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16

中国的互联网管得住吗?

转发此新闻:
中国的网络审查和管控,不仅针对所谓的政治敏感话题,最近对于雷洋事件的法律个案、江苏家长由于高考减招的街头呼吁,这样地区性、就事说事的言论,也不断删帖销号,强行解散微信讨论群。当然最受诟病的还是互联网长城。

从成熟社会的经验来看,媒体不仅是讯息和按摩,还是社会矛盾的解压阀。如果只是封堵,没有导流释放,最终潮流滚滚,摧枯拉朽。

互联网长城的存在,对于中国的网络公司其实是个好事。它们在巨大的国内市场玩得很嗨,避免了来自外部世界的激烈竞争。如果容许推特、脸书、谷歌和YouTube进来,估计微博、百度和各种视频网站就没有那么流行,腾讯、阿里这些巨无霸更是很难大获其利。

不仅活跃的社交媒体被不断管控,新闻和综合网站更是限制颇多。除了新华网、人民网、中国网等几个官方的网站容许刊登首发和原创的新闻外,其他门户网站只能转载有执照的传统媒体的新闻,或者发表评论。官方办的网站有记者,其他网络媒体人员,不被承认为记者,没有核发的记者证。尽管从更大层面来看,如宪法35条所规定的,公民有言论、出版等自由,根本不应该有这样统一的记者证。

中国的各个行业都在转型,自由程度增加,但媒体行业,特别是互联网,转型越来越难。主要原因是管理机构越来越多,除了传统的中宣部、工信部、广电总局、新闻出版署外,这些年又不断增加新的管控机构,如网信办、国安委、中央网络领导小组,甚至公安的网安处、文化局的扫黄打非办、工商的广告处,都可以处罚关停网站和新媒体平台。

管控机构越来越多,各种政策层出不穷。对于网民来说,最终无非删帖、销号。对于网站和服务商来说,则是各种烦恼应对,要在政治敏感、市场需求和用户活跃之间走钢丝。

除了政治的限制,还有版权保护的不力,中国的网络要靠优质内容赚钱太难了。要想盈利,只有不断靠娱乐、网购、游戏,或制造互联网+的概念、创业的卖点,吸引买家和风投。折腾了这么多年,发现最赚钱的阿里和腾讯,其实还是靠淘宝网店和用户占优的Q币、游戏等。

加拿大传播学者麦克卢汉曾说「媒介即讯息」。媒介本身不是讯息,只是讯息的载体,但是由于媒体太重要了,谁掌握了媒体,谁就有了巨大的影响。因此官方除了控制媒体,在互联网时代,主要是控制信息。而大大小小的网络公司,为了生存,只能不断进行信息的自我审查,选择风险最少的「娱乐至死」模式。这正应了麦克卢汉的另一句名言:媒介就是按摩。

但是总有网民不愿意在按摩中沉默,批判现实、政治表达、舆论监督永远不乏听众。墙再高,也不能完全挡住墙外的信息,以及人们的思想,何况互联网不仅传递信息,还是线上线下联络动员的平台和手段。因此当局除了日常管控信息,也原来越多地针对信息的源头,不管是前几年的抓大V,还是最近对任志强的封号禁言,组织批判。但是运动过后,舆论总有反弹。在这个时代进行文革式的批判,不仅让人反感,而且激起了更多对任志强言论的了解和支持。

对网络的控制,各种招都有了。政策上领导的话也说透了:媒体姓党,新媒体、甚至广告都要有正确的导向。如果局势危急,不能弹压住网络,会像2009年在新疆断网,就像当年穆巴拉克在埃及切断社交媒体一样。

但是这又面临着更大的风险。对于绝大多数年轻的网民来说,不能在网上抱怨,也许会到街头抗议。埃及当年在街头抗议的开始只是少数人,多数人只是在网上围观议论。后来正是由于穆巴拉克的断网,才激起更多的人上街示威集会,所谓「不能上网,只好上街」。

从成熟社会的经验来看,媒体不仅是讯息和按摩,还是社会矛盾的解压阀。中国古人曰: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如果只是封堵,没有导流释放,最终潮流滚滚,摧枯拉朽。

来自:东方日报 / 乔木 北京传媒学者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