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20

中产阶级 = 奴隶

转发此新闻:
516日,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会议,专门研究了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工作。这在中共高层是极为罕见的,很可能就是第一次。当然也很好理解,因为中等收入群体是社会稳定的基石,中共想扩大中等收入群体,无非是求个「稳」字。

共产党需要社会有知足常乐的中产阶级,但没自由、民主的价值观,中产阶级非货真价实。

但在中国,中等收入群体其实是一个悲剧。所谓中等收入群体,国际社会普遍名之曰中产阶级,可是在中国,中产阶级连个正常的名称都求而不得,「中产阶级」四字居然成了敏感词,这还不够荒唐么?按理,马克思主义最讲阶级分析了。中产阶级虽然不是马克思说的那种阶级,但将其命名为中产阶级名正言顺,政治上也说得过去。可是中共现在最怕提阶级概念,「中产阶级」之说反而成了政治不正确。

中产阶级意涵有点模糊,但基本共识也是有的,公认它指社会的中间阶层,经济上、社会上处于中等地位。在发达国家,中产阶上构成人口的主体。他们信奉自由、平等、民主、法治的主流价值观,是现存秩序的维护者。中产阶级也是富于进取心的,「中二代」似乎注定就是要领导一个国家的方方面面的,是社会精英的主要来源。

对于中国的中产阶级,国际机构似乎已经很是看好,但在国内反而争议很大。这里涉及一个标准问题。有人把资产门槛设在1000万元以上,起码受过大专以上教育。2005年,国家统计局根据人均GDP和购买力给出一个中产标准,即家庭年收入在6万至50万人民币之间。关于其规模,有说只有3000万人的,也有说占人口10%的。去年10月投行瑞士信贷发布《全球财富报告2015》称,中国有1.09亿的中产阶级,人数位列全球第一,占到全国成年人口的11%。可见中国中产阶级已经可以睥睨全球了。

在国际上,中产阶级既是一个用于消费与增长分析的概念,也关涉社会学甚至政治学意义。作家王朔认为:「中产阶级不见得要从经济收入上划分,安于现状的、尊重既有社会等级和道德规范的都可在观念上列入中产阶级。」按照个中逻辑,农民是中国最典型的中产阶级,他们安于现状、任劳任怨,是现存统治秩序最大最好的同盟军。相反,中国的城市居民却是一群政治蠢动者。

习近平要致力扩大的中等收入群体,恰恰是一个统计学概念,只谈收入多寡不谈其他。中等收入群体的收入,不算高但也不算低,正所谓「比上不足,比下有如」,他们的人生观是「知足常乐」。知足常乐者不怨天尤人,更不会想到造反、革命,实际上通常还患有权利冷漠症,无论政府如何把他们不当人,他们也逆来顺受,懒得闹事。扩大这个群体的规模,就是许人民以一个能够知足常乐的明天,希望他们安于现状,但决非倡导什么自由、民主的价值观。

所以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的工作,是一项纯之又纯的「经济工作」。习近平主持的会议听取了国家发改委、财政部、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的工作汇报,具体汇报了什么,我们不得而知。习显然是把它归结为一个经济发展问题,他要求坚持有质量有效益的发展、保持宏观经济稳定,强调坚持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制度,甚至还要求发挥好企业家作用。真是越说越没有新意,而且显得漫无边际。

现在,我们大概就能明白中产阶级一词何以在中国成为敏感词了。中国共产党需要中国社会出现一个中产阶级,他们知足常乐,自然带来社会和谐。但没有自由、民主的价值观,其实也没有货真价实的中产阶级,那样的中产阶级是没有灵魂的群体。习近平决心扩大中产阶层也不是没有政治动机,中共害怕自由、民主的普世价值,但他们还是很想要中产阶级的稳定功能的。

就算是从收入上来说,大陆中产也从未乐在其中。国家统计局说家庭年入6万就是中等收入群体了,但在很多城市,6万元只够买一两个平方的住房面积,实际上就是穷人。据说中国住房自有率超过九成,现在私车也普及了,但如果说在美国贷款消费很正常,中国中等收入者有房有车除了贷款,还是啃老的结果。各种公办教育、医疗以及城市公用部门,也盯着他们的「承受能力」,不停地涨价。

称中国中产为敢做奴隶、做稳了奴隶的一帮人,或许更贴切一些。

来源:东网 / 杨彼得 资深时事评论人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