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18

反思文革或推动变革

转发此新闻:
在标志文革正式发动的中共中央文件(又称“5-16通知”)发布50周年纪念日当天,中国官方没有举行任何公开的纪念活动。中共党报人民日报只是次日凌晨在不显著的位置发表了相关评论。宣传部门和网管则采取行动,压制呼吁反思文革的媒体和个人发表相关言论。种种迹象显示,探讨、回顾、反思文革的话题跟纪念六四事件活动一样,在中国大陆越来越成为一个禁忌。在这个敏感的纪念日前夕,美国之音记者叶兵电话采访了住在济南的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孙教授是一位长期遭到当局监控的民主活动人士,也是文革时期的受害者。

77岁的独立候选人孙文广在山大校园竞选地区人大代表 

记者:你现在行动、说话自由方便吗?

孙文广:我从今天开始 24小时楼下都有国保站岗。

记者:为什么?

孙文广:有一年的时间,每天楼下都有公安局的国保站岗。我出门坐他们的车。今天有一些朋友在网上发帖,要在济南的公开场合纪念六四27周年。他们为了放我出去,就把楼给封锁起来了。派了十几个国保,一直封锁到楼上,不让出楼上这个门。刚刚还和他们吵了一通,搞了个视频。我朋友正在济南市的一个街心公园纪念六四,估计他们会把那个地方包围起来不让过去。国保他们非常害怕,在楼上不让我出去。

记者:明天就是516了,对文革50周年,你想发表什么意见?

孙文广:文革我是受害者。文革当中我两次坐牢,一个是1966年,坐了7个月, 1974年就被抓起来判刑7年。罪名都是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

我觉得文革最突出的特点,就是搞个人崇拜,对毛泽东的崇拜。他们采用各种方式,控制全国的舆论,歌颂毛泽东,要大家唱红歌,要大家戴毛泽东像章,都是要树立毛泽东的绝对权威。任何人不准对毛泽东提出任何质问和怀疑。我觉得文革对中国的伤害,是非常大的。这种事例是大量存在,对毛泽东稍微有一点不尊敬的表示,都会被判刑、坐牢。当时有的人,把一张报纸坐在屁股下面,后来(发现)报纸上有毛主席的像,那这就是恶毒地表示对毛泽东的仇恨。这种事情被搞到监狱去的人很多。我自己当时也只不过说了一些“毛主席年纪大了要让位”,毛泽东和蒋介石比较了一下,就这两条就把我判了七年徒刑。这就是文革带给中国的巨大祸害,制造个人崇拜。他死了以后这种崇拜没有清洗。现在大学生还有一门必修课,就是毛泽东思想概论。用毛泽东思想来给大学生洗脑。这种个人崇拜现在就转变为对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人的崇拜。党的最高领导人是不允许批评的,不允许评论的。这是第一点,是文化大革命的重要后果。

第二,就是通过文化大革命,在中国树立了一党专政的绝对权威。不单是崇拜毛泽东,毛泽东所有决议都是通过共产党中央的决定,共产党通过的文件传到基层。说明在树立绝对权威的同时,也树立了一党专政的体制 ,这个体制一直延续到现在。

第三,就是对中国文化的破坏。这是古今中外都很少有的,大中小学全停课,不上学了,把学生搞到农村去,进行劳动改造,这实际是对中国文化的挑战。一个人要有文化、要上学,有思考的时间,结果很多知识分子搞到农村之后,每天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到哪里去思考问题呢?结果他们就变成了一些没有头脑的奴隶,不会思考的奴隶。现在社会上很多人不善于思考问题,不善于反思,没有文化,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文化大革命造成的。文化大革命当时作为共产党、作为毛泽东,他所领导的文化大革命,实际上和现在的ISIS是十分相像的。它不允许任何其他宗教存在,把一些神像、文物烧付之一炬,烧掉、砸碎。你现在去山东的曲阜孔庙看一看,很多保存上千年的石碑都被他们砸了。所以文革是罪恶滔天。

