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20

勿把文革遗毒带来香港

转发此新闻:
五十年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发出《五.一六通知》,把党内不同派别视作死敌,进行你死我活的敌我斗争,更到处寻找敌人,把斗争扩展到社会每个领域,再通过运动群众,以惨无人道的政治和武力冲突,全面铲除反对毛泽东的朝野内外人士。此后十年,毛泽东全面夺权,政治权力一人垄断,社会陷入不断斗争,经济停滞不前,思想千篇一律,是名副其实的十年浩劫。


文革的可怖,不单是个别领导人丧尽天良,而是整个权力制度对野心家缺乏制衡,甚至可以说,让执政者为所欲为,坏事做尽,伤害最多的人。换言之,即使毛泽东没有独揽权力,或者掌权力另有其人,权力高度集中的政治体制,足以是万恶之源。建国前,远至上世纪30年代,中共在不同根据地大规模肃反,冤假错案数以万计,到40年代延安整风,一时之间,谍影重重,其实是领导人以各种借口迫害异见者,以求赶尽杀绝。

建国后,中共强势执政,1951年毛泽东讨伐电影《武训传》,使文艺界全部姓党,1957年反右运动,以阳谋引蛇出洞,把55万人打成右派。接着火头烧向党内,国防部长彭德怀批评“大跃进”无知、冒进,反被罢黜,再打成右派、反党集团。到60年代,毛泽东为要灭绝异见,由文艺、经济到历史、哲学的无数党内权威,都一一被打倒,同时大搞株连,每趟都有成千上万人受害。

再到文革后,邓小平带着历史的重托推动改革开放,为中国寻觅新路。但面对89年民主运动,却可以绝不手软,下令军队屠城。到习近平上台,一面反贪打老虎,一面整顿异己,清洗意识形态领域,严厉对付维权人士,把更多权力集中于总书记手上。这一切极端行动,都以极权制度为支撑,分别只是掌权人的胸襟。

当然,目前的社会境况与文革当年不可同日而语,但执政者对绝对权力依然紧握不放,对异己依然视为仇敌,以言入罪,不容半点“妄议”,有时甚至不顾真相和公义,如不去追究假奶粉和豆腐渣工程的制作人,却但求维稳,对追讨责任的受害人亲属诸多刁难,甚至恐吓、检控和判刑,以示权力不容挑战。

由这种统治者君临天下、容不下半点异见的文革心态,便不难理解张德江访港期间,香港警方何以劳师动众,大幅提高警戒级别,采取“反恐保安行动”,目的就是杜绝反对声音向当权者表达的机会。其实“恐怖分子”有严明的法律定义,其名单亦已刊宪,根本与近日上街抗议张德江访港的政治团体无关,但警方却以对付恐怖分子的强硬手法应对。尽管与文革期间的武力镇压不可类比,但警方的罔顾事实,以堂而皇之的借口,自欺欺人,以图扼杀言论自由,彼此可谓互相辉映。

可悲的是,香港保安当局已失去独立判断的能力。港人在山岭挂上“我要真普选”的直幡,是行使表达的权利,若不碍他人的其他权利,当局有责任尽量协助挂幡人,只须同时限制围观者,避免造成危险。相反,警方竟以避免有人围观直幡,引致安全问题为由,派员到狮子山顶扎营看守,实际上是想吓走挂幡者,剥夺他们的表达权利。警方该做的不做,不该做的却做了,还不怕贻笑大方,以歪理解释败行,与当年文革“抓革命、促生产”那种偏离常理的夸张说法,实有异曲同工之妙。

随着政府全力奉迎张德江,罔顾事实、编织借口、扼杀言论自由这些文革遗毒,也植入了特区施政者的脑袋当中。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杜耀明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