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29

杨秀珠:江绵康向她要500亩地被拒 得罪江泽民

转发此新闻:
得罪江泽民

2015930日,杨秀珠首次在新泽西州哈德逊郡惩教所(Hudson County Correctional Facility)《世界日报》的采访。她在采访中说自己后悔出来,但是现在绝对不会回去了,因为“回去死路一条”。

在这次采访中,杨秀珠还爆出自己之所以沦落到流亡海外,是因为得罪了江泽民──“我作风刚烈,依法办事,得罪了很多人”,“他们开始搞我,主要是因为我得罪了江泽民”。而杨秀珠得罪江泽民的原因是因为江的二儿子(江绵康)曾经向她要500亩地,被她屡次拒绝。杨秀珠说,她告诉江泽民的二儿子:“哪有那么大块地给你”。


除了江泽民的二儿子外,杨秀珠说,还有一些其它有头面的人物亲属向她要地,但都被她拒绝了。

【后来就有人带话,说“你死定了”出事后我跑到荷兰,那里的华侨朋友便说我傻,“他和你要500亩地,你应该给1000亩。”杨秀珠说,出逃前,她已发觉形势不对:“我的电话、家里,已经全部被监听。”】

杨秀珠出逃时,习近平正在浙江担任省委书记;很多媒体猜测,由于杨的出逃给习脸上抹了黑,因此才导致习近平多次点名要将杨带回国。

对此,杨秀珠说,那时因为习近平受了蒙蔽,“不清楚内情”。

对于中国政府指控她贪污了2.5亿人民币,她一口否认说:“哪有那么多!把下属贪的也都算在我头上。他们贪了多少,我怎么会知道!”

当被问道为何有钱能买得起曼哈顿的房产时,杨秀珠称自己的钱是“是合法投资房地产得来的,当年很多领导干部都这么做”;而购买曼哈顿房产的55万美元,“其中30万元是贷款”。

杨秀珠一口咬定自己的案子并非单纯的经济案件,而是“政治因素”。在采访中,她还一口否定自己外界对于自己出逃路线的报导,称自己是从新加坡直接到荷兰,中途并未到过美国。

关于弟弟杨进军成为美国第一个遣返的中国“红色通缉令”中的人员。对此,杨秀珠表示并没有影响到自己,“反而高兴,他回去把很多事情说清楚”。弟弟杨寿弟和弟媳都在劝她回国,但是杨秀珠说自己是不会回去的,“我就是个小官,不像周永康、令完成等,有政治筹码可以谈判;我离开中国十几年,也没有靠山,回去就是死路一条。”

杨秀珠还说自己已经皈依了基督教,“日夜向主祷告”。“我已经70岁了,身上十几种病,一天三顿十多颗药,少一颗就能要了我的命”,“(希望能留在美国)好好过完晚年”。

熟悉此次采访内情的人向《中国密报》透露,《世界日报》记者是以探视的名义进入看守所,见到杨秀珠的。按照看守所的规定,记者既不能录音,也不能用笔记录,因此报纸所披露的采访内容非常简单──只有杨秀珠简短地个人陈述,并无任何过程细节。

杨秀珠在这个时间节点上抛出如此轰动的消息,其原因和动机十分值得推敲。如果说因不给江绵康批地而招致江泽民报复一事属实,那么在十几年的外逃岁月中,杨秀珠为何守口如瓶?其在荷兰被逮捕,以及在美国被捕初期为什么都不公开这个对自己非常有利的内情?

如果说得罪江泽民一事纯属杜撰,那杨秀珠又是出于什么原因在自己命运的危机关头炮制这样一个谎言?而江绵康确实又长期在与房地产相关行业工作,靠地皮发财的;虽然比他的哥哥江绵恒低调,但是却一直被外界形容为“闷声发大财”。

江绵康曾任上海市建设和管理委员会巡视员,上海城市发展信息研究中心主任;现为上海市城乡建设和交通委员会巡视员,上海城市发展信息研究中心主任。

江绵康曾经涉嫌卷入着名周正毅一案,被曝与哥哥两人在上海黄金地段不费分文的圈地。据当时媒体报导,很多当时的拆迁户就是因为迫于是江泽民的儿子要这块地,而不得不搬走。

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曾经向媒体披露,他曾经看到过包括三名退休的局级以上官员和上海市政府法制办官员在内提供的20多份举报信,其中都提到江绵康涉嫌卷入周正毅一案。

郑恩宠说,江泽民的上海帮安排周正毅以自己的名义拿下“东八块”土地,然后到香港去圈钱。江绵恒以上海联合投资有限公司名义取得一块,江绵康以上海市政府建设委员会名义取得另一块。


