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21

私有财产何时才能做到神圣不可侵犯

转发此新闻:
据内地多家媒体报道,近期温州一批只有20年土地使用年限的住宅到期,在居民前往国土部门续约的时候发现,费用竟然高达当前房价的三分之一。一套价值300万元的房子,土地续约费用竟然高达100万元。

政府是土地的垄断者,土地无论是集体所有还是国家所有,垄断者都是政府。

于是乎,本来属于自己的房子,20年再睁眼一看,房子被别人收回。原来自己买的房子,所有权属于自己,20年过后,所有权变成了使用权,产权房变成了租房。这样奇怪的事,也只有在中国大陆发生。

温州有了20年的租房,这可能是个特例,那些非特例的房子,就是本来买的属于自己的房子,也只有70年,70年过后到底怎么办,人们还没有想那么多。反正是自己的,在没到70年的时候,尽可以去住。现在人们通过温州20年的房子事件之后,人们的想像突然被激活,70年之后房子的恐慌提前来袭。20年的房子土地续约费都要花100万,那70年的房子土地续约费岂不更贵。按温州现在的不动价格进行推算,是不是至少得需要300万元的土地续约费?如果此推理成立,那么也就是说,谁的商品房都没有真正意义的商品房,只是租房而已。房子的所有权不属于个人,而属于政府,属于随时可以耍流氓的政府。

政府是土地的垄断者,土地无论是集体所有还是国家所有,垄断者都是政府。中央政府是大地主,各个地方政府都是大地主之下的小地主。所有买房子的人都是政府雇的长工,而且是世代长工。政府生生不息,长工也生生不息。无论人们走到哪里,只要是买了房子,那长工也就当上了,当上了也就脱不开身,想不被剥削都不行,除非移民。

人们不禁要问,宪法不是说好了私有财产不可侵犯嘛?物权法不也规定了保障私有财产和细则吗?有宪法有具体法律保障私有财产,保障商品房的私有财产属性,为什么房子还依然得不到保障呢?问题出在哪呢?

问题出在神圣两个字上。宪法和物权法确实规定了私有财产不可侵犯,但不是神圣不可侵犯。私有财产与国有财产相比,国有财产才神圣,私有财产不神圣。看看那些强征土地、强制拆迁的例证,都在表明土地是公有的,是集体的或国有的,这样的财产才神圣。何时见过以私有财产的名义强征或拆迁国有的土地或房屋了?

过去,我们总说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是由私有制引起的,正是因为私有制保障了私有财产的神圣不可侵犯性,引发了经济危机和社会危机。但是,实际结果确表明,正是私有财产的神圣不可侵犯性,才没有引发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和社会危机,正是因为资本主义的政治制度保障了私有财产,才没有引发政治危机。也就是说,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是资本主义政治、经济、社会稳定的基石。私有制不是万恶之源,是万善之源。中国古代也有这样的话,即有恒产者有恒心。没有恒产,必然引发社会动荡,农民起义。

1949年之后,逐渐地把私有财产以各种各样的名义变成公有财产,在变成公有财产的过程中,既引发了政治危机,也引发了经济危机。党内各种政治斗争实际上就是政治危机,而大跃进饿死人既是土地公有制的结果,也是经济危机的根源。在「文化大革命」中,人们已经失去了私有制的概念,才有了红卫兵抄家打砸的极其恶劣的行为,也使得在高扬道德的过程中使道德全面失守。没有私有制的结果,就是道德的全面沦丧。

1949年以前到改革开放之间这段时间公有制进程表明,公有制才是万恶之源。这种公有制,既不是马克思意义上的乌托邦式的公有制,也非字面意义上的公有制,而是国有制。国有制的实质就是政府垄断制。

现在强调各种资本都可以进入市场,自由地流动。但土地市场,无论是农村的还是城里的,仍然没有按着市场的价值和规律流动起来。土地成了政府的命根子,成了掠夺普通人的最强有力的手段,成了最为基本的税源,成了可以躺在炕上就可以随意提升价值掠夺社会财富的聚宝盆。这是一个不通过任何服务,不提供任何公共物品,不提供任何劳动就可以获得巨额财富的工具。

在私有财产不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地方,政府也就变成了神圣不可侵犯的政府。政府一旦变成神圣不可侵犯的政府,那20年要100万土地续约费,70年要300万土地续约费,不是小菜一碟吗?

来源:东方日报 / 木然 辽宁师范大学教授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