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04

政府本身形同虚设:系统性腐败造成「莆田系」攻陷中国

转发此新闻: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学生魏则西去世了,他的死成为大陆近期一个舆论焦点。魏则西大二时发现罹患滑膜肉瘤,通过百度搜索,他到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接受「肿瘤生物免疫疗法」,花掉20多万元,最后发觉受骗上当并去世。很多人把不满发泄到百度公司的头上,认为是它的有偿排名误导魏则西,与「肿瘤生物免疫疗法」背后的资本一起杀死了魏则西。

「莆田系」之所以能够攻陷中国,所赖者是中国系统性的腐败。

这件事,存在二元叙事结构,一是魏则西得了不治之症,最后不幸去世;二是有医院欺骗了这位患不治之症的患者,让他白花了不该花的钱。老实说,魏则西得的是不治之症,不管怎么治,最后都不免一死。这就像苹果的乔布斯,也是得了癌症,他接受了各种传统的、前沿的诊疗手段,曾经尝试素食疗法,甚至乞灵于灵修、灵媒,冤枉花的钱比魏则西不知道要多多少。严格地讲,不是医院或任何人杀死了他们两个人,真正的杀手是不治之症。但误导不治之症患者,让他们花钱接受无益的治疗,也的确是一个很大的恶。

对于百度而言,哪个医院、哪个门诊或治疗方法给钱多,就在搜索结果中优先推荐谁。指责百度误导了病人,自然是有理的。百度必须承担它误导患者的责任,但也只需承担这一部分责任。泛泛地将仇恨导向百度,其实是不动脑筋的做法。正如百度昨日发文所言:「今天我们作为一家优秀的企业,需要去背负国家、行业本该履行的监管责任。」百度负有审查广告客户资质的责任,但更大的、主要的监管责任,其实在于政府监管部门。

魏则西的悲剧在于他作为一个不治之症患者被榨乾了钱财,而在这一切背后,是一个所谓「莆田系」医疗诈骗群众的巨大存在。早在上世纪90年代,媒体就已经注意到福建莆田「游医」走四方现象。他们全都来自福建莆田东庄镇,在全国各地开展性病「诊疗」,后来发展到承包医院、在正规医院开设门诊,实际上是非法行医,更本质的东西是欺诈。据调查,他们经常将健康的人诊断为性病患者,然后乱开无效、高价药剂,不仅诈人钱财,还耽误患者治病。虽然媒体大量曝光,却不见政府的有效监管。

也不是政府完全不管,他们曾经发过文,在各地开展过打击运动,但整治与监管没有效果,「莆田系」在各地不断力量壮大,最后占据中国民营医院80%的份额,年营业额达到2000多亿元,这也是事实。这真是对政府的莫大讽刺。根本的原因,是政府执行力匮乏,监管部门除了运动式执法,就是发发文件,得过且过。图官员一时之清闲快活,让亿万民众在「莆田系」建构的医疗欺诈现实中活受罪。

与「莆田系」医疗欺诈群众构成同谋的,还有各地大量公立医院和军队医院。据媒体公开报道,绝大部分军队医院治疗妇科、男科、皮肤病、不孕不育、肝病、性病、增高等类科室都已经被承包出去了,承包者基本上都是「莆田系」。也就是说,「莆田系」不是简单地从事医疗欺诈,而是打着中国人民解放军医院的旗号进行欺诈活动。部队医院承包给「莆田系」这样的资本,而且范围如此之广,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这背后是军队系统的监管失职。

现在网上流传一份「莆田系」游医给西安451医院的行贿清单,时间是2011年春节,拿钱的上至院长、政委下到各科室主任,一次受贿从30万到2万不等,有名有姓。如此看来,「莆田系」之所以能够攻陷中国,所赖者是中国系统性的腐败。一方面是监管部门不作为,另一方面是各级各种权钱交易,使监管形同虚设,最后受害的是人民。

实际上,百度公司之所以敢在搜索结果中误导患者和其他消费者,还不是政府监管形同虚设的结果。误导消费者,与诈骗集团沆瀣一气,从来不需要负任何责任。即使偶然露出破绽,老板及其团队危机公关一下,就可以搞掂各级政府,甚至可能连国务院也舍不得让百度这样的成功企业不高兴。这样的政府是没有原则的政府,现在已经不是政府监管形同虚设,而是政府本身形同虚设。

来源:东网 / 杨彼得 资深时事评论人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匿名 说...

腐烂的中国,无可救药

匿名 说...

人渣掌控下的中国,制造出来的除了人渣还能有什么?在这个人渣社会中,那些恶徒和敢于公布自己恶行的黑社会到是显得天真,可爱了。至少人家不虚伪!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