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28

军队国家化与郭徐二位军委副主席

转发此新闻:
习近平上台四年来,有目共睹的成绩是在反腐领域,军队郭徐两位军委副主席落马无疑是反腐最大的成绩,虽然非厚之处是选择性的反贪,但毕竟作为贪官被打没错,最多是反贪正义性不够,有将反贪当作清除政治异已之嫌。但最近《军报》发表的一篇文章“充分发挥政治工作生命线的作用”却指出郭徐两位被清除,不在于贪污,核心是政治问题,是触犯了政治底线。

郭徐两位将军所触犯的底线是,要把军队从党的指挥下拉出去,使军队国家化

这一下让大家蒙了,明明是经济问题贪污被起诉的,一下子成了政治问题这不是冤死了二位上将军。那么是什么政治问题使两位将军一个被病死,一个被起诉。

军报文章强调: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重申反对军队国家化,反对敌对势力意识形态渗透。文章还说:“敌对势力加紧对我国策动“颜色革命”,加紧实施网上‘文化冷战’和‘政治转基因’工程”,指责“敌对势力”企图“把军队从党的旗帜下拉出去”。

就文章来看郭徐两位将军所触犯的底线是,受到海外敌对势力的策划要把军队从党的指挥下拉出去,使军队国家化。如此一来,我们要重新看待二位上将军了。在西方文明社会军队都国家的军队,如果军队属于党,军队必然是法西斯化,象德国法西斯的党卫军。一个国家文明化,民主化的第一步就是实行军队国家化。军队是靠纳税人养活的,军队的作用是保家卫国,军队应有的位置就是国家的军队。

1946年,国民党与共产党曾经通过一个军队国家化的决议,中方签署人是周恩来。决议要点有五:

1.军队不属于个人。即军队不得为个人私有,成为私家军队。
2.军队不属于派系。即军队不得成为派系政争的筹码。
3.军队不属于地方。即军队不属于地方军阀,成为地方割据的资本。
4.军队不属于政党。即军队不得为党军,任何政党不得在军队中有公开或秘密之活动。
5.军队属于国家。即军队应由代表国家的民主政权的机构来统帅。

当然接着发生的内战使这个决议化为乌有。但是国民党到了台湾,宣布“解严”后党退出了军队,逐步实现了军队国家化。如今台湾任何一个政党获胜,三军即宣布效忠民选总统,使军队完全国家化。但是中共统治中国半个多世纪以来,军队则始终没有实行国家化。虽然《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二十九条规定中已有了军队国家化的内涵:“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武装力量属于人民。它的任务是巩固国防,抵抗侵略,保卫祖国,保卫人民的和平劳动,参加国家建设事业,努力为人民服务。”但实际上始终强调党指挥枪。

从上所述,如果郭徐二位上将军是为了实行军队国家化,他既不是受海外敌对势力“绿色革命的策划,也不是违反了党的政治底线,而是为了正本清源让军队回归国家,实现中共原有的决议与落实宪法中已有的条款,让中国社会走向文明国家,这样的行为何罪之有?两位将军不但无罪还应该是民主的先行者,人民的英雄与国家的忠臣。

当然,我们没有看到郭徐两位将军有关军队国家化的公开论述,与在职时对军队国家化的改革。军报这篇文章到底是要为他们的二位前任主席曲笔唱赞歌,鸣冤叫屈呢?还是要政治栽赃二位将军实在弄不明白。但有一点是明白的,那就是军队的终归要实行国家化,不能国家养着军队,军队不听国家的话,而听党的话,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来源:博讯 / 陈维健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