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02

48小时180度的剧变:习近平党校讲话对“松绑”表态近乎完美的抵销

转发此新闻:
习近平去年12月在中央党校的讲话,在雪藏近五个月后于51日通过官媒正式曝光。其中不仅大力强调“党校姓党”,而且一些声色俱厉的表述,和刚刚作出的“和知识分子推心置腹”的姿态形成鲜明反差,完全抵销了此前表态的效果,显示出“左右互搏”的意识形态分裂。

习近平上《时代》杂志封面 被称为习皇帝

“这样的问题在党校不能发生!”

20151211日至12日,中国“全国党校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习近平出席并发表讲话。新华社次日即发表通稿进行报道,其中用两千字篇幅概括了讲话摘要,重点是强调“党校姓党”的根本原则。这一表态当时引起一些议论,但逻辑上也能自圆其说,因此并没有引起后来像“媒体姓党”那样大的争论。

耐人寻味的是,习近平1211日的讲话全文雪藏了近五个月之后才正式曝光,而且通过党内保守色彩浓重的《求是》杂志(其前身为《红旗》杂志)发表,中央党校官网也只能忝列其后,跟进转载时标明来自《求是》。此外,正统官媒和商业门户网站一律无例外跟进,显示出明显的宣传纪律迹象。

此前的新华社通稿中基本以官式套话为主,虽然也有诸如“思想疙瘩”、“空对空、两张皮”等俗语,但并不显著,而这次《求是》杂志特意为习近平讲话编写了导读和摘要,选取了该刊认为重要的语录片断。结合摘要和全文来看,这篇讲话具有明显的“习氏文风”,不仅通俗,而且某些措辞已经达到了和“吃饱了没事干”不 相上下的粗鄙程度。

习近平的讲话全文长达13000字,分为“新形势下党校工作的重大意义”、“把党校姓党全面贯穿党校工作始终”、“加强党的理论教育和党性教育”、“提高党校科研能力和水平”、“抓好党校师资队伍建设”、“加强和改善党委对党校工作的领导”共六个部分,其中核心词无疑是“党校姓党”。讲话强调,在这个重大原则问题上,“脑子要特别清醒、眼睛要特别明亮、立场要特别坚定,决不能有任何含糊和动摇”。

在回顾中共党校的历史发展之后,习近平声称,党校姓党是天经地义的要求,归根到底一句话,就是要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自觉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具体而言,首先要坚持“姓马(克思主义)姓共(产主义)”。习近平把矛头对准“国内外各种敌对势力”,指责“有些人甚至党内有的同志没有看清西方普世价值里暗藏的玄机,成了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吹鼓手”,并举例称,在西方价值观念“鼓捣”下,一些国家被“折腾”得不成样子,“整天乱哄哄的”,例如伊拉克、叙利 亚、利比亚等。

习近平引用毛泽东的说法,要求党校向党中央看齐,严守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并声色俱厉地表示,“一些人在党校讲课时传播西方资本主义价值观念,有的口无遮拦、对党和国家大政方针妄加议论,有的专门挑刺、发牢骚、说怪话,有的打着党校的金字招牌随意参加社会上不伦不类的活动。这些现象虽然发生在少数人身上,但影响很不好。这样的问题在党校不能发生!”

习近平同时警告,即便是“解放思想”,也不能把“探索性的学术问”和“严肃的政治问题”相混淆,个人应该在内部研究或者向组织反映。针对通常认为的“学术无禁区、讲课有纪律”,习近平也提出限制,认为“无禁区”不是绝对的,反对四项基本原则的言行,违反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的观点,无论公开还是私下都不允许。他严厉警告,“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一听到党校有人说了什么话,就如获至宝,大肆炒作,说党校里的人都对党中央说三道四了,共产党内部有不同声音了。党校出现这些言论,杀伤力很大,不要低估。”

在全篇讲话中,习近平援引了九次“毛主席”(或“毛泽东同志”)、两次“邓小平同志”,并回顾延安整风时期中央党校两次改组、由毛泽东直接领导党校的经验,显示出习近平整顿党校的决心。

