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24

魏则西悲剧展示了大陆社会的无奈现实

转发此新闻:
陕西青年魏则西不幸患癌去世了。去世前他在网上撰文表示,他极为强烈的想要活下去,还有许多未了的梦想和愿望,十分害怕作为独生子的自己死后,孤寂年迈的双亲情何以堪。而魏则西特别怨恨的是,在他生死之际遭遇的欺骗和伤害。魏则西不幸患上的是滑膜肉瘤,一种人类尚无有效疗法的癌症。但是他通过百度搜索得到的第一条信息,便是武警二医院的肿瘤生物免疫疗法,对此疗法的介绍让魏则西和父母喜出望外,庆幸找到了救命途径。赶到北京武警二院被告知,这是美国斯坦福研发的技术,有效率达到百分之八九十,并告诉魏则西父母,此疗法保魏则西二十年没问题。在魏则西家欠下一屁股债花费二十多万后,病情反而严重数月便扩散到肺部,并被告知只可维持一二个月的生命了。后来魏则西从一个留美的学生处得知,生物免疫疗法早被美国宣布无效停止使用。

变态辣椒:关于魏则西百度推广事件

魏则西的去世引发了大陆舆论空前关注,网络上都是铺天盖地对百度、武警第二医院和医疗制度的声讨。因为百度信息是不负责任的竞价排名,就是谁给百度出钱多便搜寻排名在前,完全是一分钱一分货不论内容如何虚假的。而在百度搜寻医疗信息排名中,被称为莆田系的医院基本排在头几名,因莆田系仅仅每天交百度的排名费高达数千万。而莆田系是源起莆田的一帮江湖郎中打出的天下,靠偏方和欺诈在性病泛滥中崛起。从医疗中尝到甜头的莆田系坐大后,除了性病更大大拓展出癌症等重症疾病,这类病关系生死是可以掏空患者家庭钱包的。莆田系的老板逼迫属下医生照潜规则办,那就是无病说有病小病说大病,一次可治的病要分十次以上治,用药不仅用贵药更为市场价的数倍数十倍,总之送上门的肥货不掏光吃净绝不歇手。

如此恶的莆田系何以能够在大陆招揽患者大发横财,一个地级小市居然占有大陆民营医疗百分之八十份额?除了上面所提到的百度收受惊人排名费,将虚假的医疗信息排放百度首位,莆田系还有其它大量瞒天过海的忽悠人的狠招。其一是租借中共那些国字号的名头,例如魏则西前往就医的北京武警第二医院,就是莆田系保底数以百万计的钱财,外加营收抽成而获得入住医疗收钱的资格。另一忽悠人的手段就是请中共权势人物为其站台,例如中共政治局委员刘延东便是公开站台者之一,再如中共前国务委员陈至立是莆田系的总顾问。再有便是闹到中共央视等地方采访报道,上电视台大肆宣传这些莆田系的医疗神效。当然所有这些都是莆田系以金钱开路,让难以接触世界真实信息的大陆人,如魏则西一样认为“百度、三甲医院、中央台、斯坦福的技术,这些应该没有问题了吧。”

魏则西临死前在网络撰文说,“当时根本不知道有多么邪恶”。这是魏则西在回答知乎“你认为人性最大的恶”时,谈及自己以百度搜寻结果求医,花尽钱财欠下一屁股债,结果癌症反而快速转移之后,以沉甸甸生命代价得出的结论。对于在印度只需五千元可买的维持生命的药,大陆海关不许从印度购买邮寄进关,只可从香港购买但要花四万四千元,吃不起香港药的魏则西说“难道我等死?”魏则西的网上信息向世人刻画出的是,身患重症却惨遭欺骗愚弄耗尽钱财,面对死亡时的那种悲愤怨恨而又无奈。魏则西死后他的父母接受采访时说,他们不怨恨百度不怨恨武警二院,这极为惨痛的话的后面所隐含的则是,大陆良善民众的无奈和愚盲。不怨恨岂不是说接受武警二院和百度所为,没有认为其中有什么欺骗和伤害了他们的东西。这种善良和猥琐其实不仅仅是放弃了自身对邪恶的追究,也是大陆之所以普遍公然为恶的根源之一。然而大陆社会状况的现实就是如此,绝非魏则西一家如此遭受欺骗压榨,大陆民众普遍活在这阴霾中,而且看不到消除改变这状况的一丝光亮。

