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12

公权力的底线是如何坐穿的

转发此新闻:
现看两则让人啼笑皆非的消息。一则是据《京华时报》的报道:食药监总局在46日针对上海公安部门破获的1.7万罐假冒名牌奶粉案再发公告表示,国产奶粉品牌贝因美也卷入此次假冒奶粉案中。食药监总局方面还表示,此前之所以公布假冒奶粉符合国家标准的信息,主要是提醒消费者不要恐慌。二则是国家工商总局承认「商标注册证因缺纸半年未发」。

他们只有一个红心,这个红心就是维稳的红心,只要不出事,管他洪水滔天。

针对第一则消息,新华时评道:因为「没纸」,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7个多月未发出过一张商标注册证,这一事件近日曝光后引发各界广泛关注。相关部门回应并致歉,称纸张供应已到位,正加班加点印制,积压的商标证5月底前可全部发放。归根到底,商标局缺的不是「纸」,是服务社会的责任心。

针对第一则消息,似乎与新华时评的观点相反,食品药监总局似乎缺的不是服务社会的心,而正是因为服务与社会,才公布假奶粉案符合国家标准的假消息。其实,二者缺的不是服务社会的心,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想为社会服务。他们只有一个红心,这个红心就是维稳的红心,只要不出事,管他洪水滔天。一个不受监督、不受制约的绝对权力,一个不敢在阳光下运行的权力,一个不是由选举产生的权力,哪里会有服务于社会的心。如果有为社会服务的心,也只是因为维稳的需要,巩固权力的需要,而不是真正服务于社会的需要。

真正服务于社会的责任心,哪能是这个样子。

解决服务于社会的责任心问题,那得需要解决权力的来源。权力的正当性,权力的合法性。而选举则是权力的来源,选举才能解决权力的正当性与合法性。革命只能解决权力的合法性,但解决不了权力的正当性。经济绩效只能解决权力的合法性,但仍然不能解决权力的正当性。反腐败如果加上法治及时跟进,治标与治本并重,才能部分地解决权力的正当性。

服务于社会的责任心,必须以解决权力的正当性为基础,没有以权力的正当性为基础,服务于社会的责任心更容易成为放空炮的重要场地。

不受制约的权力,是随时把服务于社会的责任心的底线坐穿的。何况服务于社会的责任心本来就是说给上级主管看的,说给能决定他们的位置和前程的人看的。社会没有监督和制约的实际权力,又不能决定他们的前程和命运,他们服务于社会,而不服务于上级领导,这是不符合政治逻辑和政治常识的。

这些年,群众路线讲的已经够多了,可讲归讲,做归做。走群众路线的结果就是让群众无路可走,各种各样的血拆,各种各样的维权打压,各种各样的花样翻新的网络管理,各种各样的网络禁言,各种各样的让群众不便的招数,就是大学教授原来很方便用护照的出国,现在也为了所谓的管理,把护照上交了。教授又不是官员,按着官员的待遇去处理教授,教授真是好不容易荣幸了一次,只是荣幸的不是地方。深圳的禁摩,更是让论层的民众失去了基本生活的保障。

群众路线变成官员路线,服务于社会变成服务于官员,为人民负责变成为官员负责,走下层路线变成走上层路线。虽然这样做违背了官员的政治伦理,破坏了政治德性,失去了政治良知,但却从来没破坏政治运行的基本逻辑,也从来没有破坏政治的基本常识。权力来于哪,就必须为哪服务。权力来源于上级,就必须为上级主管部门服务。

有时候,政治逻辑是不需要政治伦理的约束的。

萨托利在《民主新论》里说得很清楚:「不管人民如何,为了人民的利益而对人民的统治──这是一切专制政府,一切要为自己寻找理由的政权的标准。」他还说:「爱民仅仅是一种可能性。我们若是还算走运,爱民会送给我们一个仁慈的专制者」。如果我们不走运,爱民会给我们送来一个独裁者,一个暴君,一个毛泽东式的极权主义人物。

当然,现在的中国,产生极权主义的可能性尽管有,也是极小。因为有全球化,有网络。网络时代,是压倒极权主义的最后一棵稻草的时代。

目前中国的体制,有人称之为新权威主义。邓小平的新权威主义是1.0版,现在的新权威主义是2.0版。但无论哪版的新权威主义,都必须进行顶层设计并辅之于底层参与。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权力的重心才会慢慢发生转移,即由重心上移慢慢转到重心下移。

没有权力重心的转移,服务于社会的现任心,只会成为空话。如果权力重心不下移,权力越大,责任越小,或者权力越大,越容易空转。原来的政令不出中南海,就是权力空转的基本标志。权力的责任心,是建立在权力下移的结构基础上的,个人能力再强,也是极其有限的。

要想权力不空转,底层参与最重要。要想每一个公共权力都有服务于社会的责任心,开放媒体是第一步。

来源:东网 / 木然 辽宁师范大学教授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