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16

这届啥都不行 除了警察还行

转发此新闻:
自从微信、知乎取代电视、报纸,我越来越深切地感受到「这届啥都不行」──首先,被拆迁户是一贯不行的,而且越来越不行。以前是合法住宅的拆迁推进起来比较困难,现在很多地方,比如海口市琼华村,连拆个违章建筑都会遭遇激烈反抗;以前反抗最多也就扔扔砖块、搞个自焚,现在郑州的被拆迁户直接动起刀子,砍杀街道拆迁办副主任来了。不行不行。

拆迁、抓「嫖客」、家长包围省政府、访民讨说法、记者揭伪装、网友评时事、律师磕真相总之,哪里有不服,哪里就有包治不服的警察。

被拆迁户不行,公务员也不行。那个叫什么雷洋的,不仅心理素质不行──「嫖娼」还不承认,还要激烈反抗喊救命,生理素质也不行──坐个警车,别人最多是头晕呕吐,他老兄可好,直接「心脏病突发死亡」了;不仅自己不行,亲朋好友也不行。雷洋明明早就参加工作,是中国循环经济协会的公务员,你们却非要扛出「人民大学2009级硕士」的旗号,装嫩博同情,引诱「不明真相」的校友发声明、搞串联。不行不行。

名校生及其家属不行,希望成为名校生的和他们的父母更不行。作为「高等教育资源丰富、升学压力较小」的省份,江苏湖北等地的考生及家长毫无大局观念,一点不知道配合国家政策,为政府挑担子、做贡献,拉中西部地区的兄弟一把,还要上街闹事,还要面见省长,还要教育公平,还要讨伐北京不行不行,实在不行。

尽管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但我建议大家千万不要气馁,因为我们有伟大的唯物辩证法神功护体,而它开篇第一式不就是要求我们:看问题要看整体,不能片面吗?作为一名光荣的共产主义接盘人,我始终提醒自己要假装相信,上述「不行」的只是个别现象、个别人群、个别领域,并非「主流」,更不是全部。想想看吧,贫穷如朝鲜,失败如津巴布韦,动荡如叙利亚,都有金三胖、穆加贝、阿萨德这样「很行」的人,作为当今世界第二强国,咱怎么可能「啥都不行」呢?

别的不说,至少这届警察还是行的,而且非常行──拆迁拆不动,联防队员上;抓「嫖客」遭抵抗,便衣民警上;家长包围省政府,武警公安上。另外,像什么访民讨说法、记者揭伪装、网友评时事、律师磕真相总之,哪里有不服,哪里就有包治不服的警察。甚至,就连股市熔断引发股灾这样专业精深的领域,最终出手平息危机的也是公安部的工作组,而非证监会、财政部或者国务院,想想也是让人动容,建议「56朵菊花」组合今后多唱唱:社会主义警察国家就是好呀就是好。

但我要是没记错的话,韩愈老夫子曾曰:「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虽说警官们从来都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在他们背后,站着随时随地坏掉的监控、及时雨般的宣传禁令,以及主动帮忙洗地的党媒和网评员,但所有擦屁股的工作都让警察来收拾,终究也是力有不逮。毕竟,人非Superman,隔行如隔山,单枪比马一肩挑,不把人愁死,也非得把人累死。

何况,这些活原本不都应该是由其他部门的小伙伴来做的吗?比如,决定范华培生死的,貌似应该是郑州当地的法院吧;而平息考生家长对「减招」的误解与愤怒,难道不是教育和宣传部门的责任吗?怎么最后通通都推给了警察,交给了警棍?有道是:浑身是铁,能捻几根钉;全副武装,经得起几块砖头砸?想想当年,把工商、市政、环保、卫生、交通等诸般活计尽数通吃的城管,最后落得了个什么下场,各位应该都还没忘吧?

所以,每次在键盘前问候公安民警及他们全家,我总会放刘欢大叔的那首《温情永远》:「你太累了/也该歇歇了/不可能所有事一家做完」。事实上,就算所有的事公安一家做完,也未必能换来同侪的叫好,这就像在一个单位里,如果有谁能干到把所有事情都干了,那等待他的一定是同事的冷眼与排挤。道理很简单,你抢了别人的名,还夺了他人的利,大伙又不傻,谁会像团中央那样坐等部门预算减少一半?既然如此吃力不讨好,倒不如学韦小宝,大喝一声:「老子不干了」。否则「五一六通知」一到,谁也跑不了。

来自:东网 / 吴虞 独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匿名 说...

果然高見。即日起所有下岡工人全數收編公安部門,保證2021年全國步入小康,實現習大大的中國春秋大夢。

匿名 说...

其它都可以不行,警察和党卫军是肯定要花大价钱的,让他们吃得好,住得好,玩得好,把看家狗养肥养壮,好为主子看家护院,否则人家的江山就要保不住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