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13

巴拿马文件,烧出中南海极左之谜

转发此新闻:
由国际调查记者联盟(ICIJ)公布的巴拿马文件(Panama Papers)正延烧世界。尽管中共对内全面封锁信息,但,巴拿马文件的中国部分,却是重中之重,因为,曝光的巴拿马离岸公司,三分之一来自中国。现任七名政治局常委中,就有习近平、刘云山、张高丽家族赫然在列。

曝光的巴拿马离岸公司,三分之一来自中国。现任七名政治局常委中,就有习近平、刘云山、张高丽家族赫然在列。

关于习近平家族,这是第三次国际曝光,内容大抵相同:多年前,习近平的姐夫邓家贵在海外开设离岸公司,加入海外藏富行列。习家族财富问题,或许不会打击习近平的党内权力和地位,却会打击他一手发动的反腐运动。道理很简单,“打铁还需自身硬”,自身不硬,何以打铁?自身无力,何以打虎?

很显然,最早(2012年)泄漏习家族财富的,就是习的党内政敌,他反腐的主要对象:江泽民派系。意在牵制和削弱习的打虎运动。这是围魏救赵之计,围习救江。可以肯定,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等,早就掌握习近平家族财富动态,作为随时可以抛出的杀手_

这牵涉到中共老人政治和权力交接的潜规则。邓小平生前指定胡锦涛为隔代接班人,考虑的主要因素是,胡锦涛手上沾血。1989年,邓小平在北京屠杀,胡锦涛在西藏屠杀。邓的盘算是,胡接班,至少不会否定1989年他们共同干下的事。换言之,政治老人邓小平挑选接班人的潜规则是:手上沾血。

到了江泽民、李鹏、曾庆红这批政治老人,情况略有不同,江泽民家族通吃中国电信,李鹏家族包吃中国电力,曾庆红家族鲸吞山东能源,都是腐败大家、贪污巨蠹,于是,他们的盘算是,接班人需是既得利益的分食者,进而成为既得利益的守护者,才能让退休的政治老人有安全感。换言之,政治老人江泽民挑选接班人的潜规则是:手上沾腥。

2002年,胡锦涛、温家宝上任之初,两家族原本还算清白。到了2004年,中国平安保险公司在香港上市,温家宝之子温云松突然成为该公司巨额股票持有人。2006年,中国民航总局就机场安检扫描工程“公开招标”,结果,几十亿人民币的供应合同,归于清华大学威视公司,而该公司总裁,就是胡锦涛之子胡海峰。至此,胡、温沦为利益分食者,不管主动还是被动,从此上了贼船。所谓“胡温新政”,胎死腹中,代之而起的,是胡锦涛的“不折腾”论。江泽民等政治老人稍感放心。

轮到习近平,可以设想,如果习或习家族完全清廉,没有敛财问题,没有卷入利益分赃或利益输送,他极可能毫无机会成为接班人。同一时期,同属“太子党”的薄熙来,暗中发力,争夺最高权力继承人。人们回头看,可以发现一个奇景:2009年前后,就在习、薄争权最激烈之时,习、薄两大家族中,不约而同地,都各自有人在外国注册了离岸公司,并转移资产,藏富于海外。于是,习、薄两人,都具有了成为最高权力继承人的重要身份:太子党兼既得利益分食者。政治老人了然于胸,心下踏实。

习近平被立为王储在先,薄熙来因亲信王立军叛逃美国领事馆而意外落马在后。于是,习得以接过大位,但并不安稳,因而发动了权力保卫战-选择性反腐。清剿意图发动政变的薄熙来、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令计划等人,同时剑指政治老人江泽民、曾庆红等,逼后者放手让路,不得再干政。

然而,依中共党内伦理,政治老人自有其存在的“合理性”与“合法性”,那便是,监视、监控继任者,防变天。早先,上世纪八十年代,胡耀邦、赵紫阳主政时期,政治老人邓小平等人,一旦发现胡、赵有自由化倾向,意图推动政治改革,就毫不留情地将他们拿下,罢黜。胡耀邦抑郁,突发心脏病而亡。赵紫阳遭软禁,含恨而终。

有了胡、赵的教训。不仅后来的政治老人加意防范,看死接班人,严防变天;而且后来的接班人也十分小心,绝不敢跟自由化沾边,更不敢碰触政改议题。

1992年,名义上已经退休、但仍掌控大局的政治老人邓小平,南巡广东,强调:“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邓口中的右,指“资产阶级自由化”,就是“西化”的代名词;左,指毛泽东那一套,阶级斗争,或文革遗风。当时,邓还撂下一句重话:“谁不改革谁下台。”这句话,针对当时主政的江泽民和李鹏,经历1989年六四事件后,江、李等人矫枉过正,左得离谱,终于让邓看不下去。

在邓小平的语境里,左,等同于不改革、反对改革。因而强调“主要是防止左。”
然而,邓小平死后,中共领导人,尽都左倾,而且极左,表现上,一个比一个左。江泽民以左著称。胡锦涛接任,提出“学习古巴和朝鲜”,似乎愈左;习近平上台,举毛旗,说毛话,回归毛时代,看上去更左。

何故?一则吸取胡耀邦、赵紫阳的悲剧教训,二则需要向挑选他的政治老人圈子和既得利益集团挣表现。其潜台词是:我很左,我很保守,我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保党、救党,捍卫红色江山,捍卫我们共同的既得利益。

中共权力交接,没有规则,只有潜规则。作为最高权力的争夺者和继位人,如何表现?至少需要遵循两个潜规则:经济上参与利益瓜分,政治上表现极左。由此,不难理解,为何薄熙来争位,需要发动“唱红打黑”运动来背书;习近平上位,为何招魂毛泽东。

至于是真左还是假左,外界不得而知。内行人知道的却是,尽管胡锦涛表现得很左,政治老人江泽民对他仍放心不下,特安置军头徐才厚、郭伯雄、“政法王”周永康、以及江系常委吴邦国、李长春、贾庆林等,全方位盯死,架空其权力,严防死守。

尽管习近平表现得很左,但在中共高层,习最信赖、最紧密的盟友却是自由派色彩最浓的王岐山,而与江泽民派系的左王刘云山、张德江、张高丽等人格格不入。笔者从前就论述,所谓左与右的表现,对最高当权者而言,不过是权力斗争的工具,识别真左与真右,还需一双穿透假象与迷雾的火眼金睛。

经由巴拿马文件曝光,习近平家族藏富,得以三度坐实。据知,习近平接位后,曾下令其姐姐和姐夫冻结或终止经商。一个姐姐的公司停业,另一个姐姐的公司股份转让,但只是名义上转让给了一名下属职员,处理得并不彻底。习近平的动作,显然是要给自己的反腐运动添加某种信誉。但辫子早已拽在政治老人手上,难以轻易挣脱。这也从一个侧面昭示,指望中共当权者推动政改何其难,指望他们平反六四何其难。他们深陷其中的既得利益,被政治老人手握的把柄,成为任何实质性改革的最大阻力。

习近平仍有机会洗白自己,如果具有破釜沉舟的决断。比如,勒令姐夫邓家贵将财富全数捐献给山区贫困儿童,彻底散财。以此恢复自己反腐运动的正当性,挽救自己急剧下挫的政治声誉。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