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01

大国崛起:墙外犯我强汉 虽远必诛

转发此新闻:
赶在最高领导访美前,由于无界新闻「公开信」引出的一系列事件暂时和缓。此前「失踪」的媒体人贾葭已获释回家,旅美的温云超在广东的父母解禁回家,旅德的长平在四川的兄弟也取保候审。另外铜锣湾书店事件的李波也获释回港,并发表感谢致词。

过去只管境内的出版印刷、墙内的网络言论,但是现在外边也要管。

很多人不理解,「公开信」一般人并不知道,国内很快已删除了事,何必要大张旗鼓地拿人追查,反而弄得举世皆知。更有人认为这是新一轮控制媒体、打压言论的信号。这显然是误读中国,因为根本就不存在新一轮、又一轮的问题,媒体的状况、言论的空间一直就是这样。

要说有什么不一样,就是过去只管境内的出版印刷、墙内的网络言论,至于外边则管不着,不让进来就是,但是现在外边也要管。因为所有的言论都是人发出的,所以不管是铜锣湾书店还是公开信事件,最终就是拿人讯问。

公开信事件在别的国家不算什么,媒体可以有意发表,依法表达对政治和领导的看法。如果是误发或被黑客攻击,加以说明和安全防范。但在中国的国情下,虽然理论上的宪法规定有言论自由,还规定公民有批评国家机关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权利,但现实政治中,公开批评最高领导人,绝对是大事。

公开信发表的时间,一是正值两会开幕,政治引人关注的时刻;二是全国上下都在要求向核心看齐,明年19大的常委有进有出,面临着新一轮的权力变化的时刻。所以它的出笼,已不是单纯的言论问题,而是政治问题,甚至有意无意卷入权力斗争的舆论领域。

从它的起草、定稿,到冲破官方网站技术和人员的限制而发布、国内外呼应传播,当局有理由怀疑背后有政治势力的插手。就像历史上和文革时期,仅仅是对最高领导有不同的意见,就会被打成反党集团,株连甚众。

从公开信的调查来看,北京、广东、四川都在进行,而且辐射海外,这只能是中央一级机构指挥的全国协调行动,而不是某一个地方的抢功冒进。就是铜锣湾书店事件,虽然有广东警方查办,但能在北京的央视专门报道解释,也不是个案那么简单。

这两个事件要说有多么让人恐惧,也是夸大。墙内的媒体一直存在有效的管理,这类话题从不敢触碰。社交媒体会有隐约的讨论,但随时面临删帖销号的处置。所以有没有这些事,人们都习惯了这种舆论环境,知道该不该说,该怎么说。

最大的影响,其实是针对墙外的华人。过去说什么、做什么,实力和影响顾忌,一般没事。现在领袖神武、大国崛起,「犯我强汉,虽远必诛」。就算自己不怕,也得为家人想想。

来源:东网 / 乔木 北京传媒学者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