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23

半夜发一文就能趟过文革50周年的坎?

转发此新闻:
516日是「文革」爆发50周年纪念日。当天中国社交媒体上关于文革的讨论,就我的个人体验和视野所见,悉数被删除或屏蔽。与此同时,被官方直接掌控的所有报刊和广播电视等传统媒体,也没有任何关于文革的言论,显然是受到了统一的管制。

文革十年浩劫对整个民族的戕害,深入反思、去除根源,绝不是现在一年能完成的。

晚些时候,各媒体收到当局指令,称晚上将有大新闻发布,要求做好宣传配合工作。人们想到也许和文革有关,也许是别的什么事,毕竟当天即将结束,或许是又有什么官员反腐下台的通报。

就在516已经结束,第二天零点三十分以后,《人民日报》、人民网等官方微博发表「以史为鉴是为了更好前进」的评论员文章,算是对纷纷攘攘的文革五十年表了个态。一个强大的执政党,在早已有了历史定论并为国内外广泛关注的文革问题上,避开纪念日当天,选择在午夜发声,不说内部是否有分歧,就说发布的时间,也是相当值得玩味。

文章的内容先是引用1981年《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对文革做了否定,但肯定了毛泽东的历史地位。继而又重申了2012年十八大那段著名的话: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而要毫不动摇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最后又落脚在「树立核心意识、看齐意识,紧密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周围」。

所有的历史都是当代史,为现实的政治服务。过去不否定文革,不能树立邓的权威,也没法进行改革开放。现在面对的舆论和政治,则又和过去不同。从舆论上来看,害怕民间热议,把历史和现实问题联系起来,无法收场。面对这么大一个历史节点,当局不表态不行,表态过早又担心助推舆论热议,只好选在午夜滞后发一文,淡化处理,尽快过去这个坎。

最大的考虑还在政治。文革爆发的原因、长期延续的政治基础,当局不愿说清楚,更不可能清算。就像重庆在薄的时代搞了场小文革,最后薄因意外下台,以贪污、受贿、滥用职权三宗刑事罪下狱,但重庆模式在政治上却是不容讨论的。特别是经历89一难,任何对政治、历史、思想的讨论都害怕影响稳定。因此要么不提,要么沿袭旧论。

文革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个人崇拜,现在如果深入否定个人崇拜,显然也不合时宜。明摆着,这些年不说外面的公民社会、言论空间被挤压,就是党内民主、集体领导也已不是主流话语。权力高度集中,前所未有。一再强调的「核心意识、看齐意识、紧密团结在周围」,在此次关于文革的文章中再次出现,就是明证。

邓小平当年告诫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发展到现在变成警惕「左」,但主要是防止右。因为「左」政治上正确,越左越安全。而右主张的民主、自由、人权,都是那么敏感。

在文革问题上,「左」可以在北京的人民大会堂唱文革歌曲,西安、大连等地可以公开集会,为文革和毛唱赞歌,网络上「左」的言论文章也不会被删除。但右主张的深入否定文革和毛,借以发展政治民主和公民权利,现实中不容许有任何集会和行动,网络上也是饱受封杀。

就此次文革50周年,官方可以否定,民间不容批评,但放任纪念。官方想用半夜的一篇文章否定后,就此罢休。可民间恐怕没那么简单,今年整个一年都会波澜继续,特别是在9月毛的忌日、10月所谓粉碎「四人帮」文革结束等节点上,再有争论。而文革十年浩劫对整个民族的戕害,深入反思、去除根源,绝不是现在一年能完成的。

来源:东方日报 / 乔木 北京传媒学者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