不错,魏则西之死引起空前的关注和愤慨后,中共也做出了一系列的反馈和处罚处理,但是所有这一切与其说是要消除魏则西死亡暴露出的弊端,不如说是消减社会的强烈愤慨避免引发社会运动。为什么说中共于魏则西死后所作一切,仅仅是搪塞并非根除弊端保障未来?首先可以看看魏则西也是社会最愤恨的百度。百度本身先是轻飘飘的推托魏则西之死的责任,称自家完全合法查验过武警二院是资质齐全的公立三甲医院。百度继而将负责医疗广告的副总裁王湛开除,显然是找一头替罪羊推卸责任消除影响隐瞒真相。事实上百度不仅是以竞价排名为骗子作广告,还违反《医疗广告管理办法》的诸多规定,如违反不准为某个医院所属的科室作广告,违反医疗广告“不得说明治愈率”的规定,违反“不得涉及诊疗方法”的规定等等难以详举。但是中共相关机构在约谈百度老董李彦宏后,对百度出台的处理内容是“百度竞价排名机制存在付费竞价权重过高、商业推广标识不清等问题”“必须立即改正”。这里不仅对百度诸多违反有关规定一字不提,甚至连一个像样的处罚也没有,包括可以让为钱害人的帮凶肉疼的重罚也没有。如此丢下西瓜捡起芝麻的所谓处理,百度如何会接受教训今后不再财瘾大发重蹈害人发财老路。

再如借名给莆田系来捞取保底分成的武警二院,中共的处理是二名主要官员行政撤职,六名负有责任的人员行政记过或是记大过,二名涉嫌违法犯罪的地方人员移交司法机关处理。并立即终止与上海柯莱逊生物技术公司的合作,整顿武警二院的其他合作项目,停止发布虚假信息、各类广告和不实报道等。然而在魏则西事件的处理中,作为首恶的莆田系却似乎全身而退了。江湖郎中专治花柳病起家的莆田系,是医疗为名谋财害命一系列为恶者中的源头。他们肆无忌惮打虚假广告忽悠患者上当,千方百计无病当有病医治,小病当大病医治一次分十次百次治,一定要将人医死钱掏空为止。这已经不是什么医疗问题而是谋财害命犯罪,而且早已经被报人将莆田系揭露的体无完肤,然而十年前揭露这问题的记者曹开林却只好养猪去了,揭露的记者说“资本的力量是多么强大,记者的呐喊是多么无力”。

这无疑是莆田系有刘延东陈至立这样的中共权贵站台,还有加入莆田系参与谋财害命的亿万富豪,曾为首富的刘永好及冯仑和难见真面目的投资公司等,以及莆田系大肆散钱在大陆培植起的权势关系。莆田系在魏则西一案中毫发无伤,至少眼前看又如十几年前一样,不论是记者还是参与揭露莆田系的诸多有名人士,如经济学家郎咸平打假名人王海及上海女医生陈骁兰,尽管提供了大量莆田系谋钱害命的真凭实据,莆田系不但撼不动反而日益发展几乎垄断大陆民营医疗。这正是大陆社会的无奈现实,魏则西的死不过是一阵很快散去的青烟,人们看不到逃脱这种欺骗和伤害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刘青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匿名 说...

骗子在中国是受党保护的,只要你交够保护费

匿名 说...

莆田系经营一切正常.请大家放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