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31

《史记 芮成钢传》疯传 芮成钢怎么了?

转发此新闻:
从关押芮成钢的燕城监狱传出消息,日前,芮成钢晚餐时因食物卡在气管内,一时呼吸停止,经赶来的狱医抢救无效,转送至监狱医院时已无生命体征。医生采用电击使他心跳得以恢复,但没有自主呼吸,目前正以呼吸机维持生命。但截至目前,暂无其他消息来源验证此消息。

2010年,在韩国首尔举行的G20峰会落幕之际,芮成钢「抢咪」向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提问,芮自称「我想我可以代表亚洲」。

《史记 芮成钢传》全文

芮公子,不知何朝人,倜傥年少,花容其貌,玉树其姿,机敏善辩。生庐州,学而优,考冠乡里,遂入京师学堂。

芮公子读《史记于连传》,尝废卷而叹曰:“于连何辜,以寒门求功名,宛转贵妇人裙裾间,不得已也。”故窃以于连自比。

又好事,于京师学堂甚有名,亦自负其姿才,笑同窗曰:“尔等燕雀,不过移民加美,求一安逸而已。吾则异于是。”同窗问:“公子所志何在?”
芮公子曰:“吾欲结交诸国帝王,广识天下卿相,据神州要津,以博功名。若此,非上中原一套不可。”

某夕,有使者至,怒马高车,邀芮公子曰:“请公子同行。”芮公子不明所以,使者强之等车,扃门窗,去。

车行两时辰,忽颠簸,意其去城远矣。

至一处,高山下,林木阴翳,晚风甚冽。有亭台广宇之属,其间执戟武士如松柏列,灯烛煌煌,公子亦惶惶。

有一室,熏香盈满,华毯覆地,有大广床榻,垂黄金流苏罩之。壁间名画珠玉,极奢且华。

彷徨间,忽传语:“夫人至”。公子回视,灯光大明,如白昼,一夫人至。虽有风姿,富贵其态,然老矣,鬓毛有衰,鱼尾目际。

夫人笑曰:“闻公子令名,故邀之,今见,果然风采,有一女,欲与公子,可乎?”

芮公子喜,谓可攀援权门,夫人又曰:“公子知此女谁乎?”公子曰:“夫人明示,芮资质陋猥,恐不堪配。”夫人忽狞笑曰:“此女即老身也。”

芮公子惊恐,欲走,然夫人捉之,如雕之擒兔,如虎之叼羊,撕碎斯文,剥裂衣冠,芮公子遭荼毒,腹中诗书,如暴雨梨花,缤纷凌乱,碎裂一地。

事毕,芮公子泣,夫人抚之曰:“公子莫泣,闻君欲登中原一套,今先得入老身一套,尔志可逞。”

移时,夫人去,有仕女整其衣冠,使者拽其等车,复闭车窗,不得见外。又两时辰,回城中,夜深矣。

使者曰:“今夕事,公子若泄,立死。”

芮公子朝夕惴惴,然,竟得迁中原一套,知其为贵妇人也。

自是,公子得志。其貌清秀,复又有才,工心机,果然据要津,名天下。

或与黑马总统共餐,或与大帝葡京泛舟,友英皇室而侣沙漠王子,朝与麦姐嬉戏,暮与盖茨论道。

每大会,论天下事,则先昌言曰:“吾友黑马总统,昨日邀我饮,我不得闲,拒矣。”

与诸国帝王卿相交,好逞强,尝谓美帝国相曰:“尔国为治,不若吾朝远矣。”

天下少年,皆仰望其风采,曰:“多学何为?为芮公子,则足矣。”

又受贿敲诈,交通权贵,上下其手,为弊日深。

或逢日夕,则有所召,夫人临之,如狼食羔,其苦非堪。然亦自劝:“为老妪所污,而得功名富贵,何恨哉。”

后逢大会,见尚书,尚书旁有夫人,即召芮公子之夫人也。公子恐,夫人密见之更衣室曰:“诰身乃尚书夫人也,可得长相好,否则死之。”公子惊惧诺之。

日久,召其幸者,又非一妇。群妇闻其名,垂涎其姿,多有召其侍寝,皆为尚书、侍郎之诰命妻。均喜此小鲜肉,戏封之曰:“鲜肉侯”。

芮公子亦渐失耻心,曰:“于连亦不过如此,况其所侍寝,不过知县,吾所侍寝,皆朝廷诰命,以此富贵,夫复何怨。”竟安之若素。

某年,朝廷更张,气象一新。监察御史巡行天下,擒尚书及夫人,芮公子不免,陷囹圄。

公子狱中求托,致书于诸国帝王卿相,冀有救。诸国帝王卿相皆曰:“芮公子何人?吾不识也。”

后,流落不知。

某年,太史刘访美,入白宫,偶见宫前有憔悴人,面黑,长髯杂乱,摇一爆米花机,呼曰:“中原一套爆米花,买乎?买乎?”

太史刘似曾识之,前后观之,爆米花人曰:“公乃太史刘乎?”太史刘曰:“然,君乃何人?”其人曰:“吾芮公子也。”太史刘大惊:“公子何以至此?”

芮爆米花笑曰:“吾落魄后,流落也,思吾不过一新闻佣工也,居然卿相自许,不自量福分深浅,失身功名富贵,悔不及也。后美帝总统闻吾事,乃曰,芮公子,朕志之,坎如此,朕亦不忍,吾国法令甚严,不得私顾,然可于白宫北门卖爆米花,宫中卫士及杂役多购之,且可谋生。吾至此售爆米花,数十载也。”

俄而,总统出,执爆米花一囊,谓太史刘曰:“此芮公子,朕之友也,其爆米花甚美,宫中皆爱食,君食之乎?”太史刘食之,味甚美,慨然曰:人生如爆米花,甜美足矣,何须强求为燕窝鱼翅乎。吾于此得之。


来源:网络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