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05

官员的公信力在哪?

转发此新闻:
谁都知道中国有狼来了的故事,大部分人也知道何为塔西多陷阱。只是这样的故事永远不会这个留在故事的层面上,陷阱也并不总是停留在陷阱的层面上。故事总是不断在重演,陷阱总是在挖深。

只有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加强民主法治的建设,才能重健公共权力的公信力,才能使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人们总是要问,为什么官员的人格如此分裂,为什么官员总爱给自己挖坟。
其实,问了也没什么用。

公信力没有了,官员说什么人家都不信。官员说真知、真理、思想、常识、真相,搞历史实证主义,不搞历史虚无主义,搞求真务实,不搞虚头八脑的东西,人家也还是不信。人家宁可相信谣言,也不相信事实的真相。当公众选择什么都不信的时候,官员的公信力也就荡然无存。

尤其是人们看到那些腐败的官员总爱把清廉挂在嘴上的时候。

人都是有理性的,人总得相信理性。如果官员们总说靠谱的事,人们的偏见也会被理性战胜。因为问题总得需要解决。就怕官员总是不停地说谎,就怕人们都知道官员说谎,官员也知道人们知道官员在说谎的情况下官员仍然选择说谎,仍然把公众当成痴呆傻,那官员的公信力也就呈现出不可恢复状态。

既然已经不可恢复,那就把坏事进行到底,把欺骗进行到底,将不义进行到底。

官员对国人说一套做一套,事情总是那么不靠谱。现在有一个人又正好被人抓了一个现形。此人名为蔺玉红,毕业于北京大学信息化管理系,当过教师、图书馆管理员、光明日报副刊副主编、中国青年网总编,现为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副主任。

因为相关的微博被她自己删掉,所以这里转引自《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高人的文字:事情的起因倒也简单,就是德国人雷克发贴评论问题疫苗,中国学者贺卫方在其微博转载雷克的视频以示支持。随后蔺玉红在其微博上发贴批评雷克和贺卫方是「助纣为虐」,称「对中国友好的,是我们的朋友。对我们的国家居心叵测的,请滚回去滚出去。」贺卫方随后在微博上反击 「小蔺」,指其把揭露疫苗黑幕定性为「攻击中国」是「不识好歹」,并称「真正助纣为虐的正是你这种三流官僚」。

高人还引述说:这次「小蔺」对揭露疫苗黑幕的雷克等人的批判,遭到众网友的猛烈炮轰。有网友扒出蔺玉红过去的微博,指出不但她的儿子在加拿大留学,连她的外甥和外甥女都在加拿大,抨击她「人前反西方,人后托孤西方,太分裂。」

其实这样的事,已经真是不少。人们都有产生幸灾乐祸的想法,即希望那些说西方不好的官员把自己的子女派到朝鲜等那几个仅存的所谓的社会主义国家。
可这事,还真没有听说哪个官员干过。

人都是趋利避害的动物。官员也是人,也具有趋利避害的本能和理性选择。把自己的孩子送到西方无可非议。人们只是希望官员别说瞎话,别人格分裂,别撒谎。把子女送西方,就说西方好,别说西方坏。这么简单点事,官员也为了自己的眼前利益说瞎话,那就不对了。

动物想骗人,还搞个伪装,皇帝想骗人,还找一个给皇帝做新衣的裁缝。现在的官员想骗人,张口就来,一点准备工作都不做,一点预热都没有。这样做的结果,轻者闪了腰,重者就是在自废武功。

官员总也想不到,在网络时代,想骗个人,成本太高,收益尽失。雇了那么多五毛,制造那么多虚假的舆论,搞一个类似于给皇帝一个人看的报纸,却没有起应该起的作用,起的大都是相反的作用。

自古就有民意的说活,得民心者得天下。制造的民意根本就不是民意,而是官意,甚至是既得利益集团之意。这样的官意,离民意也是差得实在太远。从政的人,只要有点良知,都应该知道「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草野」的道理。

对此,乔木挖掘赵家人一词,试图对这些官员进行精准定位和精准打击。却不知,只要制度不改革,没有了赵家人,还有李家人,王家人,若干家人。其解决的逻辑也就是皇帝你当完了我来当,搞的仍然是走马换将的路数。

还有一套路数也很有市场,那就是鲁迅的路数。这套路数就是把国民性搞得明明白白,让每一个国民活得人不人鬼不鬼。反正就是中国人,中国人就是这个样子,想改也改不不了。国民素质总也不高,活在世上受苦受累没尊严也是罪有应得。要想解决国民性,就得教育。教育的人也深受国民性的影响,以国民性去教育国民性,以国民性去改造国民性,得到的还是国民性。也可能破坏了原来国民性的基因密码,最后改造出来的人,连个太监都不如。

现在都讲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了。而我还是老的套路打法,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没有民主就是假的社会主义。只有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加强民主法治的建设,才能重健公共权力的公信力,才能使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否则,公信力倒了就再也立不起来,如同一个阳萎的病人,找不到原因,吃多少伟哥都没有用。

来源:东网 / 木然 辽宁师范大学教授





转发此新闻:

4 条评论:

匿名 说...

放你妈狗屁,土匪还讲什么公信

匿名 说...

什么叫公信,你懂不懂,叫兽

匿名 说...

中共国讲的是专政的暴力

匿名 说...

习西,特勒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