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29

把权力关进笼子

转发此新闻:
在内地做传媒有多难,从事这行或心水清的市民都心里有数。不明?兰州市有记者因报道众多小学生不适事件,竟换来连番阻挠、惩罚兼威吓,看罢便明白多难,更怀疑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一句名言「要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究竟是被「关进笼子里」或是被有心人作出另类演绎?

内地宣传部门采取「将垃圾扫入地毡底」的逃避方法,根本不是处理问题,而是制造更大的祸害。

《西部商报》记者窦文杰在五月廿日,采访多名小学生不适送院医治。抵达医院后,多人阻挠记者采访公众利益悠关的事,惹来记者在微博中发布,之后,立即接来榆中县宣传部人员四度要求记者删除讯息,及自认发布不实讯息。记者如实交代事件,却要「自认失实」,道理何在?记者拒绝,事后惹来惩罚及更大的施压,因为县政府在四日后,就事件向传媒发布新闻时,刻意遗漏《西部商报》,记者把地方政府不公平处理新闻的事在微博发布后,竟遭兰州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朱建军「训斥」,原来记者遭到刻意遗漏的对待是因为「领导有些不满」。

兰州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朱建军究竟是否知道此事,我不知,但是,当他见记者时质问记者「为甚么发出一则涉及市委宣传部的微信」,「你知不知道你的一条微信,给兰州市抹了黑?」朱建军关心的明显是形象,而不是传媒「独无」的原因。

内地宣传部门害怕不利消息,因而向传媒要求「删除」、「自认失实」、「惩罚」及「训话」的事,早已寻常不过,更不胜枚举。然而,笔者不明,何解几十年的光景,这种逃避、不彻底处理问题,或是内地术语「查找不出」的事不去做,相反,扭尽六壬去欺上瞒下?

就以是次事件为例,倘把耗费的时间用来查清学生不适的原因?何解记者采访时会遭自称是教育局的人阻挠?县宣传部人员凭什么权力要求他人删除微博讯息,甚至要「自认失实」?市宣传部人员在传媒「独无」的事件上,是否有滥权或纵容不合理的「惩罚」?采取「将垃圾扫入地毡底」的逃避方法,根本不是处理问题,而是制造更大的祸害。

习近平今年四月在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上,重申他的一句名言「要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又说「不论是对党和政府工作提的,还是对领导干部个人提的,不论是和风细雨的还是忠言逆耳的,我们不仅要欢迎,而且要认真研究和吸取」。究竟内地各层级的公职人员做到吗?

来源:东网 / 石蒜 资深媒体人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Kung Ching 说...

“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沒有用,權力一樣可以從籠欄杆溜出來,除非把權力關進保險箱,並且把鑰匙交給人民,否則都是騙人的謊言

匿名 说...

法律关进笼,放包子吃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