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10

十九大卡位战七月上演 反腐反得人都没了....

转发此新闻:
地方正在经历自十八大以来的第三波人事动荡──李克强内阁在3月中“两会”结束后立即“换血”,随即河南、陕西、内蒙古和甘肃多名党政首脑换将。在可预见的未来,31省区的权力中枢地方党委常委班底恐将面临更为普遍的人事变化这意味着十九大前的前哨战已经打响。

不过,从目前的情势看,近期地方诸侯调整过渡色彩浓厚,诸侯的沉闷气氛等令人难以断言未来高层人事,新人才“梯队”更是模糊不清──“65后正部”唯有近期仕途不顺的黑龙江省长陆昊一人而已,“70后正部”更是完全断档。十九大人事层面,“两委”(中委和中纪委)虽易有定论,但关键位置“花落谁家”的不确定性有增无减。

十九大人事准备最迟7月之前展开

所谓的第三波人事动荡发生的时间节点至关重要,它与即将到来的十九大“两委”人事考察紧密衔接。按照惯例,历届党代会召开前一年半左右,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和中央政治局会就开会讨论研究有关党代会的人事准备工作,决定成立专门班子负责“两委”人选的推荐考察、提名工作,为期将近10个月。以此推算,十九大的人事准备工作最迟将于7月份之前展开(有迹象显示准备工作可能提前展开)。

正是在此背景下,从国务院研究室主任任上“空降”河南的谢伏瞻(1954年生)接替到龄的河南省委书记郭庚茂,两届中央候补委员陈润儿(1957年生)由黑龙江南下河南“备位”。1956年出生的娄勤俭则接替到龄退役的赵正永跻身陕西省委书记,其省长一职则由履新陕西仅一年的“清华系”明星胡和平(1962年生)接棒。同时,在甘肃省长刘伟平“另有任用”时,曾在北京政坛初露锋芒的黑龙江省纪委书记林铎(1956年生)转战甘肃,直升地方诸侯;而在巴特尔入主李克强内阁主政国家民委后,原排名自治区党委常委第八的蒙古王乌兰夫孙女布小林(1958年生)“弯道超车”跻身自治区代主席,一跃而至第二....


在此前后,一度空缺40人左右的地方权力中枢党委常委班底正在补缺员额;李克强内阁除补缺多名副职外,教育部长袁贵仁、港澳办主任王光亚等12人已“超龄服役”后继者不明。

政坛沉默诸侯“过渡”

不过,令人眼花缭乱的人事更迭,并未消除外界对十九大人事布局的更多疑虑。

首先,十九大前的省部级正职调整具有强烈的过渡色彩。新任河南省委书记谢伏瞻出生于1954年,这虽不是一个卡线年龄,但几乎无可能完成一届完整任期。2015年接棒张宝顺安徽省委书记一职的王学军(1952)十九大时正值正部级退休年龄,其过渡色彩更为明显。此外,内蒙古区委书记王君(1952)、黑龙江省委书记王宪魁(1952)、江苏省委书记罗志军(1951)、浙江省委书记夏宝龙(1952)、甘肃省委书记王三运(1952)、重庆市长黄奇帆(1952)的接班人选仍有诸多不确定性。

其次,相较于十八大前的诸侯争鸣,如今政坛的“沉闷”气氛令这一局面更为“扑朔迷离”。十八大前夕,各路诸侯多个性鲜明。现任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和已经落马的薄熙来分别主政粤、瑜,前者以开明见称,而后者则以个性恣肆闻名,“蛋糕论”之争的风生水起为外界增添诸多评判十八大人事安排的依凭。而今,地方诸侯的保守“沉默”代替了“喧闹”,这可能在于中央权威的强化,尤其是整肃官场的连带效应。

其三,20世纪80年代中共高层力推“第三梯队”人才培养计划曾支撑起江泽民至习近平时期的用人,至今,公开资料显示至今无新的“梯队计划”继之。也就是说,在习近平大大规模反腐的同时,之所以用人出现“捉襟见肘”迹象,原有的由中组部主持的人才储备库计划出现换代性断层。

经统计,目前地方诸侯中,“65后”正部级仅团派色彩浓厚的黑龙江省长陆昊一人而已,其同龄人──多达20多名地方党委常委──徘徊在正部级的大门之外,从副部跨越正部对很多人来说是一道难以逾越的门槛,存在相当的不确定性。

无新“人才库计划”

值得一提的是,共青团作为中共正式的人才储备库,曾在历史上发挥重要角色,包括胡锦涛、胡春华等人均有共青团的深刻烙印。近年共青团虽然饱受非议,被炮轰书生治国──“团派当家,房倒屋塌”,在十八届高层中地位弱化,但是其角色很难改变。共青团的问题可能提醒中共高层对于新的“第三梯队”计划,新的名单来源应该更为多样化,更为广泛。

有鉴于此,即将到来的十九大人事准备工作可能面临某些窘境。尽管,3年多时间内,习近平及其追随者“调兵遣将”进行了铺垫,并在今次“两会”期间释放了清晰的用人信号,但人事准备工作的民主考察和民主测评结果。外界观察人士更难以预判最终于2017年秋天提前几天提交给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建议名单会出现多大的变化。

公开资料显示,十七大前夕(胡锦涛时代中期换届),从20067月到2007年上半年,中央先后派出60多个考察组,分赴31省区市和有关中央国家机关、中央金融机构、在京中央企业以及军队进行集中考察,之后根据需要又对个别人选进行了补充考察。而今次习近平时代的中期换届甚至要为二十大新梯队接班进行铺垫,早已被外界定为较之十八大规模更大的人事更迭。

来源:多维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