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12

习近平整肃宣传系统是又一个关键性战略行动

转发此新闻:
习近平219日视察三大央媒,提出“媒体姓党”,掀开了舆论管控争夺战的序幕;官媒乱拳群殴敢唱反调的任志强、中纪委果断介入挫败中宣部势力,使争夺出现多方厮杀、机谋百出的诡异战况。

39日开始,《明镜邮报》每天一篇,连发七篇系列文章,通过采访包括中宣部、中纪委官员在内的政界知情人士和政治观察家,逐渐揭开中宣部及其主管们处心积虑扭曲习近平形象、为己所用的内情。

消息人士告诉《内幕》,由于情况严重,习近平不得不当机立断出重手。中纪委巡视组228日进驻中宣部巡视,领队者包括王岐山亲信施克辉;进驻当日举行大会,由习近平心腹、中宣部常务副部长黄坤明主持。中宣部改名、刘奇葆丢官、刘云山挪位,都成为近期内可能的选项。

习近平肖像的工艺品甚至比毛泽东肖像要大得多

不要叫我“习大大”

自从习近平接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以来,数年间,对习近平的吹捧逐年升温。中共官方媒体和官方掌控的网站,全力塑造一个向毛泽东“看齐”的习近平形象,大量运用民间名义、网络手段和现代社交媒体、视频等方式,肆无忌惮、花样翻新地神化习近平。习近平的形象与他上任时发表“接地气”演讲留下的形象截然相反,引起各界广泛的错愕和忧虑,有分析人士甚至认为:“个人崇拜”已经到了神人共愤的地步──人们记忆犹新,“文革浩劫”与“个人迷信”这二者,就是紧紧连在一起的。

2015年下半年以来,这种情况发展到极其丑陋和庸俗、丧心病狂的地步,在YouTube上流传《要嫁就嫁习大大》之类歌曲视频,微信上转发“习毛握手”的照片,有人套用《东方红》旧曲填上新词,改名为《东方又红》,将“他(毛)是人民大救星”改成“他(习)是人民大福星”;在20163月北京“两会”上,西藏代表居然每人胸前都挂上习近平的像章,引人侧目。这些行径,已经在相当程度上实现了扭曲习近平形象的目的。 

一位接近习近平的人告诉《内幕》,这类现象终于引起习近平的高度重视。最近他对中宣部主管明确要求:“不要叫我习大大”,网络上那些吹捧他、神化他的东西,要删掉。现在《要嫁就嫁习大大》《东方又红》已被删除,西藏代表也被要求取下像章。

接近习近平的这位人士说,这些东西绝非习近平的本意,除了少数可能是不明事理的民众自发“创作”,而后被官方媒体推波助澜之外,相当一部分藏有很深的心机,制作者有的是期望通过为习歌功颂德而捞到一官半职,有的是自己屁股不干净,通过大搞个人崇拜来躲避被查处,更有的是用心险恶地给习挖一个巨坑,要看习近平怎么忘乎所以地跌下去,这就是所谓的“高级黑”。

中国时事观察家对《内幕》分析说,主管宣传的人其实也心知肚明,当今中国,与50年前“文革”爆发时的政治环境、社会环境,已经完全不同,人心已变,民智已开,这些人执意要搞这一套个人崇拜,将习塑造成“毛泽东第二”,无异于塑造一个“人民公敌”,让人民与他离心离德。

北京政界人士透露,中宣部一些人还处心积虑地要将习近平的夫人彭丽媛,塑造成热心国家大事、参与政治事务的“第一夫人”。实际上,彭丽媛的兴趣爱好仍然在文艺领域,她也仍然最乐意与文艺界师友打交道。她希望自由自在,最多就是扮演好在外交舞台配合、烘托习近平的配偶角色,没有也根本不可能觊觎政治局委员的权力、当什么“江青第二”。最近有人见到彭丽媛,她说,你们看我陪同近平出访,好像很风光,以为很容易,其实我的压力非常大,一点也不轻松。

至于香港铜锣湾书店人员失踪事件,有人也扯上她,说是“彭办”出面要买下“习近平与情人”一类八卦书的版权,甚至说她下令越境绑架阿海、李波,更是无稽之谈、无妄之灾。消息人士对《内幕》说,鉴于这些负面传闻,彭丽媛已经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没有露面了。

北京政界人士对《内幕》强调,习近平多次要求宣传部门讲真话、讲实情,要实事求是地对待现实、对待历史,在胡耀邦、高岗、罗青长等人的纪念会上,都发出过很多指示,但都被中宣部压下,有意或无意地对民众推出一个中宣部版本的“习大大”。

习近平很有可能不得不在重手反腐打虎、大力推动军改之后,启动第三部曲:整肃宣传系统──这将是一个关键性的战略行动。

来源:《内幕》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