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18

「代表亚洲」的芮成钢是如何Not found的

转发此新闻:
清明节都过去两个礼拜了,朋友圈里却还能看到各种唉声叹气与愁眉苦脸。作为小学班主任钦定的「604班共产主义接班人」之一,我对于这满满的负能量,感到非常忧虑,为此特地搜集了一下大伙哀愁的原因,以便对症灌鸡汤。结果却发现,大部分人都是就着科比──据朋友圈的说法是个踢球风格很酷的黑人歌星──退役的消息,与青春第一千零一次Say Goodbye,这让我替党替政府替和谐社会的建设,长长出了一口气。

相比抗争者浦志强,芮成钢们一旦倒掉,被踢出局,下场往往还要更悲惨些。

但总有那么几个让人不省心的,「404节」还嫌没过够,又想在414日搞个大新闻:当天上午1005分,浦志强律师签收了北京市司法局今年第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其律师执照被吊销,19年的律师生涯就此成为过去。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已经基本形成的今天,吊销几张律师证、开除几位媒体人,本来是「依法治不服」的应有之义,既然浦律自己都说了「相信未来」,旁人再瞎BB就不好了,否则我那位「非常要好的朋友」芮成钢都要看不下去了,表示「我这样『又红又专』的人也被干掉了,浦志强有什么好抱怨的」?

当然这话是我杜撰的,因为自从2014711日被检方带走以后,不仅我本人,几乎他所有「非常要好的朋友」──包括美国总统克林顿、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等,都再也没有他的任何消息。本着「有一份证据拍一分马屁」的原则,他们至今对芮案置若罔闻、闭口不谈。对此,我非常理解,我也劝大家要假装非常理解,不要借此攻击「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破坏彼此间的传统友谊,否则下次在国际场合,就没人愿意把话筒递给我们,让CCAV再代表亚洲了。

代表亚洲,解放世界,这原本是我们「共产主义接班人」的标准用语。作为70后,芮成钢显然也是从小接受这种教育长大的。虽说时代在前进,口号的更新,如今流行「空谈误国、实干兴邦」,但偶尔重温一遍童年的理想,复习一下儿时的口号,也算不得什么多大的罪过。谁规定了致青春只能走文艺路线?作为五条杠少年的前辈,芮成钢后来的种种表现,不过是对小时候学校教育灌输的「共产主义接班人」追求的实践罢了。尽管这中间有点「于连式」的不择手段,外带了几桩「纸牌屋式」的丑闻,但要论危害,刚刚落马的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张越,不知比他要黑到哪里去了。

所以,真要论芮成钢的倒掉,正确的姿势应该是超越对个体的道德好恶,将其置于整个大时代背景下,从不同价值追求人群的挣扎与沉浮的视角来加以观察,而这中间,浦志强恰好是一个不错的参照对象。如果将浦志强比作《西游记》里那个敢于反抗玉帝神权的孙悟空,那么芮成钢就是一心贪恋红尘利禄的猪悟能,尽管两者的政治立场、人生追求迥然相异,一红一黑、一左一右,一个选择依附一个决心抗争,但就结果看,倒也算得上是殊途同归──一个被压五行山,一个被贬下凡,谁都没逃出如来佛祖的掌心。

甚至,相比抗争者浦志强,芮成钢们一旦倒掉,被踢出局,下场往往还要更悲惨些。浦志强那怕不做律师,也可以从事公益事业、开设法律专栏,再不济,靠演讲、写自传,都能混出条生路;而芮成钢呢,一个人格形象彻底破产的家伙,即便被释放,你认为他还能有好日子过吗?他的那些「非常要好的朋友」中,会有人伸出援助之手吗?

这对曾经有志于成为「共产主义接班人」的我们来说,倒真是提了个醒:不要以为你从小看新闻联播,言必称人民日报,参加工作后积极要求进步,事事与中央保持一致,甚至吃饭谈恋爱都不忘喊口号背语录,一有机会就与赵家人勾肩搭背、称兄道弟,给人当司机看小孩、送房子暖被子,你就能进得赵家门,成为赵家人。

所谓「王侯将相宁有种乎?」,那不过是无知者的妄念。作为历史系的资深旁听生,我要向他们传授一点人生经验:任何王朝没有不讲究「血统论」的,北朝鲜如此,西朝鲜亦然。只要你不是井冈山、宝塔山、八宝山后人,再怎么跪舔都是白搭,甚至「曾经造就你成功的特质,也会让你的城池毁于一旦」。这时候,你结交的那些「非常要好的朋友」,无一例外会背过脸去,说起风凉话──「他是什么身份?跟我不是一个层次,比他牛、档次高的人我认识的多了,轮不到他。」然后,你就「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Not found了。

来源:东方日报 / 吴虞 独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