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25

巴拿马文件三人中国组重点调查8名中共常委

转发此新闻:
巴拿马文件锁定中国8名常委

鉴于某些原因,巴拿马文件调查没有中国媒体参加,于是担子全落到了外国记者们的身上,《南德日报》慕尼黑总部办公室的记者克里斯托弗.吉森(Christoph Giesen)于20158月接手巴拿马项目后,专注于中国和朝鲜的调查,他与另外两名记者组成了调查中国部分的三人团队。

吉森并非数据调查新闻的新手,他曾参与多起数据解密事件的报导,其中包括2014年的《中国离岸金融解密》。在这个报导中,他们发现多名中国高官的亲人、中国富豪,在避税天堂注册公司藏匿财富。

三人团队中的Simon(化名),2014年就曾参与ICIJ的“离岸解密”相关调查项目。当时面对的数据库大小是260GB,这一次的巴拿马文件则是2.6TB,“刚开始没什么概念,做的过程中才发现那是浩瀚的数据库。”Simon说。

根据端传媒的报导,三人在调查期间从未聚齐一地,只以三个方式作线上交流:ICIJ设立的加密论坛、加密电邮,以及每周的Skype会议。由于分隔三地,负责巴拿马文件中国调查的三人团队没法聚在一起喝杯啤酒庆祝。

巴拿马文件中国组的三人团队从浩瀚的数据中,最终锁定重点调查的八人名单

吉森认为,巴拿马文件和ICIJ“中国解密”两个项目的资料并不是来自同一个线人。《中国离岸金融解密》中,线人将一张硬盘寄到ICIJ,档案来自总部设在新加坡的保得利信誉通集团(Portcullis TrustNet)和总部设在英属维京群岛的Commonwealth Trust Limited,手法和内容都与“巴拿马文件”迥异。

调查最困难的部分是,他们要排除中文拼音名的重名问题。“姓李的人,多过德国人口。姓张的人,超过法国加上英国的总人口。”吉森感叹道。

由于面对的是浩瀚的数据库,Simon告诉端传媒,他们很快确定目标,将调查重点放在各国读者都极其关注的中国人身上:太子党。三人在一个月内,列出了感兴趣的中国权贵及家人的名单。再花了约三个月的时间,在数据库中逐一搜寻姓名。

“翻看合同内容的工作枯燥无味,但是很有成就感,因为我知道,这篇报导会受到广泛关注,造成极大影响。到了201511月,他们基本确定了重点调查的八人名单。”其中,李小琳、邓家贵、谷开来、李紫丹等人,曾经出现在吉森参与的《中国离岸金融解密》报导中 

吉森说,乍看涉案者的名单,你或许会觉得与“中国解密”的雷同,缺乏惊喜,但在吉森看来,巴拿马文件拼凑出资金流向的完整画面,厘清关键事件的前因后果,揭示了中国权贵转移资金广泛使用的手法。 

吉森说,乍看涉案者的名单,你或许会觉得与“中国解密”的雷同,缺乏惊喜,但在吉森看来,巴拿马文件拼凑出资金流向的完整画面,厘清关键事件的前因后果,揭示了中国权贵转移资金广泛使用的手法。

吉森认为,中国权贵创立离岸公司,并非用于商业用途,而是想方设法掩盖资金所属与流向,绕过国内往海外转移资金的限制。“而且,这些钱从哪来?为什么要把钱藏在离岸空壳公司?”他质疑。

比较令人惊讶的是,端传媒报导指出,在巴拿马文件发布后引起全球轰动的时刻,吉森正穿梭在北京的大街小巷,找寻合适的公寓。他刚被派驻到北京,将负责财经报导,亦将继续关注中国权贵的离岸公司。酝酿长达一年的调查成果发表,吉森心头落下一块巨石:“我感觉妙极了!”至于中国政府会否对他本人和报导作出进一步反应,吉森自己心里也没底,连着说了好几句“不知道”。“我今天刚去了外交部的记者会,一切正常,边走边看吧。”


来源:明镜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