前途未卜

2015105日,杨秀珠再次出现在移民法庭出庭,他弟弟杨寿弟也作为证人到场。据《侨报》报导称,当天杨秀珠的气色看起来不错,身穿红色囚服,戴着手铐。一位杨秀珠的女性亲属也进入了法庭。庭审结束后,这位女性亲属和杨寿弟一起走了出来,面色凝重,并且拒绝接受记者采访。

《侨报》还报导说,当天上午1030分左右,记者们所在的等候室内的大门忽然以“安全”为由关了起来。通过门上的小窗可以看到杨秀珠离开了法庭,并在之后1130分左右返回。有记者猜测说,杨秀珠据称自己有糖尿病,需要按时吃饭和打胰岛素。

庭审于当天上午1150分左右结束,柯自明律师之后接受了媒体短暂的采访,称案件有些“复杂”,但当天的听证会进行得很好,“美国是个民主社会,此案会得到公平审理”,但是“不到最后一天,法官不会告诉你他的想法”。

【记者:为什么今天庭审进行了这么长时间?

柯自明:这是个复杂的案子,是个很长案子,有很多证人。

记者:今天的庭审是关于杨秀珠的政治庇护?还是关于她的反酷刑保护?

柯自明:什么都有。既是政治庇护也是反酷刑保护。

记者:两方面都没有决定?

柯自明:没有决定。

记者:今天仍是证人出庭相互质证?

柯自明:是的,我们有证人,你看到了,是吗?很多证人。

记者:那是你的证人还是另一边的证人?

柯自明:是我们的。

记者:还有很多证人吗?

柯自明:可能。

记者:另一方的律师今天出庭了吗?

柯自明:是的,当然。政府的代表总是出庭的。

记者:代表政府的律师是两个?

柯自明:不,一个。

记者:为什么这么长时间:

柯自明:案子复杂,有很多问题。

记者:杨秀珠的弟弟也出庭了?

柯自明:是的。

记者:他是你的证人?

柯自明:是的,我们的证人。

记者:杨秀珠的弟弟出来时看上去很生气的样子。

柯自明:他出来时我没看见他。

记者:到目前为止你满意吗?

柯自明:是的,我很满意。】

一边是美国法庭对于杨秀珠的去留尚未决断,另一面,中国政府为了将杨引渡回国而不断向其的亲朋施压。柯自明在105日开庭后向媒体披露说,迫于中国政府的压力,“包括杨秀珠胞弟、表妹在内的亲属及其他证人出庭作证时,都备感压力,当政府律师及法官提问一些问题时非常紧张,有些回答欲言又止。”

而杨秀珠本人也曾在接受《世界日报》采访时说,中国政府派人多次给她“做工作”,还施压让她的亲人权她回国。弟弟杨寿弟和妻子劝她说:“说现在国内法治环境好了,政府也开明进步,回去不会被迫害的。”但是杨秀珠称,自己出逃后,有上百名下属被逮捕判刑,“有的人在审讯中被直接折磨致死”。而由于自己拒绝回国,又导致包括妹妹和妹夫在内的十几名亲属被捕,“我知道自己对不起其他人,让他们为了我受折磨,但我也没办法。我回去了也没有用啊,还是死路一条。”

一位与杨秀珠相熟的华人对媒体说,中国政府之所以想尽一切办法,力图将杨秀珠引渡回国,“实际上象征意义已大于实际意义”。这位华人说,杨秀珠其实已经没有任何实际价值了,现在之所以要将她弄回去,就是因为她位列百名追逃人员首位。

这位华人说,杨秀珠出逃前的职位并不高,现在身上也没什么钱了,而且并没有卷入任何中共高层的政治阴谋,“只不过是个小人物”。

柯自明说,之前杨秀珠在荷兰十年都没有被关押过;而现在ICEU.S. Immigration and Customs Enforcement)却称,担心已经年近七旬的杨逃跑而将其关押,且不准保释。柯自明认为美国政府此举是受到了中国方面的压力。

很多证人也迫于中国方面的压力也不愿出庭作证。

目前,美国将中国外逃人员引渡回国的主要原因是当事人在进入美国时违反了移民法律──除此之外,“不论是选择在美国接受刑事制裁,或者是在美国刑事追诉的威胁下‘自愿’回到中国接受刑事制裁,这两种情况到目前为止都是极为少见的”,孔杰荣说。

但即使是以非法移民身份遣返,这些被遣返人员也会引发有关人权问题的担忧;因为外界普遍质疑这些人在中国国内无法受到公平的审判,而且很多腐败案件都被当作政治斗争的工具。因此孔杰荣认为,这些疑虑会阻碍美国将这些嫌疑人引渡回中国──“可能会有更多的外逃人员被关进美国针对非法移民的羁押场所,而非正规的美国监狱。”

到本文截稿前为止,曼哈顿移民法庭电话问答系统还没有关于杨秀珠下一次出庭时间的安排。

来源:调查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