权部门,操控民警梁光友等人,多次殴打,刑拘李家坤,还找到他另外两个女儿李国芳和李春平,逼迫他们与父亲断绝父子关系,用亲人之间感情的破碎折磨和打击李家坤,来自重庆的消息说,黄奇帆曾模仿薄熙来的口吻说:再进京上访,就整死他。

因此,李家坤发表了以《遗嘱声援目的》为题的文字,他说,唯恐这些惨无人道,丧失人性的贪官,很可能变本加厉地用残酷的手段对我的女儿及家人进行打击报复,还可以对自己杀死灭口,他恳请中外媒体,社会好心朋友通过网络与论监护他,显然,在重庆封网禁声的世界里,李家坤的控告,像一滴水落进了汪洋大海,这是最微弱的,最可怜的,也是最真实的声音,与黄奇帆的权势和能言善辩相比,不可同日而语,但他集中代表生活在恐惧中的不愿说谎,更不愿做无声淹死的“草民”的利益,从这个意义上讲,它是时代的最强音。它揭穿了类似黄奇帆之类贪官污吏的嘴脸,指引了社会发展的正确方向,每一个“草民”都要和李家坤站在一起,那才是改变中国的群体的力量和希望。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姜维平 特约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这个老狗,早就应该和薄三一起倒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