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09

魏则西事件一地鸡毛的结局

转发此新闻:
源于青年亡故者魏则西的舆论大战转入低潮,对百度与莆田系的谴责在此时出现分化,除了愤怒,也多出现了理中客的论调,甚至有公关洗地出现来料理后事,知乎网就此删除了那些洗地的马甲,也算是舆论后期为数不多的正义形象,其他的则是一地鸡毛。

魏则西事件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议题,本应带出有意义的讨论,但它被拉回市场化、民营经济这些被现实醺黑的窠臼里,就像眼睁睁看着黄鼠狼把猎物拖进洞穴。

魏则西事件从爆发到发酵,涉及到百度、莆田系与军队医院三个方面,揭示的问题至少包括搜索竞价排名的争议性、游医洗白的正义性以及军队经商的合法性问题。第一个是舆论中心所在,第二个是点到为止,未来得及展开,第三个则是红线,碰到即死。  

换句话说,魏则西事件的源头是百度的广告模式,发酵是莆田系历史,但终结者是军队营商。到了第三个问题那里,舆论涉及到军事禁区,报道无法推进,评议不能明说,从而被强硬地刹车,舆论声势就此转入低迷。这时魏则西事件从开始到终局的简要过程。  

这个终局的到来,直接因素当然是涉军红线,但是也与对莆田系的评价有关,舆论到了这里就出现了分化,在一定程度上消散了追问及谴责的力度,间接导致不能推进。对百度与莆田系的评价出现分歧,体现在商业伦理的道德性,以及医疗产业的市场化方面。 

有人认为,竞价排名既然是技术,就是无辜的,百度虽有错,但不至于是罪;也有人认为,莆田系是市场化的代表,是民营经济的先锋,否定它就是否定市场化,就是否定医疗改革──这些个论证看起来相当正派,是自由主义者在魏则西事件中头脑混乱的表现。 

百度的错不是竞价排名以及配置搜索结果,而是它的作为是参与国家安全基础设施营造的报偿。这个报偿在过去被掩盖了,被揭穿后也被网民的自我麻醉给消解了。但是到魏则西事件,人们发现不能忍受了,这是一个变化,百度作为防火墙「包工头」遇到了抗议。 

百度这件事最大的普及教育,是让网民认识到谷歌离开中国的恶果,进而对网安的危害性感同身受。网民从无奈接受防火墙对网络堡垒的安排,从怡然自得开始变得惊慌失措。一切理念上的启蒙打动不了他们,但是涉及到保命与否,倒是给他们以恐慌式启发。 

但是,一地鸡毛的局面在于,百度即使肆无忌惮地展现了这种恶,网民并没有一条可行的路径去矫正百度,因为这样的路径在民众参与网安建设的设计中是被严厉排除在外的。这种情况下,将百度作恶置换为公司伦理问题,也就成为继续掩饰并麻醉的药方。 

对莆田系「和理非非」式的辩解,是动用了市场化、民营经济这样看似没有原罪的东西。实际上,莆田系的现实运作,是用金钱贿赂开道,而不是什么民营经济的创新创造;同时,接受莆田系利益结盟的主管部门与军队医院,打的反而是市场化这块招牌,来为莆田系洗白。 

以市场化和民营经济来描绘莆田系,实际上陷入了一种非常矛盾的误区:如果它是市场化盛开的民营经济,怎么会出现黑金政治一样的实际运作模式?而且,越是用市场化来为莆田系辩护,就相当于为它续命,让它苟延残喘。这种辩护就是莆田系的帮凶。 

骗子也有市场,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但是某些粗糙的自由主义者将这种狗苟蝇营的利益勾结理解为市场化的内容,实在是不辨菽麦。这种理中客思维从突发的街头小贩城管冲突,蔓延到莆田系的辩护席上,展现了魏则西事件仓促结尾时非常荒诞的一面。 

魏则西事件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议题,本应带出事件背后那些有意义的讨论,体现出这个事之所以在此时发生的原因与价值。但是,在它受到必然加诸的叫停的结果前后,却依旧被拉回市场化、民营经济这些被现实醺黑的窠臼里,就像眼睁睁看着黄鼠狼把猎物拖进洞穴。

来源:东网 / 傅桓 文化观察家



转发此新闻:

4 条评论:

匿名 说...

共产党万岁,习主席万岁

匿名 说...

中国现处在权贵资本主义中期阶段,下一步是所谓的“拉美化”(拉美地广人稀、资源丰富,中国只是基尼系数赶上并超越了拉美,经济发展程度其实赶不上拉美),也就是贫富彻底分化、阶级彻底对立、富豪控制一切、民众陷入贫困。对照拉美情况来看,中国在房地产之后、下一步的暴利产业,是毒品产业、民用便携式军火产业、仿造钞票产业、带有私人武装的大规模农场及大规模奴隶制生产的农林畜产业、保镖产业、杀手产业。同意我的预测的,请举手

匿名 说...

万岁,万岁,万万岁

匿名 说...

这些产业都被垄断在一家手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