为什么在中国反对文化大革命还有一些党内干部呢?因为这些人在文革当中被整了,像邓小平等高层领导人。从表面看是否定文化大革命,是从他们自己的利益出发的。但是一党专政、个人崇拜、推崇暴力,这些他们不想反对。现在的统治方式和文化大革命,从本质上是没有区别的。一党专政是照旧的,新闻自由是没有的,人们的权利是得不到保障的,所以我们在回顾文革的时候,一定要反对个人的盲目崇拜,要反对一党专政,要反对摧残文化的政治体制、文化体制,还有对新闻管制的体制。这样中国才能前进,这是我对文革的简单看法。

年轻人们在红卫兵游行中高举毛泽东的红宝书(1966914) 

议论文革 为何受压

记者:官方自己不谈,也不愿意让其他人谈,不愿意让经历过文革、受到过文革冲击和迫害的人出来讲,没有什么反思。您觉得这是为什么呢?

孙文广:中央的高层他们所推行的方针政策和毛泽东没有区别,和文革那套没有区别,所以现在深入反思文革必然就牵扯到文革这些反人类、反文明的行动。比如现在,中国抓了300多个律师,律师是捍卫法律尊严的,你怎能把他关到监狱里去呢?这就是一党专政,这就是无产阶级专政,这种专政是不允许你挑战,不允许你讲出和中共不一致的观点和意见。如果认真反思文革,必然引导出人们希望能够改变这个制度、这个体制、这个一党专政,所以他们就很害怕。

在国内,反思文革的文章不能发表。大家都知道有一本杂志叫《炎黄春秋》。我订阅了,里面有很多反思文革的文章,结果被打压。它的总编杨继绳被撤掉,限制他们发表反思文革的文章,也就是说中国最高领导人或者共产党中央的高层,他们要维持这个推动文革的基本思想,推动文革的体制。不想改变,也害怕改变,所以就极力限制、打压民间对文革的反思。

文革悲剧 能否重演

记者:刚才您说基本体制没有,做法也没有变,没有区别。在这种情况下您觉得文革有没有再来的可能性?文革的历史悲剧有没有可能重演?

孙文广:文革重演是很难的,但是某种程度上出现一些混乱是有可能的。当局没有办法来制止民意的表达,比如网络。海外媒体进到大陆,尽管他们用各种方式封锁,(设置)防火墙等,但民间还能表达自己的意向。这样就有两种(对抗),一种是当局极力控制,还有一种是冲破中共当局的封锁打压,表达自己的声音、诉求。最近江苏高考的事情,民间上街示威抗议,这个事情当局可以打压,但是打压可能引来更大的反抗。这种为了权力而进行的打压,如果演变起来会不会出现像文革当时的状况?两派互相指责、辩论,甚至出现文革当中的一些串联。文革当时有两种现象,大字报、大鸣大放、大辩论、大串联,这些东西在形式上讲是有利于民间一些意见的表达,这些应该是对民间表达有好处的。毛泽东想利用这个打倒刘少奇,打倒反对派。结果,邓小平上台后,修改宪法,把大字报、大鸣大放、大辩论删掉,邓小平不愿意有他们自己的表达形式来表达民间意图。现在的网络,微信、QQ群、微信群,和当年的形式有些类似,一般人用这种形式来表达诉求,这种诉求的表达进一步发展,可能会出现表面看起来一定的混乱,但这个混乱的结果,最后会产生要求新闻自由、表达自由。

网络社媒与促进变革

孙文广:这样会不会形成两种势力,毛派和民间的变革派?

当下,人也在慢慢聚集,通过网络,比如微信群,一些相同观点的人在聚集。这个表达看起来不仅仅是民间,有一些现象,共产党体制内部出来一些人,公开表达自己的不满和诉求。其中一个就是任志强,“媒体要姓党”,他马上就说,“媒体不应该姓党,应该姓民”,这是一种挑战。如果这个事情放在文革,就是反革命,但现在做不到了,只能给他一个党内警告处分。还有马晓丽,也是党内高层。北京大学的贺卫方,他是党员,写了不少很有见地的文章。这样演变下来,就是民间分成两派,主张变革的一派,还有毛派或者说是官方保守派。党内也出现两派。这个发展势头就考验习近平,到底是对这种反对派活动是打压、抓人,还是顺势推进改革呢?如果不改,会不会出现文革那种情况?完全一样是不可能的,但相似的形式可能产生,即出现两派。所以,围绕对文革的反思、历史的反思,将来会出现新的局面。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