左右互搏的精神分裂

自习近平执政以来──近一年间尤甚──中国大陆从各级党报、到商业媒体的门户网站和客户端,只要有习近平的活动或讲话,都当仁不让地在第一时间占据头版头条,排在任何天灾人祸等突发新闻之前。这位“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军委联指总指挥”成为当之无愧的“版霸”。

因此,讲话翌日官媒报道“党校姓党”不足为奇,但富有意味的是这次讲话全文的披露时机,距离和习近平最近在安徽合肥座谈会上的讲话公布相距尚不足48小时,在那次针对知识分子、劳动模范和青年代表的讲话中,习近平作出“两容”“三不”的承诺,即对知识分子“多一些包容多一些宽容”、“不抓辫子、不扣帽 子、不打棍子”(后一表态也来自毛泽东)。

虽然新华网、人民网盛赞其“推心置腹”,还有一些外围媒体更发出诸如”松绑”、“阳春”等欢呼雀跃的表态,但自由派知识分子对习近平的合肥讲话普遍冷眼旁观,认为不过是粉饰门面的客气话、甚至是引蛇出洞的“阳谋”,但恐怕谁都不会预料到,版面风格在48小时内就会发生180度的剧变。党校讲话对此前的“松 绑”表态产生了近乎完美的抵销效果。

众所周知的一个吊诡事实是,中国中央党校尽管姓“党”,但内部言论空间相比普通高校更加宽松,近年来也出现一些相对敢言学者,通过民间论坛和大众媒体发出开明声音,甚至被五毛党和自干五打入“公知”另册,如今公众发现,原来他们早被习近平定性成“妄议国政”、“挑刺、发牢骚、说怪话”、“随意参加社会上不伦不类的活动”,难怪今年年初以来,舆论场中频频出现针对部分党校学者气势汹汹的质问──“你的党性哪里去了?”

尽管是五个月前的旧文,但问题更加令人费解:选择发表的时机和媒体,是习个人的意愿还是宣传部门的安排?这两篇调门完全不同的讲话,纯属发表时间撞车,还是“想法正在起变化”,或者仅仅是党内党外有别?如果以五个月前以如此陈腐的思维方式对待党内知识分子、将其指为“西方意识形态的吹鼓手”,又如何让人相信有“推心置腹”的“不抓辫子不扣帽子不打棍子”这回事?从西方式政治传播的技术角度出发,这两篇讲话发表的撞车时机堪称灾难性,但从中国政治语境来看,则充分展示了权力金字塔顶端左右互搏的精神分裂。

从更宏观角度来说,针对习近平的个人崇拜今天已经不是秘密,这从当初知识分子的小声嘀咕,俨然演变成了浩浩荡荡的中外共识。法国《世界报》、英国《经济学人》、美国《时代周刊》、《纽约时报》、《外交政策》等都以大篇幅探讨个人崇拜(cult,值得一提的是在西方语境中这个词的含义远超粉丝对偶像的敬仰,更接近于原始宗教或邪教中对教主的迷信)在中国的重演,最近更公开讨论所谓“习李体制”是否已然破局。这厢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停招本科、恢复单纯团校地位,被解读为针对团系的“斩草除根”,而那厢又以毛式风格收紧党校脖子上的缰绳,要求在大是大非问题上净化“噪音”“杂音”,向党中央看齐。两手抓,两手都要硬,权力的集中化和个人化进一步升级。

来源:法广



转发此新闻:

3 条评论:

匿名 说...

事实上不光是他,整个中国权贵集团都是疯子和傻子,精神完全分裂了。因此他们才能一边宣扬民主法治,言论自由,而另一边却疯狂的大搞集权主义,打压维权人士和持异议者、律师。

匿名 说...

习大大两篇讲话并不矛盾,对于知识分子善意的批评要听取,而你们西方反华势力培养的汉奸公知妄图颠覆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言论是恶意的,妄图搞乱中国,不会被包容。不要说共产党,就是中国普通老百姓也绝不容忍反华公知。

匿名 说...

一个是党内要从严把关,一个是党外的知识界要纳谏,怎么小编能看出有冲突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