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17

文革50周年:十年革人性 百年难重修

转发此新闻:
50年前爆发的文化大革命,通常被称为「十年浩劫」。这个劫,是官方决议中的「内乱」,是340多万人被革掉了性命,是经济损失1.3万亿元,是无数文物古迹的破坏和失盗。但相对于这些已成历史、只统计了十年的劫难,更深重的劫难是被革掉的人性,无从计算、为祸至今,恐怕再过半世纪,人性亦难重新培养出来。

十年浩劫——文化大革命历史的灾难

政治运动从未停止

1981年,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决议,把文化大革命定性为「一场由领导者错误发动,被反革命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但是,官方不只是对内乱造成的灾难实情迄今讳莫如深,更有以毛泽东晚年错误掩盖中共错误、以十年动乱掩盖不断革命、以理论错误掩盖制度错误、以政治斗争掩盖毁灭人性的问题。

揭开中共95年历史,从建政前到建政后,政治斗争、权力斗争从未间断,文化大革命只是戏中一幕高潮。1976年「四人帮」倒台,被当作文革结束的标志,其实只是权斗的一个阶段结束,政治运动从未停止。从邓小平时代的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到江泽民的「三讲」(讲学习、讲政治、讲正气)、胡锦涛的「保先」(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再到习近平的「两学一做」(学党章党规、学习近平系列讲话、做合格党员),哪一次不是隐藏了对领袖的效忠、隐藏了对人性的革命?

因此,相隔半世纪后,中国从官场到民间,从政治运作到社会运作,种种非人性事件、非人性问题频生,随处可见文革陋习的延续,随时可见文革劫难的延续。

其一,道德沦丧。有学者曾调查分析文革对人格特质的影响,发现中国人最具备的人格特质在文革前是勤俭、仁爱和忠孝,在文革中是屈从、欺瞒和中庸,在改革开放后是进取、实用和功利。到如今,官贪、商奸、民诈越演越烈:反贪风暴只证明无官不贪,上至政治局常委,下至村干部;毒奶粉、毒疫苗、毒食物层出不穷,让人看到无商不奸;搀扶老人被讹诈、电讯诈骗、传销诈骗、金融诈骗等花样百出,整个社会已无信任感可言。

其二,戾气横生。毛泽东给女红卫兵宋彬彬改名宋要武,重庆出动军舰的武斗,广西人吃人的武斗,学生斗老师,群众干部互斗,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到如今,暴力拆迁、暴力执法引致的暴力对抗无远弗届,以屠杀学生、制造巴士爆炸以报复社会的恶案时有发生,民众只能生存于暴政与暴力的恐惧中。

培养人性对抗姓党

其三,举报批斗。文革中的全民举报、戴高帽游街示众,都是反右斗争手法的延续,前者是挑动群众斗群众,小人可以得志,后者是剥夺人格尊严,官威可以满足。到如今,打小报告仍是升官、发财的常见手段,北京朝阳群众被讥为世界五大情报组织之一,台独艺人、港独艺人的举报闹剧,无非是迎合中共斗争需要的老套路,与时俱进的只是游街示众改成了游央视认罪。

其四,领袖崇拜。文革出台的恶攻罪,针对的是「恶毒攻击」毛泽东、林彪、江青等领导人,在全国314万宗反革命案件中,恶攻案占了85%。到如今,禁止妄议中央,实际上是禁止批评领导人、禁止批评领导人的政策和言行。至于毛语录等红宝书、《大海航行靠舵手》和《东方红》等红歌,早有新版本流行,「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这个核心」的效忠潮可以突起突伏,自然也可以卷土重来。

可以说,中共的独裁思维不改变、独裁政制不改变,文革式的对人性的毁灭就不会结束。反思文革,固然要立足制度、观念的根本问题,但同时需要思考人性的培养、重修问题。讲真话、平等、仁爱等基本人性的培养,自然会有助对抗姓党的体制、撕开姓党体制的裂口,有助逆转人性在姓党社会中的持续沉沦,给中华民族留下一线光明的希望。

来源:苹果日报李平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