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16

令计划令人不寒而栗 “余温”延至十九大?

转发此新闻:
在习近平中纪委六中讲话全文公布10天后,传言以操纵党内民主评测机制觊觎十八大上位的前大内总管令计划被提起公诉。令计划从被查到目前历时已超过一年,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也超过9个月,于此时公布当然在情理之中。不过,为什么本文要特别注意习近平中纪委六中全会讲话和令计划操纵党内的民主评测经历之间的关联呢?二者又包含着怎样的逻辑关系呢?

相较于薄熙来、周永康等人被提起公诉的时间点较为明确,令计划被提起公诉的时间点要模糊、神秘许多。新华社在2013725日通报薄熙来案时称,“今日已由山东省济南市人民检察院向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在201543日通报周永康案时称,“43日,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向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而令计划被提起公诉则是新华社记者于“近日”所获悉到的。按照常规,也就是说,与53日新华社当天公布习近平中纪委六中全会讲话时间点极为接近。

当然,这说明不了什么。但是,且慢,如果人们还清楚地记得这份原汁原味地还原习近平性格和思想的讲话究竟提到了什么,如何揭露潜藏党内的阴谋家、野心家,便可以产生更多的联想。

心机极深的令计划被认为早在十八大人事测评期间便开始运作上位

当时,令计划与薄周郭徐苏等人均在习近平的点名之列,但是重点不在这里。他提到,有人违反党的政治纪律看,“明知在换届中组织没有安排他,仍派亲信到处游说拉票,搞非组织活动;有的政治野心不小,扬言‘活着要进中南海,死了要入八宝山’”其矛头所指党内令计划式的野心家、阴谋家。

如果说,至此,习近平还没有把话说清楚的话,那么随后重提湖南衡阳和四川南充贿选案便显见其意图了。“前年,我们对湖南衡阳发生的以贿赂手段破坏选举案件严肃问责,给予党纪政纪处分467人,移送司法机关处理69人。去年,我们又对南充拉票贿选案进行彻底调查,对全部477名涉案人员严肃处理。这两起案件性质极为恶劣,是对我们党和社会主义民主制度的挑战”,习近平震怒并以此推及今年便开始的地方领导班子选举,警告选人用人失察,不能不说也有触碰将在大约两个月之后的十九大人事布局大备战的用意。

根据惯例,历届党代会召开前一年半左右,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和中央政治局会就开会讨论研究有关党代会的人事准备工作,确定做好这项工作的指导思想和基本原则,并决定成立专门班子,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的直接领导下,负责中央委员会、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两委”的人选的推荐考察、提名工作。在选拔任用干部前,会对此进行深入细致的考察,具体考察时,对“两委”人选进行民主测评和民意调查,“两委”人选一般民主测评称职以上得票率多数超过90%,民意调查满意率多数在80%以上。经过10个多月的民主推荐、民主测评、民主评议、民意调查、综合评价分析,反复比较,好中选优,考察组向中共中央提出中委人选遴选对象。

但是,这一机制并不是毫无瑕疵的,“人情票”、贿赂票等等导致推荐票和测评票在一些地方和单位存在“失真”的情况,并不能保证完美。传闻中,十八大之前,时任总政主任李继耐在民主测评时就涉嫌操纵选票,将一力扳倒谷俊山的刘源在民主测评中“搞”成零票。而令计划则是其中涉嫌操纵选票的又一例证。

20126月份,中央直属机关票选108名十八大代表中,中央提名3人,中直38个单位选出105人,令计划全票当选。当时官方媒体在报道中央领导人当选十八大代表的新闻中,用词考究,政治意涵耐人寻味。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只有在江苏当选的胡锦涛和新疆当选的周永康为“全票当选”;而温家宝在天津当选、李长春在四川当选、习近平在上海当选以及李克强在山东当选的新闻中,均未强调得票情况,仅用“当选”一词。

据报道,同时,令计划所主掌的山西籍政商圈子“西山会”至迟在2007年便在活跃,直到对他打击最大的独子令谷法拉利车祸事件发生后(那是正是十八大前夕),令计划依然在其中搞非组织活动筹划未来。彼时,新“四人帮”的说法也渐渐出现。

正是鉴于所谓的民主票选屡屡出现变数甚至令穿窬之徒浑水摸鱼,十八大后中共动手整顿人事时便试图进行修正。在20146月的全国组织工作会议上,习近平多次在谈干部选拔问题上反复强调,“绝不能以票数作为衡量优劣的标准”、“坚决制止简单以票取人的做法,确保民主推荐、民主测评风清气正”。而今,十九大人事筹备料在7月份登台。令计划最终无缘跻身权力顶端,而今更面临三大重罪的指控,其“成长”经历应该说是一个相当具有警示意味的“反面标本”。

来源:多维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