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18

徐明离奇死亡给“红顶商人”敲响警钟

转发此新闻:
出生于毫无背景的普通农村家庭,21岁时创建大连实德集团,仅用十余年时间,跻身福布斯中国富豪榜,2011年,实德集团入选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并位居第66位,旗下的行业从足球,到地产,再到能源和资本运作,一时间炙手可热。然而一切在2012年戛然而止,亲身演绎着一段“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传奇。


2月,重庆市副市长王立军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制造了最终导致薄熙来下台的“王立军事件”;220日,徐明作为自由身最后一次公开露面,他会见了实德队主教练文加达,两人探讨了关于球队的发展等一些问题。彼时的他,挺着啤酒肚,红光满面,富态毕现;315日,薄熙来被免除了中共重庆市委书记的职务,其后,徐明沦为阶下囚、“消失”于公众视野,接下来在露面时,人们惊讶的看到面容消瘦的徐明作为证人出庭指正薄熙来受贿。

随着,周永康、徐才厚、令计划和郭伯雄等大老虎的纷纷落马,薄熙来和徐明似乎在人们的视线中渐淡渐模糊之际,徐明死讯传出,再次震惊各界,于三年后又一次占领了所有版面。

有评论指出,徐明“离奇”死亡,诸多疑团未解之际,官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徐明死亡”新闻冷冻处理,人们依然能看到中共对于所谓“敏感事件”处理时不自信的表现,另一方面也恰是“政治不透明”的体现。

从坊间和互联网上一片的质疑音中不难看出,在这些政治信息瞬息万变,政治谣言满天飞的时候,所产生的结果必然是政治空气阴郁、惊恐,使社会充满不安定感和不稳定感。倘若,官方对此现象仍是“语焉不详”未有任何作为,再加上中国司法黑幕已经被证实太多,最终产生的结果即是人们对“阴谋论”、“黑箱操作”等消息执迷不已,也会让“谣言是遥遥领先的预言”的说法进一步得到心理认证。

连《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也站在了质疑的序列中,“徐明之死确实令公众疑窦丛生。建议最高法推动公布相关信息,回应舆论的困惑。依法治国是当下全面深化改革的核心价值所系,须有疑必解。人们不明就里怎么议论都不可怕,公开透明可以定人心。徐明案涉薄,极易产生联想,它的透明尤其意义重大。”

的确。徐明之死产生了超乎联想和想像的舆论效应。阴谋论者认定,这是一场蓄意谋杀。“如今徐明快出来了,有些人恐慌了,怕什么呢?他们在怕什么?没做亏心事怎么会怕?情急之下竟狗急跳墙,用如此拙劣卑鄙的手段杀人灭口,一切处心积虑其矛头所指已明确无疑。”也有循规蹈矩者看到了徐明悲剧背后的官商勾结,“在中国,从古至今,有钱人和权力都得太近,绝对不是好事。可惜,很多人都被眼前的利益迷花了眼,看不清权对钱来说,不过是饮鸩止渴。沈万三如是,胡雪岩如是,徐明亦如是。”

与此同时,徐明给所有倒下的或是尚且安全的“红顶商人”敲响了警钟。这一记警钟,同时也是丧钟,且绝不只为徐明而鸣,也不止为众数红顶商人而鸣!“就此,我们已经无法评判,他是被时代格外眷顾的一位,还是被时代特别捉弄的一位。”

万通控股董事长冯仑在《徐明的羞处》一文中写到,官媒对(徐明之死)这件事情三缄其口,没有任何正式的评论,想起来甚至都不知道徐明什么时候判的刑、判了几年、关在哪里、因为什么罪、如果判了又是怎么个判法,一概不清楚。不管怎么样,人已经没了。但他是一个标帜,再一次提醒着我们,这是中国创业者和官相处互不理解造成的悲剧。

不知道是兔死狐悲,还是感同身受,冯仑写到:“在中国,哪怕是坐了牢、站在审判台上的官,仍然会把民营企业看成一个比夜壶还不如的玩意儿。”

薄熙来的眼里,徐明就是一只蟑螂。

大家都记得,薄熙来接受公开审判的时候,徐明出来做污点证人证明其行贿事实。薄熙来虽重罪之身却还不屑地说:“他(徐明)是什么身份?跟我不是一个层次,比他牛、档次高的人我认识的多了,轮不到他。”这种鄙夷、蔑视、不屑的神情和表达,恰好说到了民营企业的羞处。

事实上薄熙来说的大体上是真心话。不光是在中国,在一些类似体制的地方,民营企业的身份也是这样。有一位民营企业大佬曾经说过:在官的眼里,我们什么也不是,就是一只蟑螂。他想把你打死就打死,想让你活就活。让你活是他赐你,让你死是重视你。

徐明的故事再一次证明了这一点,很多民营企业家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内心的纠结应该是难以言表。

来源:汇报 - 《是谁杀死了徐明》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