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18

强国还有何物不姓党?

转发此新闻:
习大大的称谓消失,颂习神曲下架,占地约四万亩的习仲勋纪念陵园却还在建造,党媒还在刊登大大麻麻的爱情故事,这似乎更合适登在小报娱乐版,又或上综艺节目。莫以为此说触犯天威,美国总统照样要上电视接受主持人的盘问和调侃。

广东维权律师葛永喜疑因转发讽刺领导人的漫画而公安带走调查

中联办法律部部长王振民就李波案表态,称「非常不幸」(very unfortunate)、「□人希望在香港发生这样的事,未来亦不希望再发生」,并说很高兴看到李波已返港恢复「正常生活」。李波回港像提线木偶般宣称是以自己的方式回大陆自愿协助调查,这是王振民所称之正常生活?就算李波被正常了,铜锣湾书店东主却可能要被终老中国,被自首的桂民海更可能要坐穿牢底。

若然履新驻港党官确是奉得新圣旨,大概此前党内秘而不宣的高层会议讨论了若干议题,除了收敛个人崇拜加强集体领导外,也讨论过强力部门越境兜捕之事,或者今后类似的海外出猎会稍加管束,但绝对不会施恩于我朝子民。君不见大陆网络作家涉嫌提及巴拿马文件、广东律师转发巴拿马运河游泳的漫画,都被强力部门带走。很好奇将会加诸甚么罪名,是否泄漏国家机密?

有笔手在海外领命作文给习总洗白:「本来按照国际公认的法律和道德标准,一人做事一人当。丈夫犯罪妻子无罪,老子犯罪儿子无罪,姐姐犯罪弟弟无罪,姐夫犯罪小舅无罪,习总的姐夫开公司应该与习总无关。」却不知刘晓波因言获罪和他妻子刘霞有甚么关系?高瑜儿子被抓,就为逼其母上央视示众认罪。人在海外的长平、北风,其国内亲眷都难逃强力部门的魔掌,这是国际公认的法律和道德标准?

党就是法

现在连这篇习粉妙文都被删去无踪,一切有巴拿马字样者删无赦,继而连姐夫二字也犯忌,接下来恐怕运河这个词也保不住,京杭大运河改回最古老的名称邗沟,又或是隋炀帝时的通济渠?正如胡耀邦之子胡德华说:「咱们不是都把它给删掉了吗?删掉了就没有甚么震动了吧,都删完了。」在强国这有何难?举手之劳而已,反正媒体姓党。更有《人民日报》社长杨振武进而称中国互联网也要姓党,否则中国就会大乱。却要问:当今普天之下莫非党土,强国还有甚么不姓党?

1998年朱熔基总理给央视题词「舆论监督,群众喉舌」,中宣部长丁关根在旁小心问是否党的喉舌之误,朱熔基答不是笔误。根据港大民调机构最新数据,赋闲已久的朱熔基民望比习近平高一截,连温家宝也比习高。

据颂习党媒称,习总的划时代贡献不但解决了党性和人民性的高度统一,也解答了前几朝党大还是法大的未决悬疑。习的圣谕是「由党领导去制定法律,在党领导下执行法律」。这解决了甚么笔者还是未听懂,还不如干脆说:党就是法!

其实媒体姓党和党即法律从来如此,只不过习总赋予它们堂堂正正的牌匾罢了。近日看到强国高院法官何帆的文章,写到一群老司法干部回忆毛时代无奇不有的罪名,彼时连《刑法》都没有,一切党说了算,奸尸者判处「反革命不讲卫生罪」;某人梦见和女工友性交,和别人绘声绘色形容梦境,孰料三贞九烈的女工友居然羞愤自杀,结果判了个「反革命梦奸罪」;二流子偷看下乡女知青洗澡罪成,判了个「反革命偷看青春罪」现在有《刑法》了,颠覆国家政权、危害国家安全、扰乱公共秩序、寻衅滋事--还是党说了算。

来源:苹果日报 / 孔捷生 专栏作家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发表评论